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科幻 > 翻滚吧,小鬼妻>

更新时间:2019-04-15 17:05:20

翻滚吧,小鬼妻精彩章节限免阅读 翻滚吧,小鬼妻全本小说 连载中

翻滚吧,小鬼妻

科幻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抚长离小仙女分类:科幻

那声音其实听来让人浑身一轻,这是个不大好的说法,但是意思是相近的。分明是一个算不上愉快,甚至带着惊吓的会面,但是那声音在耳边萦绕,就像是看到清泉竹林,或者说是早上

精彩章节试读:

那声音其实听来让人浑身一轻,这是个不大好的说法,但是意思是相近的。分明是一个算不上愉快,甚至带着惊吓的会面,但是那声音在耳边萦绕,就像是看到清泉竹林,或者说是早上柔柔的风吹拂衣角,这真的是一个很能让人放下防备的人。

没有看到他的正脸的时候我就是这么想的。

然而事实狠狠地抽了我一耳光。

那男人有着一张绝对叫全天下所有性别女爱好男的生物都喜欢不起来的脸,太艳丽,太张扬,太过美丽到让所有追求美丽然而却无法拥有的人发自内心的嫉妒。

我觉得我心性算是比较从容了,毕竟还是很喜欢欣赏女孩子的美貌,然而看到这样的脸。

内心毫无波澜。

只想狠狠地骂一句,狐狸精。

古今中外的狐狸精都应该是这样一张面孔了,才能勾引得全天下得男人,就是柳下惠都要为他痴狂。

我真是不知道他怎么长得,第一面难有好感。

他从从容容地接了话,妖冶的凤眼挑着,大概是因为一米八多的身高,他从上到下以一个俯视的角度看我,连衣角发梢都不放过,才从两片薄唇里憋出三个字。

“就是她。”

那隐隐的鄙视简直已经表达成了明显的不满。

大哥,你不满个鬼啊,我才应该不满好不好,莫名其妙地被弄到这个鬼地方,还要接受视觉听觉双重冲击,三观都要崩裂了,我不也没说什么吗?

嗯哼。

苏朗陪着笑,简直两边不是人,他要是敢应和一句,我今天都不能跟他好好结束。

场面一下子僵持下来。

我听到沙沙的声响,回头看去,墙壁已经渐渐卷了起来,但是这才地面不变,卷起的墙壁后隐约能看到其他的建筑。

那出来的男人见状,一把抓过我带到屋里,不忘狠狠瞪我一眼。

苏朗就在外面了,怕是不会等我。

进了屋子,我才看出这里是个庞大组织的样子。

之前待我,那小房间是真把我当成个受苦受难的孤儿了,不过是廉价旅店的档次,我现在住着都是勉强。

这房间摆明只是个临时说话歇脚,但是布置得可以说富丽堂皇,各种名贵得摆件不要钱似的各处放着。你说,何至于,我在黎洛那里物质上的苦半点没吃的,真不一定看得上这些东西。而且既然敢这么摆,便不是没钱没东西,防备着,小家子气十足。

见我眼神,那男人又不是蠢的。

“什么地方不都有蠢货。”

“是啊。”我抽抽嘴角。

他也不理我,自己坐到懒人沙发上,明明漂漂亮亮的脸蛋,绝对算得上挺拔的身材,就没长骨头一样瘫在柔软的沙发里,若不是长相实在太好,脸上那骄傲又太自然,这绝对不能说是慵懒,干脆就是颓废。

我凑合着坐到对面的沙发里。

不过,这男人着实是个会享受的,懒人沙发是真的柔软,轻轻坐上去就像是陷在云朵里一般,软绵绵,温暖的,心都要化了。

我不由自主地陷进去,摆出来的姿态就不大美观。

对面那人果然从鼻子里嗤笑出声。

我心里冷漠地嗯了一声。

“说吧,你想问什么?那小子说不明白,我今个心情好,就给你讲一下。”他坐在沙发上,挑着眉毛,看起来就不是一个好相与的,然而那把子声音放出来,惹得人两条腿都酥了。

我看着他,看起来不是糊弄我。

“这里到底是哪?”

我是很想知道的,毕竟莫名其妙在一个不熟悉的地方醒来的事情发生得太多,我心里难免有个疙瘩,这是不能避免的,无论如何,这颗心就在胸口悬着,沉不下去。

男人挑着眼睛,他和我见面不过五六分钟,一直是这样的神情,显得骄傲又颇有神采,只是看着就和我这样的人不同的。

奇怪,我接触到的人都是这样,光芒万丈,便是鬼王,他以前也算是天骄。

倒衬得我颇不尽如人意。

他张口就是像嘲讽似的话,不过并不是对着我。

“左右组织里又是这样的套路,上一个也是这样,上上个还是如此,好像龙潭虎穴进来了下辈子都不得安宁似的,每一个都要是不声不响请进来,大门就进不得活人清醒人。”

我不敢贸贸然接话,他也就毫不顾忌地说下去。

“这地方就是天涯的总部,大能施加了咒语的,墙壁物事都是纸质居多,不用了就卷起来藏好,你之前呆着的地方也是如此,全貌不定。”

“你说从大门进来的,你不是?”

