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丑女逆袭:金主大人求放过>

更新时间:2019-04-15 17:32:00

丑女逆袭:金主大人求放过无弹窗免费阅读 丑女逆袭:金主大人求放过全文在线阅读 连载中

丑女逆袭:金主大人求放过

言情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误熙分类:言情

“那好,妈妈,既然你说你在乎我,那么拿出你的实际行动来证明你是在乎我的,这样的话,我才能相信。”叶霏霏心一狠提出自己的要求。 “霏霏,你要我怎么证明?我是你的亲妈,

精彩章节试读:

“那好,妈妈,既然你说你在乎我,那么拿出你的实际行动来证明你是在乎我的,这样的话,我才能相信。”叶霏霏心一狠提出自己的要求。

“霏霏,你要我怎么证明?我是你的亲妈,你是我的亲女儿,这还需要证明么?”叶夫人脑子一时有些蒙。

叶祖新突然有了不太好的预感,眼前的女儿,变得很陌生,陌生到他已经不认识。

“妈,我想要和司翰在一起,你帮帮我吧!我不想和他分开,没有他,我会死的,真会死的。”叶霏霏紧咬着牙关,硬着头皮请求道。

“你要和他在一起?可他……”叶夫人愣了愣,“可他现在已经是你的姐夫,适当的照顾你,这是理所当然,但是霏霏,你若是对他还有别的什么非份之想,这不现实。”

叶夫人本来让这两个后辈在一起多亲近亲近,只是想让金司翰看在他们的面子上,看在过去相识一场关系还不错的份上,多帮帮自己的女儿,多开导自己的女儿,以便自己的女儿早日从阴霾中走出来。

可现在看来,她的举动,似乎是让女儿有了误会,有了不该有的念想。

叶霏霏拼命摇头,情绪再次激动起来,“不,我不要他做我的姐夫,我不要!这年头结婚了,还可以离婚,只要司翰和那个人离婚了就好,他们离婚了,司翰就可以永远地陪在我身边。”

离婚?

这是叶夫人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

想当初,她不看好金司翰和宋倾城在一起,也是因为叶霏霏这个女儿。

收到结婚喜帖的时候,她也是半分喜悦都没有。

可在她的骨子里仍然还是认为,结婚是终身大事,最终还是赶了回来,对这桩婚姻,不看好,但也不想再费心劳神地去拆散。

但现在情况完全不一样。

“可那个人是你姐,他是你姐夫,你姐和他才刚结婚而已,你就让他们离婚,这说得过去吗?你姐和他还有一个孩子呢,那个孩子长得很可爱,也很懂事,你要是见了丫丫,也会喜欢她的。”叶夫人努力劝说。

可谁知不提孩子还好, 一提孩子,无疑是在叶霏霏的心上,撒了一把盐。

“我为什么要喜欢她?我恨她,我恨她为什么会存在,司翰明明是我的,就算是要生孩子,也应该是由我来为他生一个我们的孩子。”叶霏霏因嫉妒,已经失去了应有的理智。

叶夫人堪堪住了嘴,无法劝说下去。

“霏霏,你别胡闹,你这样拆散你姐姐的家庭,这是不道德的。你乖乖听话,我和你妈会一直守在你的身边,你姐,还有你姐夫也不会看着你不管的。”叶祖新身为一家之主,终于忍不住站出来发话表态。

叶霏霏这时却忍不住冷笑出声,“说到底,你们还是不希望我好,还是不在乎我!”

她不由得心灰意冷,“或许,我不该再回来的……”

叶夫人却一把扑过去,捂住了女儿的嘴巴。

“呸呸,别胡说八道诅咒自己!你是妈妈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妈妈怎么可能不在乎你呢?”

叶霏霏却不再愿意轻易相信,坚持道,“如果你们真的在乎我,那么就证明给我看。”

“换个证明的方法,行不行?”叶祖新艰涩开口,手心手背,都是他的女儿。

他当然希望他的这两个孩子,都能平安幸福。

无论是舍弃哪一个,无论是谁遭遇了不幸,他这个当父亲的,心里都不好受。

面对偏激的女儿,他有些无奈。

“不行,我就要司翰,我只要他,别的,我再无所求。”叶霏霏固执坚持。

叶氏夫妇双双垂头,谁也不敢答应这种听起来荒唐,又近乎无礼的要求。

拆散一个女儿的幸福,来成就另外一个女儿的幸福?

