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科幻 > 末代2 道长往事>

更新时间:2019-04-15 17:33:02

末代2 道长往事全文完整版 末代2 道长往事在线阅读推荐 连载中

末代2 道长往事

科幻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五月岚分类:科幻

等我抱着水鬼踉踉跄跄上了岸以后,陈辉跟强顺都围了上来,强顺朝我怀里一看,愕然地冲我问道:“黄河,你咋抱上来一条鱼呢?” “啥?”我先朝强顺看了一眼,随即低头朝自己怀

精彩章节试读:

等我抱着水鬼踉踉跄跄上了岸以后,陈辉跟强顺都围了上来,强顺朝我怀里一看,愕然地冲我问道:“黄河,你咋抱上来一条鱼呢?”

“啥?”我先朝强顺看了一眼,随即低头朝自己怀里一看,可不是嘛,我居然抱着一条鱼,这鱼大概有半米长,浑身上下黑漆漆的,像泥鳅似的,之前在水里还可劲儿折腾,这时候也不再动弹,只剩下半条命了似的。

我往岸上又走出去好几米远,使劲儿把鱼往地上一摔,陈辉过来蹲下身子看了看,嘴里说了一句:“八胡鲶鱼。”

强顺也过来看了看,没吭声儿,我冲他问了一句,“你的阴阳眼看出啥了吗?”

强顺舔舔嘴唇,说道:“是条鱼,不过……浑身冒黑气,这个,这个,恐怕不能吃吧?”

“你就知道吃。”我说道:“这个当然不能吃了,这应该就是一条‘魂鱼’,鬼魂怨气所化,现在是晚上,要是在白天,鱼给太阳一晒,浑身就该冒臭味儿了。”

强顺问道:“那它现在咋不动嘞?”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可能因为是落水里的魂,离开水就没啥能力了吧。”

“那咱现在咋办呢?”

我看了看陈辉跟强顺,说道:“最好抬回去,让老奶奶他们村里人看看,咱已经把水鬼逮住了,他们以后不用再害怕了。”

强顺点了点头,陈辉说道:“我看就别带回去了,尽早把它处理掉,免得夜长梦多。”

我说道:“道长,咱要是不把鱼带回去,他们村里人会相信咱们把水鬼抓住了吗?”

陈辉打量了我一眼,问道:“你抓水鬼,就是为了让他们村里人相信吗?”

我砸了砸嘴,不知道该咋说了,反问陈辉,“那您说咱现在咋办呢?”

陈辉一脸凝重地说道:“现在就用你们家的方法把它处理掉吧……”

陈辉话音没落,我忍不住狠狠哆嗦了一下,紧跟着,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冷的打起了哆嗦。

陈辉见我这样儿,连忙又说了一句,“要不先回去吧,换件干衣裳,至于这水鬼,稍后再说。”我抱着身子点了点头。

这时候的季节,基本上已经是深秋了,索性是在南方,要是在家乡的话,都要穿厚衣裳了,不过,就这样儿也架不住呀,加上这时候深夜,浑身湿透,谁也受不了。

我想让强顺抱着魂鱼,强顺不敢,陈辉弯腰把魂鱼抱在了怀里,招呼我赶紧回去,别再冻感冒了。

回到老奶奶家,老奶奶已经睡下,老爷爷和年轻人、还有周华,都还在等着我们,他们见我们抱着一条鱼回来,显得很意外。陈辉给他们解释说,这条鱼就是水鬼,水鬼所化,三个人听了越发意外,尤其老爷爷跟年轻人,一脸难以置信地把魂鱼从头到尾打量了好几遍。

陈辉这时吩咐我赶紧换衣裳,等身子没事儿了,就赶紧鱼处理掉,免得节外生枝。不过,等我换好衣裳以后,就感觉头特别晕,而且浑身上下还是冷的受不了,好像真的要感冒了。

老爷爷见状说,你们忙活了大半夜,恐怕都饿了,我下厨给你们烧点热汤喝。老爷爷带着他小儿子去给我们烧热汤了。

我们几个借着屋里的光亮,把魂鱼又打量了一下,这时候,魂鱼已经奄奄一息,跟条死鱼没啥区别,一动不动,周华好奇地问我们,“这就是水鬼呀?”

