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晚安,小夜妻>

更新时间:2019-04-15 17:06:08

晚安,小夜妻免费阅读目录 晚安,小夜妻小说全章节 连载中

晚安,小夜妻

言情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水生骨分类:言情

凌桃夭的视线忽然就被遮挡住——一件外套仿佛从天而降一般,将她重重罩住。 “飞机场的身材居然也敢炫耀,不怕被人笑话。”单修哲神色极不自然,愠怒中还带着微微的窘迫。 飞

精彩章节试读:

凌桃夭的视线忽然就被遮挡住——一件外套仿佛从天而降一般,将她重重罩住。

“飞机场的身材居然也敢炫耀,不怕被人笑话。”单修哲神色极不自然,愠怒中还带着微微的窘迫。

飞……飞机场?他哪只眼睛看见自己没有胸了?他是瞎子吗?看不见她胸前的两陀?凌桃夭忍住想要反驳的怒火,秉承忍一时风平浪静的原则,拉着小念就往家走去。

单修哲紧紧地跟在后面,一声不吭。

就算有了单修哲的外套,凌桃夭还是淋得浑身湿透。小念被单修哲和她护在怀里,倒也没淋到多少雨。才一开门,凌桃夭就看见唐蔚然把腿搁在茶几上看电视,嘴里还不停地塞着薯片。

那一刻,凌桃夭就明白了,什么有事,完全就是把她推向火坑。她敢发誓,唐蔚然早就知道单修哲的存在了。

“唐蔚然,给我去洗厕所!”凌桃夭觉得自己被儿子给卖了,心情很不爽,于是唐蔚然很不幸地成为了炮灰。

“啊?”唐蔚然吃着薯片,一脸的茫然,“妈咪,你怎么一回来就这么大火气?”

“别给我装傻充愣!”凌桃夭从洗手间里随手拿出两块毛巾,一块递给紧随其后的单修哲,另一条盖在了自己的头上,“这个家伙是你的杰作吧?”

“妈咪,顺序弄反了,”唐蔚然笑,一脸狡黠,“我是他的杰作,他是我老子。”

“两个星期。”凌桃夭懒得和唐蔚然争辩,这种事情上,她一定得发挥作为家长的权利。

“妈咪,你好残暴啊……”

“三个星期。”

唐蔚然顿时没了声,蔫蔫地滚回了房间。三个星期的厕所!这笔账一定得向爹地讨回来。

单修哲将帽子摘下,看着自家儿子那无奈凄凉的背影,顿时升起了无限的父爱:“凌桃夭,你虐待我儿子。”

凌桃夭抬眼,刚想反驳,当看见单修哲的脸,顿时,话就像被卡在了喉咙里。横贯在原本英俊明朗脸上的疤痕,仿佛在朝她狰狞地笑。单修哲的头发剪得极短,几乎能看见头皮。头颅上那一道道的手术疤痕隐约可见。

曾经帅得人神共愤的单修哲,现在也不过是一个需要靠手术来恢复面貌的可怜人。

单修哲注意到她的视线,眼眸暗了一下,嘴角扯起一抹苦涩的笑,将淋湿的帽子重新扣上,道:“抱歉,吓到你了。”

凌桃夭摇摇头,没有出声。刚才硝烟弥漫的房间,顿时安静地仿佛能够听见彼此的呼吸。长时间的沉默之后,凌桃夭把毛巾收起来,声音低低的:“我去给你拿件衣服,别着凉了。”

“好。”单修哲笑着应道。

凌桃夭走进房间,身子像虚脱一般瘫软下来。听薇薇说过,单修哲伤得很重,但是没想到……那一条条的疤痕,就像刀子一样,一刀刀地刻在她心口,疼得要命。

外面的单修哲覆上脸上的疤痕,苦涩的笑。用这样的脸来见她,到底是吓坏了啊。他在坠楼的时候毁了容,不知植了多少次皮,才能恢复到这种程度。每一次,医生从他身上切下皮肤,他都像经历重生。每一次,他都想着凌桃夭的脸才能挺过来。

原本,他想要等完全康复的时候来见她。可是他等不了。他害怕凌桃夭会喜欢上其他人,他害怕凌桃夭会忘记他。

单修哲看着凌桃夭拿出来的男性睡衣,脸黑得都能磨墨了:“你家里经常来男人?”

凌桃夭刚才的愧疚感顿时一扫而空,这个男人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呀!她没好气地回答:“是啊,每一个晚上都有男人过夜,今天你要不要试试?”