手心手背都是肉,都是他们的女儿。

“霏霏,你为何如此顽固呢?司翰……他对你是什么态度?尽管我知道他到现在,还是很关心你,但是,这种关心,是不是男女之情?你不要会错他的错!”叶祖新实在是头大。

在他看来,自己的另外一个女儿,和金司翰纠纠缠缠在一起,也是剪不断理还乱,好不容易才算是要修成了正果。

“司翰,他当然是在乎我,关心我的,他如果不在乎我的话,为什么对我生病的事,这么紧张?现在医院里的一切,不都是他亲自张罗的吗?他虽然没有亲目和我说,要选择和我在一起,但我看得出来,他应该是觉得为难,毕竟,在我还没有回来之前,他已经答应了那个人,要娶那个人。”

叶霏霏一厢情愿地认为,现在的金司翰,还是少年时的那个他,对她心心相念的大男孩。

同时也固执地认为,她和金司翰,还可以回到过去,如果她想办法把那个女人和孩子,一起踢走的话。

叶祖新张了张嘴,最终堵在胸口的话,还是没说。

这个女儿现在已经这样不幸,难不成,他这个当父亲的,还要往自己不幸的女儿的伤口上面撒盐吗?

这种没有人性的事,他做不出来。

“要不,我回头替你问问司翰的意思?霏霏,这不是一件小事,如果司翰真的对你念念不忘,还想和你在一起,那么,你姐姐那边……”叶夫人叹了口气,言语之间已经做了妥协。

她是这两个女儿的母亲,虽然最先出生的女儿,一出生之后就在医院里丢失,从小就没有享受过她的母爱,但至少身体还是健康的,相比自己一手带大的另外一个女儿,命运则是坎坷了不少,她无法放任不管。

“妈,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你一定会答应我,会帮我的。”叶霏霏难得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一扫先前的阴霾。

她闹来闹去,要的,无非就是这样的结果,无非就是想要再和金司翰在一起再续前缘。

凡事也要讲个先来后到,不是吗?明明是她先认识的金司翰。

叶夫人也跟着松了口气,只要女儿不剑走偏锋,不一味的哭闹,心情能够先平静下来就好。

病房里,只有叶祖新,依然还是面色凝重。

感情的事,哪里有说让,就可以让得出来的?

更何况,现在的年轻人,对待感情的态度,让他们这些上了岁数的老人,实在是琢磨不透。

这本来是他们年轻人自己的事情,但偏偏要扯上当父母的长辈。

叶祖新扯了个谎,先行一步离开了气氛沉闷的病房。

他一走,病房里的那一对母女说起私密话,更加无所顾忌。

“妈,我想了想,这样的事情还是先别急着去问司翰,他一个大男人,毕竟也是要面子的,不如,妈您亲自出面,先找姐姐好好谈一谈吧,如果姐姐那边肯同意自愿离开的话,一切都不是问题,随便她开什么条件,只要是我答应之后能做得到的,我一定会履行的。”

叶霏霏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转,转瞬之间,计策都已经想好了。

“什么,找你姐摊牌?这合适么……”叶夫人愣了愣。

答应是答应,但她没想到,这个女儿居然叫自己立即就去着手办这件事。

“有什么不合适的?妈,难不成您一点儿也不疼我,不在乎我?但凡我自己的身体,不这么虚弱,不是这么不中用的话,我自己就亲自过去找姐好好谈一谈。只是可惜……”叶霏霏又重重地叹了口气。

她一叹气,跟着愁眉苦脸开始,叶夫人就心疼不已。

“行,我听你的,回头就去找你姐姐谈谈。”叶夫人到底是心疼自己的女儿。

……

当天下午,叶夫人就被叶霏霏逼着去找了宋倾城。

宋倾城正在家里发呆,丫丫一个人在旁边玩着玩具,这阵子,妈妈的心情,看上去很糟糕,她也只能自己一个人玩,也不敢去吵着妈妈。

宋倾城听到外面的敲门声,习惯了这里静民悄悄的,乍然听到敲门声,让她下意识紧张不安起来。

门打开,她没想到,站在门外的,居然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妈……”好几日不见,却仿佛已经有小半年的光景,他们没有见过面似的。

“城城,你脸色怎么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好?对了,丫丫呢,我最喜欢丫丫了呢。”叶夫人为了缓和和这个女儿之间的气氛,上来就对小外孙女嘘寒问暖了一番。

“外婆!”丫丫听见门口的动静,已经兴奋地扔掉了自己手里的玩具,巅巅地跑了过来,直接抱住了自己外婆的腿。

“丫丫这两天有没有乖乖听妈妈的话?”叶夫人笑着摸了小外孙的头,尽量让自己的神色看起来更自然一点。

“有,外婆,丫丫想您了!”丫丫现在就是个小马屁精。

叶夫人更加开怀大笑,只是这笑容,总带了一丝的不自在。

因为接下来她要做的事情,就是要破坏这个女儿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与安宁。

“妈,您怎么过来这里?医院那边,您不是需要守在那里吗?”宋倾城尽管不想提医院二字,但是,还是硬着头皮问道。

毕竟现在住院的,是自己的亲妹妹,拥有血缘血亲的妹妹。

“城城,来,陪妈妈说会儿话。”叶夫人紧紧地拉着女儿的手,进了屋之后,母女俩坐在了长沙发上,至于丫丫,缠着自己的外婆,腻歪了一阵之后,仍旧一个人又重新捡起了自己的玩具,在旁边玩耍。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