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农家良田:娘子要发家>

更新时间:2019-04-15 16:08:17

农家良田:娘子要发家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农家良田:娘子要发家在线全目录推荐 连载中

农家良田:娘子要发家

历史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董朝歌分类:历史

裴香第一次有掐死自家儿子的冲动,好不容易圆回来的事儿,又被他给说破了。柳欣鸢倒不怎么介意,她索性问了出来:“舅妈,当年舅舅和我娘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眼见瞒不

精彩章节试读:

裴香第一次有掐死自家儿子的冲动,好不容易圆回来的事儿,又被他给说破了。柳欣鸢倒不怎么介意,她索性问了出来:“舅妈,当年舅舅和我娘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眼见瞒不住,裴香索性说道:“欣鸢,当年他们兄妹二人单独进了屋子,不知道聊了些什么,最后两人吵了起来。不久之后,你娘就离开京城了。”

柳欣鸢实在是无法想象,她娘那么温柔的一个人也会和别人吵架,可见当年肯定发生了特别严重的事情。

“舅妈,我没有关系的,而且娘现在日子过得很好。”

裴香也跟着安心不好,怕柳欣鸢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待饭菜上来之后,几人一同用了些。裴香拉着柳欣鸢说了许久的话,待天色微沉,她才找了陈思齐驾马车送她们回去。

上官府里静悄悄的,柳欣鸢、邱欣丽同邱老爷和邱夫人打了个招呼就回了屋子。

待梳洗过后,邱欣丽坐在妆台前梳着一头乌丝,若有所思道:“这一日又这样过去了。”

躺在床榻上的柳欣鸢翻了个身,问道:“我怎么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就是说上官瑞宸没动静这就是最好的消息。”邱欣丽搁下牛角梳,放下藕粉色的轻纱帷帐,“还有几日,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柳欣鸢似乎感觉到她心中的担忧,她坚定道:“一定不会有事的。”

皎洁的月光透过石榴蝙蝠窗棂,落在青砖地面上。两人说了许久的话,随后屋子内渐渐响起平稳的呼吸声。

夜阑人静之时,“吱呀”门发生轻微的声音,屋内的人丝毫都没有察觉。

须臾间,柳欣鸢睡的正香甜,顿觉鼻子微微发痒,她伸手挠了挠,翻个身嘟喃了几句,渐渐地又开始进入梦香。

这时,耳畔边忽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欣鸢,欣鸢……”

半梦半醒中,柳欣鸢睁开了眼睛,望着眼前的沈信,不满道:“怎么会梦见他?”

柳欣鸢随即重新合上眼睛,片刻之后,她察觉不对劲,猛然睁开双眼。双手捧着沈信的脸颊,有温度,眼前这个沈信是活的。她张嘴正要惊叫时。

沈信眼疾手快一下捂住了她的嘴:“你若是想别人知道就大点声。”

柳欣鸢嘴巴被捂着,只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

“你若是同意不说话,就眨眨眼睛。”温热的气息让柳欣鸢全身一紧。这屋子里只有邱欣丽和她两人,肯定不是沈信的对手。在者,若是传出来屋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大男人肯定不好听。更重要的一点,自己相信沈信是个好人。

当长长的睫毛翕动,沈信如遭雷击,愣了半晌才松开手,声音低沉的有些恐怖:“欣鸢,你真好看?”

“咯噔”一声,这货该不会是想要“采花”吧!

“想死吧你?”

柳欣鸢怒吼一声后,才意识到不对劲,她慌忙瞟了一眼一丈远的架子床,发现上面的人没有动静,这才松了一口气。

“沈信,你大半夜跑这来想干什么?”

沈信也是迫于无奈,自从回京之后睡得极其不安生,每次都会想起柳欣鸢。昨日遇上柳欣鸢之后,更是如此,所以今夜才会潜入上官府来寻柳欣鸢。

“睡觉。”

柳欣鸢瞪大眼睛,朱唇翕合间,无声地骂沈信:“疯了吧你?”

或许他真得是疯了,沈信盯着她得绛唇只觉浑身燥热,他不管不顾挤进被窝里。柳欣鸢用力推他,却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就让我好好睡一晚上吧!”沈信语气中带着恳求。

柳欣鸢愈发不解,可现在毕竟是深夜,要是再多说几句将守夜的丫鬟吵醒,那可就麻烦了。无奈之下,只好往里面挪了挪,尽量不让自己靠近沈信。

一股淡淡幽香直往鼻子里钻,脑海如岩浆再不断的翻腾。沈信真怕自己控制不住。

折腾良久,柳欣鸢见沈信没什么越举的动作渐渐安下心来,不知不觉居然睡着了。

望着她的睡颜,沈信喃喃自语:“长相也就算得上中等之姿,为何自己却对她魂牵梦绕。”

靖州内,张大人早早得就赶到驿站,在外面等候着。

引泉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南宫雨辰本想让杨艺雪单独乘一辆马车,怕节外生枝只好算了。

待上了车厢之后,张大人一路护送到城外才回去。

杨艺雪斜靠在座位上根本就不拿自己当外人,长长的柳眉上挑,肆无忌惮地打量着眼前之人。

即便南宫雨辰此时正闭着眼睛,却还是能够感受到她那道灼热的光芒。他忽然睁眼,锐利的眸子直射过去:“你想要做什么?”

“你猜?”杨艺雪似笑非笑道,“公子,你可是京城人士?”

南宫雨辰眉头紧紧蹙在一起:“是与不是,应该同你没有任何关系吧?”

杨艺雪笑道:“如此看来就是了,我听你张大人喊你南宫大人,你莫非是京城南宫左丞相的儿子?”

“你既然已经知晓一切,何必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南宫雨辰现在倒是看不透这个杨艺雪了,“杨艺雪,我并未过问你的一 切,所以以希望你也不要窥探我的事情。”

听罢,杨艺雪双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道:“南宫家的少爷我差不多已经见过了,你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莫非是养在别院里。”

当她一次次挑战南宫雨辰底线之时,南宫雨辰依旧波澜不惊,丝毫不受其影响:“杨艺雪,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杨艺雪依然没有放弃,她一定要弄清南宫雨晨的身份:“南宫公子,我真的好奇,你就当好心告诉我吧!”

“停车。”南宫雨辰厉呵一声,惊得引泉勒紧缰绳。

南宫雨辰撩起帘子:“你重新去租一辆马车。”

“为何?”引泉满脸疑惑。

车厢内,杨艺雪听到两人的对话,她明白南宫雨辰这次是恼了自己。

“我错了。”

引泉也看出了两人之间的矛盾,他小声回道:“公子,咱们已经出城了,我也没有地方去租马车,您还是暂时忍忍吧!”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