单修哲被顶得没了言语,正想着怎么打听过夜男人的事情,结果唐蔚然从房间里探出头来,插嘴道:“那睡衣是宫屿叔叔的。上次他赤着身被小妈赶出来,妈咪就给他买了一件睡衣。”

“唐蔚然,三星期的厕所不够洗是不是?”凌桃夭转过身,狠狠地等着那个古灵精怪的孩子。

单修哲的笑容几乎可以开花了:“是宫屿的啊,那还有其他人在这里过夜吗?”

“爹地,你放心,家里的男人只有我一个,我一定会保护我妈咪不受外界的勾引!”

“儿子,你真棒!”单修哲朝唐蔚然竖起了大拇指。

凌桃夭有些哭笑不得。

“今天晚上你和小念他们一起睡吧,他们很想你。”算了,到底是孩子的父亲,她总不能剥夺孩子的权利。她就算尽全力保护着他们,还是不能完全扮演父亲的角色。

单修哲拉住正要回房间的人,恳切地问道:“他们很想我,那么你想不想?”

扑面而来的雄性气息让凌桃夭忘记了呼吸,忘记了理智,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把双手攀在单修哲的肩膀上,狠狠地吻住了他。

这一个吻来得太突然,以致于单修哲十几秒过后还震惊地睁大眼睛。直到她气喘吁吁地离开他的唇,低声回答想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

“我很想你。”凌桃夭的眼泪在那一刻决堤。

天知道,她有多么希望和他见面。天直到,她有多害怕失去他。天知道,她有多少次强忍着内心的渴望冲过去看他。可是,她知道,她不能。

“我怕你见到我之后,就会像那些了却生前遗愿的人一样,永远闭上了眼睛……只要你还在想着我,我知道,你就不舍得死……我知道,总有一天,你会来找我的……我一直都这么坚信……”

“可是,我又害怕,哪一天你撑不下去了,真的离开了……我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单修哲,这三年,我时时刻刻都活在恐惧当中。我逼着自己狠心,逼着自己绝情,逼着你活下去……谢谢你,活下来了……”

单修哲的胸膛上沾满了凌桃夭的热泪,那一刻,他干涩的眼就像久逢大雨的沙漠,变得湿润起来。他在手术台上,任凭医生拿刀在他身上乱动,任凭别人将他的大脑打开。疼痛让他快要忘记快乐到底是什么感受,他以面对死亡的勇气去面对每一次手术,唯一的支撑就是想见凌桃夭,想见唐蔚然和小念。现在他终于做到了。

他抱着凌桃夭,就像抱着全世界的幸福一样。

“凌桃夭,谢谢你,没有从我身边逃开,”单修哲手臂用劲,仿佛要把怀中的人融入自己的血液,“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有机会逃开。”

单修哲从来都不会想到,十四年前的试婚,让他陷入了爱情的泥潭,而此刻,他希望自己永远都不会从这泥潭中出来。

唐蔚然从房间里探出头,看着眼前相拥的人,想,这就是所谓的有情人终成眷属啊!看上去真的好甜蜜。

“哥哥,妈咪为什么要抱着那个叔叔哭呢?”小念小心翼翼地问。

“因为,妈咪被抓住了,再也逃不开了。”唐蔚然说得高深莫测,眼睛瞟到卫生间,顿时心中一阵凄凉。啊,三星期的厕所之旅,到底还是没有办法逃过。不过,能看到这么完美的结局,也物有所值了。

爱情,是什么味道呢?

眼泪的味道?微笑的味道,还是像水果那样天天的味道?好想试试。

要不,他以后也找个女人试一下婚好了,不过他一定不会像爹地一样,三番几次地让她逃跑。他可没有这么逊。

唐蔚然这样想着,嘴角挂起了微笑。

在凌桃夭和单修哲的婚礼上,唐暖薇居然哭得比新娘子更加厉害,搞得单修哲一脸的郁闷。

“桃子,你这都三婚了。关键,结婚离婚都是同一个男人,真为你感到不值。”唐暖薇抹着眼泪,几乎替凌桃夭感到委屈。

凌桃夭有些哭笑不得,而单修哲的脸则黑得就像暴风雨来临前的阴天。

“宫屿,管好你的女人!否则我就把她扔出去!!!”他忍无可忍,只好威胁自己的兄弟。要是他亲自动手,恐怕今天这婚就结不成了——凌桃夭非杀了他不可。

宫屿无奈地耸耸肩:“我女人最大,她说了算。”

单修哲鄙视地看着这个完全已经变成妻奴的家伙,恨铁不成钢:“你以前一晚上大战三个女人的气概到哪儿去了?身为男人,真替你感到羞耻!”

