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宠妻上瘾:误惹天价老公>

更新时间:2019-04-15 17:32:06

完整版小说宠妻上瘾:误惹天价老公在线阅读 无弹窗免费版 连载中

宠妻上瘾:误惹天价老公

言情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郑堇分类:言情

初冬的季节,寒气逼人,阳光隐匿在铅云里,整个城市笼罩着浓厚的雾气,像一张闷闷不乐的脸。 但这并不影响齐心月出门的心情。 难得的穿上了棉质的百褶短裙,搭配上黑色打底裤

精彩章节试读:

初冬的季节,寒气逼人,阳光隐匿在铅云里,整个城市笼罩着浓厚的雾气,像一张闷闷不乐的脸。

但这并不影响齐心月出门的心情。

难得的穿上了棉质的百褶短裙,搭配上黑色打底裤,配上一双马丁靴,不仅拉长了身材曲线,一件咖色外套也不显臃肿。

手里的提着的RalphaLauren定制的领带,站在未婚夫冯子俊办公室的门口,嘴角不自觉的扬起甜美笑容来,握着门把手拧开了房门。

“亲爱的,不要停……”

女人呻吟声入耳,她條然顿在了门口,看着沙发上的奋力运动的两人,整个人如同正在播放的flash画面被按下了暂停键。

或许是感觉到了她赤裸裸的视线,架着女人双腿的男人下意识的抬头,充满欲望的眼神瞬间变得呆滞。

“子俊,还要……”没了动作,女人欲求不满,双脚紧紧夹在他的腰间,媚态的脸绯红娇羞。

“小月!”顾不得齐艾语的索取,他一个鲤鱼打挺的从沙发上站起,下意识的拾起沙发角凌乱的衣裳捂住下体。

听到他的称呼,齐艾语也是一惊往门口看去,瞳眸骤然放大了两倍!

“姐……”这个称呼从喉咙里发出,仿佛是一根刺扎得疼。

齐心月脑袋里一片空白,听到她的声音这才被拉回了现实,面上找不出一丝血色。

“你们,你们怎么这样!”她气得拿起礼盒往二人砸了过去,眼圈早已泛红。

礼盒掉落在地,那条从国外空运回来的领带散开,如同她付诸的真心在看到这一幕后化为了一盘散沙。

今天,是未婚夫冯子俊拿到最佳新人设计师大奖的日子,她特地来公司给他一个惊喜,为他庆祝,可他给予她的竟是无情的背叛!

出轨的人还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齐艾语!

“不,小月,我……”冯子俊支支吾吾的解释,却被一旁泰若自然穿BRA的齐艾语打断:“我们怎么了,你羡慕还是嫉妒?”

她不屑一顾的模样,彰显着胜利者的傲气。

“什,什么?”齐心月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声音都开始颤抖起来:“齐艾语,你要不要脸,你知不知道他是谁!”

她和冯子俊已经订婚半年了,再过一个月就是婚期!

“知道啊,可你们不是还没结婚?”齐艾语冷笑,长裙从头上套下去,自然而然的拉住了冯子俊的手,轻挑眉眼不屑的撇着她继续道:“还不是你,自命清高不让子俊碰才让我有了机会,我还的得好好感谢你呢!”

“是吧,子俊?”说完,她还不忘掺着他的胳膊,小鸟依人的蹭在他的肩头一脸甜蜜模样。

“不是,不是那样的,小月,我还是爱你的!”冯子俊焦急的解释,忙不迭的想要推开像一块牛皮糖一样粘着自己的齐艾语。

典型的渣男,敢做不敢当!

“冯子俊,你说你还爱她?我们都在一起一年了,你跟我说你爱她?”齐艾语闻言立马变了脸,更是拽着他的胳膊紧了几分,大声斥责道:“你说过我才是齐家名副其实的继承人,而她只是个小小的设计师,只有我配得上你!”

冯子俊脸色好比吃了一只死苍蝇般难看,事到如今解释什么都难以掩饰自己的罪行。

见他不说话,齐艾语索性颐指气使的对着门口的她道:“你也看到了,别再死皮赖脸的纠缠着子俊!”

“送给你了,不谢!”齐心月气急,摔门而出,转身的刹那隐忍依旧的泪忍不住滑落脸颊,胸口似被人剜了一道口子,汨汨鲜血如注。

齐心月不哭,不哭!

逃也似的跑出设计大厦,寒风刮在脸上,生疼。不多时,惊雷由远至近,豆大的雨从遥远的天际落下,一滴,两滴,密密麻麻……

“啊!混蛋,都是混蛋!”人潮中,情绪崩溃的她就地蹲了下来,大喊一声抱着膝盖还是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恨不得将心掏出,任由暴雨清洗干净。

为什么那些电视剧里的狗血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婚纱照都拍下来了,连结婚礼服都准备好了,可是准新郎却没了!

雨水哗啦啦的落在身侧,衣服早已湿透,干练的短发紧贴在脸颊,宛如一只被人遗弃在街角的猫,无人问津。

“小姐,请问你需要工作吗?”