我回答说,这只是水鬼的一种形态,能把自己变成鱼的水鬼,应该年头不小了。周华听我这么说,看着魂鱼又打量起来,普通人一听鬼神之类的,会显得很害怕,这家伙居然不害怕,还显得挺好奇。

陈辉问我,这水鬼到底该怎么处理。我回答说,恐怕今天夜里不行了,从水潭里出来以后,我就感觉身体不太好,还是等到明天吧,等明天天一亮,太阳出来了,就不用做法事,只要把鱼往太阳底下一放,自己就没了,不过,这时候不能让它沾上水,沾了水恐怕会活过来、或者逃掉。

半个小时的功夫,汤做好了,我们几个都喝了两碗,两碗热汤下肚,我这才感觉暖和了一点儿,不过,困劲儿又上来了,上下眼皮打架,怎么都睁不开了。我问老爷爷跟年轻人,家里有啥坛子、罐子之类的东西没有,先把水鬼先放进去,明天由我来处理。

老爷爷说,家里刚好有个空坛子,虽然不大,但是足够把魂鱼放进去了。

等老爷爷吩咐年轻人把坛子拿来以后,我看了看,坛子也就到我膝盖的高度,要是把魂鱼盘着也能放进去。

魂鱼放进坛子里以后,我又让老爷爷找来一块木板,把坛口用木板压上,我又在木板上用我的血画了个“封”字符,确认万无一失以后,几个人全都回屋睡觉了。

这一觉,我睡的都很沉,直到日上三竿,陈辉才把我喊醒,不过,陈辉的脸色显得很难看,我刚睁开眼他就对我说道:“黄河,你快去看看吧,那条鱼不见了……”

“啥?”我一听,顿时睡意全无,直接从铺盖上跳了起来,穿上鞋子,跟着陈辉来到坛子近前,就见坛子口已经被打开,我朝里面一看,空空如也,啥都没有了。

陈辉对我说道:“早上吃过早饭,我看外面阳光挺好的,就让强顺把坛子打开,想把鱼放到太阳底下,谁知道,坛子打开以后,里面什么都没有!”

这时候,坛子跟前出了我跟陈辉,还有强顺、周华和老奶奶,我朝他们看了看,心说,魂鱼不可能自己逃走,难道,有谁半夜起来,把魂鱼放走了,或者说……

我忍不住冲老奶奶问道:“老奶奶,老爷爷跟大叔呢?”

老奶奶闻言,叽里咕噜几句,陈辉解释说道:“一大早吃过饭,就下地干活了。”

我心头动了动,难道说,那老爷爷跟年轻人不相信我们抓的是水鬼,半夜起来把鱼藏起来,今天拿到山外去卖鱼了么?不过,这鱼人可不能吃,吃了就要坏事儿。

我又对老奶奶说道:“老奶奶,您家里人半夜没动坛里的鱼吧,这鱼可不能吃呀。”

老奶奶一听,又叽里咕噜一句,陈辉冲我摇了摇头,表示老奶奶家里人没动过鱼。

我顿时把眉头皱了起来,难道说,那条鱼的道行非常深,被我们抓住以后,一直在装死,趁我们睡着以后,逃走了?可是,木板上抹着我的血,它能逃走吗?

思量许久,也没想出个子午卯酉来,之后,我又问老奶奶要了些旧毛线,拎着柴刀出门了。陈辉问我干啥去,我说,再做个木人,水鬼要真是跑掉了,还会回到水潭里,再钓它一次!