“单修哲,你别乱说,什么一晚上三个女人啊……哎,薇薇,轻点,疼……真的很疼……”

“一晚上三个女人哈……精力很旺盛嘛。来,跟我说说,用的都是些什么姿势啊……”

“薇薇,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谁还没有个年轻气盛的时候是不是?原谅曾经少不更事的我吧……自从遇见你,我这身心就只属于你了啊。”

“哦,那周亦秒又是从哪里冒出来了啊?”

“失误,那是个失误啊……轻点啊,薇薇……”

凌桃夭怜悯的目光目送着宫屿被唐蔚然揪出去,毫不客气地吐槽道:“这招移花接木用得真漂亮。只是连你最好的兄弟都不放过,你真是最佳损友,没有之一。”

“兄弟就是用来坑的,”单修哲一点都没有愧疚的意思,“唐暖薇再那么哭下去,我连结婚的心情都没有了。”

“是吗?”凌桃夭危险地眯起眼睛,“那,要不别结了?”

单修哲顿时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将凌桃夭抱在怀里,轻声哄道:“我的意思是,唐暖薇在这里破坏气氛嘛。我好不容易才抓到你,怎么可能让你再有机会逃跑呢?”

“那结了婚以后,钱归谁管啊?”

“当然是我的亲亲老婆大人啦。”

“嗯,这还差不多。”

见自家老婆不生气了,单修哲笑得狗腿极了。他没发觉,自己的妻奴程度比起宫屿,有过之而无不及。

婚后的单修哲和凌桃夭过得很幸福,当然,夫妻生活也很和谐。除了有些情况……

单修哲和凌桃夭在床上渐入佳境,就差临前一脚,结果,房外传来惊天动地的敲门声。

“单修哲,快点开门!快出来,出人命了!”上好的门被砸得震天响。单修哲被吓得立刻就软了,披上衣服,才刚开门,就看见一丝不挂,只用一个枕头挡住关键部位的宫屿直直地冲进来。

因为动作太快,单修哲都来不及抓住他,眼睁睁地看着宫屿冲上了自己的床。

凌桃夭尖叫一声,扯过被子,脸上满是惊恐。

宫屿倒一点都不忌讳,双手握住凌桃夭的手,表情恳切:“桃夭,薇薇又把我赶出来了!她扒光了我的衣服,不让我进房间!”

凌桃夭的眼睛随着他的动作,然后逐渐定格到滚落的枕头上。她猛地翻了个白眼,见鬼,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这次要张针眼了!谁来跟她解释一下现在这混乱的情况?

“你先把枕头盖上。”凌桃夭视线游离,抽出手指了指宫屿的下面。

单修哲只感觉一股热气直直地冲向脑门,他大步走过去,一把就把宫屿拎了起来,于是,某人的某个部分暴露无疑。

凌桃夭索性就用被子盖住了头。这种情况,貌似一个月总要来个两三次,她都习以为常了。只是现在她觉得有必要去和薇薇谈一下了。他们夫妻生活不和谐没关系,她和单修哲很和谐啊!欲求不满会严重影响到他们的工作!而且,凌桃夭怕,单修哲再这么吓几次,真的会终身不举啊!那时候,她的下半生幸福就戛然而止了!

不对,重点不是在这里!重点是,她已经把宫屿完完全全看了个遍!这简直是对她眼睛的侮辱!

单修哲像是拎一直小鸡一样把宫屿扔到了房外,关上房门之前还不忘一拳狠狠地打在宫屿的腹部。“宫屿,影响别人夫妻生活是要遭雷劈的。你和唐暖薇xing生活不协调跟我们没关系,你下次再在这个点出现在我房门外,我就把你阉了送去泰国当人妖!”

躲在被窝里的凌桃夭想,这真是一个很不错的主意,虽然她不想薇薇守活寡。但是再这么下去,她和单修哲真的会疯。

好不容易搞定宫屿那个暴露狂,单修哲回到床上刚想和凌桃夭继续刚才的事情,电话便鬼叫一般响起来。凌桃夭歉意地看了单修哲一眼,接起了手机。

“桃子!我要和宫屿那个混蛋离婚!!!”才一按下接通键,就传来唐暖薇那标准的河东狮红。

单修哲头疼地抚额,凌桃夭则一脸无奈,她刚想说话,就被身边的人一下子夺过了手机。

“唐暖薇,我告诉你,你要和宫屿离婚,还是你想出家当尼姑,跟我们都没有关系!你要是再敢打扰我和凌桃夭执行造人计划,我就把你和宫屿打包送到月球上去!!!”

终于世界清静了。

没隔几分钟,房门外继续传来惊天动地的砸门声,这次是男女二重唱。看样子,这对冤家夫妻终于齐心协力一致对外了。

凌桃夭和单修哲双双靠在床头柜上,双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异口同声地说道:“啊,真的好想搬家啊……”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