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都市 > 他曾是一只哈士奇>

更新时间:2019-04-15 16:08:41

好看小说他曾是一只哈士奇精彩章节推荐 免费阅读全文 连载中

他曾是一只哈士奇

都市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萌萌哒巧克力分类:都市

再次见到东方亮时,他这次却恭敬的站在神经病院门口。 “您当时要是不出现,我也会出现的。”东方亮不待时鸣开口,先开口解释道。 时鸣知道,他指的是那天晚上苏歆渝险些受到羞辱的

精彩章节试读:

再次见到东方亮时,他这次却恭敬的站在神经病院门口。

“您当时要是不出现,我也会出现的。”东方亮不待时鸣开口,先开口解释道。

时鸣知道,他指的是那天晚上苏歆渝险些受到羞辱的事情。

“那你还真的挺能忍。”时鸣微讽道。

东方亮叹道,“主要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战胜那名佛修。”

时鸣冷笑。

东方亮将时鸣请到了办公室,给其倒了一杯茶,说道,“我知您不凡,却还低估了您的实力,以筑基修为斩杀金丹修士却如此轻松,实在让在下望尘莫及。”

时鸣凝望着东方亮说道,“我赠你一颗化婴丸,可助你化婴成功,但你化婴需要渡劫,我希望你能等我一年时间,有我在,你化婴成功率才会更大。”

东方亮闻言,连忙给时鸣跪了下去。

时鸣伸手托出了他的身形,“这一年时间里,你帮我保护好我的女人,苏歆渝……包括……包括柴小鹿。”

东方亮连忙恭敬道,“定鞠躬尽瘁!”

“古武那边什么情况?”时鸣忽然问道。

东方亮恭敬回道,“古武到现在也已人才凋零,总共分了三支,我们打掉了一支,另两支表示希望和平共处。”

时鸣点了点头,又问道,“人妖那边呢?”

东方亮迟疑了下说道,“能排的上门面的,被凌前辈一怒尽屠,剩下的小虾米,如果您需要,我随时派人灭杀。”

时鸣沉思了会,想到了孙颖,随后摇了摇头说道,“看情况吧,如果她们想要做人,享受生老病死而不去伤人的话,可以饶了她们。”

“是!”东方亮拜道。

告别了东方亮,时鸣回到了苏歆渝的别墅上空,想了想,还是飞了下去。

然而,别墅里依然空无一人。

现在的苏歆渝宛如人间蒸发了一般,她的经纪人柏树琪也已经入狱了,想要联系上她……时鸣忽然想到了张倩,但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毕竟……

是她接受不了。

时鸣不知道苏歆渝的下落,是因为他不想寻找,想让苏歆渝静静,如果想找的话,单凭那一缕神魂就完全可以搞定了。

虽然时鸣不想去找,但现在还真有人去找了。

苏歆渝在海边的一个小木屋里,靠着窗户,望着远处的大海目光中充满了追忆。

手机响了许久,她仿佛都没听见。

打她手机的人,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走进了那个小木屋。

“小时候,看新白娘子传奇,觉得里面的白娘子美极了,如果让我娶个那么美的老婆,即便她是妖也无所谓的。”胡明站在苏歆渝身后,循着她的目光望向星辰大海,说道,“后来……后来知道那只是神话剧,世上怎么可能会有神啊妖啊之类的。”

苏歆渝听出了胡明的声音,所以并没有转头去看他,嘴唇轻启,低声说道,“一年前我也不信这个世界上有神仙,有妖怪。”

胡明目光四处寻找,发现并没有椅子之类的东西,于是干脆也盘膝坐在了木质地板上。

“想不通?”他问。

苏歆渝摇了摇头,“不是想不通,是不敢想。”

胡明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不管苏歆渝看到没看到,总之让一个正常的人去想自己同一个妖怪相互厮守,确实有点扯淡。

“你或许不知道,当初,你被人下了诅咒之力,他得知后,将诅咒之力转移到了他自己的身上。

因为诅咒之力,让他几乎身死,拖着极度伤重的身体,又去穆思雅的别墅将你救出,为了救你,又差点被花豹病秧子杀死。

为了你,他把自己神魂都切下来一部分渡在了你的身上,虽然我不知道神魂是什么东西,后来花豹告诉我,神魂这种东西,就是一个人的命,他把他的命分给你一部分。

有一次,你在……”

时鸣保护苏歆渝的事迹太多太多了,胡明将自己知道的,一一向苏歆渝娓娓道来。

苏歆渝静静的听着,眼眶渐渐湿润。

“他说过,他上一世过的太雅淡,太孤寡了,这一世想要在人间留一些羁绊,而他最大的羁绊就是你。

他没跟我说过他可以为你去死,但,他确实为了你,死过好几次,然而可笑的是你,竟然不知道,而他又千方百计的不想让你知道。”

苏歆渝的眼泪,滑向美丽的脸庞,滴落在地板上。

胡明点了根烟,重重的吸了一口,笑道,“我以前是个警察,我不信鬼神传说,但后来脱了这身警服,我也见识到了这个世界上其实真的有太多我们不理解的东西存在。”

“时鸣不是妖,他只是为了活命借了妖体,他如果不顾及你的感受,或许他早就变成人了,也或许早就恢复到往日的神采,只是……”

“老实说,我是想劝你的,我想告诉你,你的未来没有任何人会比时鸣更好,但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于是就扯了一堆没用的。”

苏歆渝慢慢站了起来,向着房间外走去。

胡明怔了怔,也跟了过去。

苏歆渝走到了大海边上。

胡明见状顿时有些惊慌失措,“歆渝,别,你可千万别想不开。”

苏歆渝怔了怔,望着冰凉的海水冲刷在白皙的小腿上,她伸出双手提了提裙摆,抬起头望向空中的白云。

“我不明白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我也不明白我现在应该怎样去抉择,我还是想静静,就像这天上的云朵一般静一静,就让这白云帮我做个抉择吧,如果白云不变形不流动我就去找他。”

“扯淡的吧!”胡明愣住了。

白云怎么可能不变形不流动?

风一来它就会变形就会流动啊!

可这时,苏歆渝却伸开了双臂,闭上了眼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天上的白云开始慢慢消散。

胡明皱起了眉头,当白云彻底消失时,胡明叹了口气,说道,“白云怎么可能会不变形不流动?”

“还在!”闭着眼睛的苏歆渝却轻声说道。

胡明哑然。

你在用眼去看,

我在用心去体会。

只因为我们审视事物的角度不同,

答案,自然不会一样!

胡明忽然明白了苏歆渝的意思,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

“原来你说的白云,不是真的白云!”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