一双篮球鞋停驻在面前,她抬眼湿润的脸,兔子似的眼瞅着递来的名片,下意识的接过在手中。

“有兴趣的话打上面的电话就可以。”男人的面容在雨伞下看不真切,语气柔和。

MINI酒吧,招佳丽,服务员,调酒师……

齐心月的眼神渐渐暗淡,男人不知什么时候离开的,手里名片随着被雨水浸湿而变得软踏踏的。

“自命清高不让子俊碰才让我有了机会!”

齐艾语的话又在耳边如魔咒一般的迂回,她忽然攥着招聘名片凄厉笑出了声:“齐艾语,我的好妹妹,放荡谁不会!”

入夜后的酒吧,或许是因为大雨倾盆的缘故,客人不是很多。

mini在A市也算是顶尖消费场所,来来往往的型男靓女打扮时髦,红发绿眼走在马路上定会被人多瞅上两眼,而在这里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存在。

“来,再给我一杯血色黄昏!”暗蓝色调的灯光下,坐在吧台的女人,一席吊带白裙,配着淡紫色小西装,垂着脑袋将酒杯往吧台一杵,声音含糊不清。

“小姐,你都喝了三杯了,这酒后劲很大的。”吧员为难看她,就是酒仙在这‘血色黄昏’面前也不过就是五杯的量,她一连喝下三杯,估计一会儿趴在地上起都起不来!

“要你管啊!老娘我有的是钱!”她嚷嚷着,抬起头来,小脸如烧红的烙铁,一双茶色的眸子已经迷离。

尚且还没醉昏头的她,从钱夹里抽出一沓红钞掷在酒保面前。

活了二十六年了,这还是她第一次来酒吧,以前父亲总说让她好好学习工作不能沾染坏习气,她努力的成为公司的高级设计师,可最后得到的是什么?

是后母的女儿抢了自己的男人,是被别人践踏的一文不值,难得的放纵,今夜必须不醉不归!

酒保无奈,只得又调制了一杯鸡尾酒,水晶杯里,鲜艳的红,看起来如一朵玫瑰又如一颗支离破碎的心脏。

人生在世须尽欢,酒这种东西原来很美味,她以前错过了太多太多。

执起酒杯凑到唇边,她苦涩一笑就要一饮而尽,忽然横空伸出一只手夺去了她的杯子,蓝裙女人一屁股坐在了她旁边。

“你是不是疯了,这种地方你也敢一个人来?”

在杨阳看来,齐心月确实是疯了,往昔连KTV都不去的人整天不是AI就是php!

“杨阳,你可算来了,来一起喝!”见闺蜜的到来,她傻痴痴的笑,推着酒杯往她嘴边送:“今天我俩一醉方休!”

“你受了什么刺激,领导批评你了?”杨阳愁眉不已,掰着她的肩膀把她老老实实按坐在升降椅上正色质问。

这个傻丫头典型的拼命三娘,在设计上付出了旁人数倍的努力为的就是在齐家不受人眼色,不顺心自然会让人联想到事业。

“批评?”齐心月冷笑一声,脑袋猛地栽在了杨阳的胸口,声音沉闷发紧:“杨阳,我分手了,我不要冯子俊那个人渣了!”

“那好啊!”杨阳嘴角弯起拍着她的肩膀像是在哄小孩:“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平常装得一本正经,私底下根本就是个马屁精!”

说起冯子俊来杨阳是一脸厌恶,亏得齐心月只愿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一叶障目看不清他的真面目。

“我要嗨,我要浪,我要尝便所有没尝试过的。”她忽然又抬起头来,眉眼弯弯,傻劲难以形容。

“噗!”看她这样,杨阳忍不住笑出声,合着自己也算是夜蒲达人的份上提起了建议:“那好啊,这酒吧帅哥这么多,要不要挑一个给你消遣?”

mini酒吧在A市鱼龙混杂,无论是坐台还是鸭子都游走在此。

“好,给我来一打!”她一拍桌子,豪言壮语,脑子里却糊的连‘帅哥’和‘啤酒’都没分清。

杨阳乐意得很,猎艳无数的她有最独到的目光,能入眼都是人间极品。

“不行,太瘦一看就营养不良,太丑,滚一起会吐,哎,这个不错……”

她摸着下巴像是在商场里挑拣,眼见一个男人走过身侧,她双眼立马明亮起来,伸手扯上了男人的西装袖口。

“帅哥,我这位朋友托你照顾一下。”

男人一愣,漆黑如墨的瞳眸里有些诧异,俊逸的面容格外的出众,也难怪杨阳会一眼相中了他。

“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Wishyouapleasantevening.”

抛过一个飞吻,她人已经提着包包消失在了人堆里。

齐心月坐在升降椅上旋转了一圈,目光打量在男人精致的面容上,约莫27,8的样子,修剪得体的精短黑发,斜飞的眉宇英挺,棱角分明神态冷峻,敞开两颗扣子白衬衣,露出胸口肌肉流畅的线条。

“唔,果然是个帅哥,还是个猛男呢!”齐心月站起身只能仰头去看他,毫不忌讳的伸手去抓他的手臂,柔软的布料下坚实的肌肉硬邦邦的实质感!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