中午的时候,又一个木人做好了,我又跟老奶奶商量了一下,征得老奶奶的同意,用她的血在木人的头、胳膊、腿,五个地方,各点了一滴血。

下午,我把木人晒了一下午,晚上,依旧是陈辉、强顺,还有我,三个人来到了水潭边,木人再次扔水潭里,跟上次一样,就这么等上了,然而,一直从深夜等到天亮,也不见有啥东西扯拽木人。

天光大亮之后,三个人回到老奶奶了家里,这时,刚好遇上老爷爷和年轻人出门,我直言不讳地问他们,前天夜里有没有碰过坛子,父子俩纷纷摇头表示,从没碰过,我又对他们说,那条鱼看着是鱼,其实是一条满带怨气的鬼魂,就是它把你们家里人托进水里的,那鱼可不能吃,也不能拿去卖给其他人。父子俩再次摇头,都保证绝对没有碰过坛子,更没碰那条鱼。

父子俩说的不像是假话,这天白天,我们睡了一天,晚上,又到水潭那里,守到天亮,还是一无所获。

第三天,我们又守了一天,依旧一无所获,我不甘心,但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陈辉劝我,或许魂鱼已经自己化没了,咱们别在这里耽误时间了,还是早早离开吧,再者说,我们这几天吃住在老奶奶家里,给人家也添了不少麻烦。

我点了点头,心里却十分郁闷,就连强顺的阴阳眼也看不出水潭里有啥异常,这时候可以断定,水潭里已经安全了,只是水鬼不知道上去哪儿了。

再次回到老奶奶家里,我只好跟老人家撒谎,我对老奶奶说,我们已经把水鬼除掉,为您儿子儿媳妇报了仇了,以后,你们村里人也能放心大胆地往水潭那里去了。

老奶奶对我的话深信不疑,对我们也千恩万谢,我们几个收拾收拾行李,这就离开了老奶奶家。其实呢,我心里特别的不是滋味儿。

一转眼的,我们朝北又走了半个月,还是因为周华的那条腿,走走停停,依然在湖南省境内,不过,这时候天气可冷的多了,已经进入了阴历十月份的中旬,就这个季节,在我们家乡都该下雪了。

这时候的我,自从铜牌破掉以后,一连几次的挫败,对自己这些驱邪手艺产生了怀疑,就算路上看见啥邪事,也不敢再轻易出手了,我当时只能接受成功,却承受不住失败。

阴历十一月上旬,我们终于从湖南进入了湖北,一路过来,说真的,特别的不容易,全是依靠要饭,有时候要不到饭,一饿就是一两天,加上天气转冷,我们在树上或者地里,再也找不到任何能吃的食物,不过,离开家这几年来,风风雨雨的我们早就习惯了。

大约走到荆州的时候,周华想跟我们分开,他让我们三个直接去孝感,他自己一个回家去襄阳,可能是襄阳,也可能是襄樊,我记不大清楚了,也可能这俩地方就是一个地方。

周华让陈辉给他留个地址,等回家把腿养好以后,再去找陈辉。陈辉听了不同意,毕竟这是他徒弟,而且腿上还有伤,可能因为每天走路太多,似乎比之前还严重了不少,不过说真的,这么多天以来,周华从没把伤口解开给我们看过。

陈辉倒是多次想给周华看看伤,都让周华找各种理由巧妙地给绕过去了,比如他说,他是被人把腿骨打断了,后来腿骨被一个好心的老中医,用两块木板帮他夹上了,而且交代他,伤筋动骨一百天,一百天之内不能拆开来看。

他这么一说,陈辉也只要作罢了,倒是有一次,我无意间在他腿上摸了一下,就感觉在他小腿左右两侧,还真的夹了两块板,而且,我摸上以后,疼的他叫了老半天。

这时候,周华说要跟我们分开走,陈辉不同意,最后跟我商量,我们从荆州去襄阳,也是朝北走的,不如把周华送到家里以后,我们再从襄阳进入南阳回家。

感谢“片帆”的百元红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