他看我一眼。

“倒是会挑重点,我当然不是,我出不去的,更不要讲进来。你也莫要问我为什么,这不是你该知道的。”男人话说出来,脸上还是嚣张漂亮的样子,一对闪着光的招子却黯淡下来,这人一看就是个受不住拘的,要他一直在这里圈着,怪不得。

总部再大也不如外面大,再说见的人尚且不一样。

他既然不叫我问,我也肯定问不出来,就只好转换话题。

“那找我来做什么?”

“能做什么?”他反问我,眼睛里满是戏谑。

我感觉自己十足是被他戏耍了,又摸不透到底是哪里被戏弄。

“不过是一个小家伙,找你来你也做不了什么,就是受人之托,你太弱了的好好锻炼。若不然就你和你那小男朋友胆大包天不声不响和扶摇硬抗的样子,早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了。”

哦。

我内心满是冷漠。

管你们什么事。

这话说不出口,未免白眼狼了一点,人家好说是来帮忙,就是手段上不招人喜欢。

自然,他这话说得也不讨喜。

然而?

“你很大吗?”

“到会说话,我年纪不轻了,看着小不过是因为人死得早,脸上没痕迹。”

我这才发觉他的气息其实特别淡,而且很平和,既不是尘世纷杂,又没有阴间的晦暗,若如实说像是清晨第一缕和风,清爽得很呢。

让人不由自主地沉溺。

不过这种人我也不是没有见过,越是让人沉溺的,就越像是颜色艳丽的毒草,不剥掉你一层遮羞的皮,那便不是他了。

自然说什么都不是。

他眯着眼睛,猫儿似的,谢客,只道是说了几句话,人就疲乏了。

我能说什么?跟着来接人的苏朗乖乖走回去。

回去住的就不是醒来的房间了,那男人身份肯定非同一般,摆设上了一个档次,颇有些黎洛那里才布置的东西都出现了。

我抿抿嘴,倒是没在苏朗面前做什么表示。

说多了就俗气,什么地方没有这样得待遇,捧高踩地,老祖宗这么多年月走到现在还是这般,不见改的。

苏朗见我不开口,他说什么都不对,也就陪着沉默。

便送客了。

虽然以我现在的身份,这一句送客讲的不是很恰当。

心里还盘算黎洛来找我,这个什么天涯行事很难叫人相信的,就是黎洛那个惫懒性子,我还是信他,总不过被骂一顿,他是为了我好,这里可就不一定了。

说什么帮我,怕不是还要利用我。

我就是个值钱的物件,每一次都要用的。

想想就头疼,苏朗路上絮絮一大摊这里得所谓规矩在脑子里转来转去,我衣服也没换就躺在床上,一会儿竟睡过去。

待又醒来,是深夜。

屋子里的窗子像是假的,推不开,屋外景色一动不动,倒是天光随着变了,简直变相的钟表似的。

我也不能提意见,就坐起来,开灯。

灯泡一闪不闪。

是了,苏朗说过的,这里晚上是断电。

哦。

真是看管犯人一样的待遇。

我不痛快,也没有办法。

就坐起来,偎着被子靠墙,眼睛在屋里扫,其实看久了也就腻了。本来就是酒店公式化的布置,更何况现在光线微弱,再多的情趣也奈何我没长这七窍心肝。

半点看不出什么月色很美。

只想着黎洛什么时候来接我,也没想自己怎么就这么有自信,黎洛会找到我。

恍惚间,就觉得地面晃了晃。

不只是地面,似乎整个屋子都晃动起来,耳朵里充斥着嗡嗡得蜂鸣。

我第一反应是地震,连忙跳起来开门,门也紧闭,就冲到卫生间,还不忘裹上被子,穿上鞋。谁想,蹲进去了,也就好了,半点声音晃动都不见得。

我心里还是难安,就没出去。

听到门把手拧动,纸门张开发出擦擦声,还有人轻到很难察觉的脚步声音。

这是有人来了。

我拿不准要不要出去,心吊着。

就听来人细细的声音,像极了我才见过不久的……玉罗刹。

这可不就是见了鬼了,即说是抗衡已久,怎么玉罗刹都到了大本营里来,还能是被对方打到总部不是,那是要多没用?

我算是做了对事,没从卫生间出去。

玉罗刹显然重伤未愈,她在厅里细细地翻找,我大气不敢出地等她弄完,也不知道忙什么,响声不断,倒像是在安装什么。

我在不在屋里倒不是重要事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