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养妃为祸:迷倒世子爷>

更新时间:2019-04-15 17:33:42

完整版免费小说养妃为祸:迷倒世子爷 无广告无弹窗全目录 连载中

养妃为祸:迷倒世子爷

言情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古老的钟分类:言情

他有实力可以让流言自己主动闭嘴,因为他足够强大,所以这些东西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了,有时候就是要想开一点,毕竟如果你伤心了,可不会有人为你伤心,为你难过。 “听说了吗?

精彩章节试读:

他有实力可以让流言自己主动闭嘴,因为他足够强大,所以这些东西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了,有时候就是要想开一点,毕竟如果你伤心了,可不会有人为你伤心,为你难过。

“听说了吗?昨天将军两次都把她抱进房间里呢?没想到听憨厚的一个小伙子,竟然也狐媚祸主。”一个婆子忍不住说。

“我也听说了,却是没想到,我本来以为她是靠本事,被将军选中的,没想到竟然是靠着狐媚的功夫。”另一个婆子附和道。

当所有人的起点都一样,又给人突然变的和他们不一样了,自然是会饱受诟病,也会被许多人说的。

“算了,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他会是这么一个人呢?”

“说的对,我们可不能惹他,万一他和将军告状,我们可怎么办呢?”婆子装作一副受惊的样子,然后两个人开始哈哈大笑。

夏微澜本来是到厨房来招东西吃的,谁知道竟然会就撞上这些事情,还把他们的话,一字不落的都听清楚了。

夏微澜自然是不会上去与她们理论的,这不是她应该做的事情,而且也不是她行事的风格。

她故意弄出来一些声音,让那些婆子都发现她,那些婆子看到下个人,就站在他们的身后,吓了一跳,但是还是强装镇定的说。

“夏小将,你来厨房是有什么事情吗?还是将军有什么吩咐?”这府里的人刚开始都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夏微澜,不然想到他好歹也是算是一名将士吧,干脆叫做夏小将了。

夏微澜和善的笑了笑:“将军今天还没有吃饭,我特意来给他拿点东西的,厨房现在有什么让我带回去的吗?”

婆子连忙动作起来,若是将军的命令,她们可不敢怠慢,毕竟昨天将军在宴会上面杀了一个舞女的事情,他们都清楚。

一名婆子连忙讨好的上前,对夏微澜笑着说:“案上炖着汤呢,若是将军想要,现在我就令人送过去,夏小将是不是也没吃,不如留下来吃一点吧?”

夏微澜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是这么馋的人,而且现在让她正常对这些婆子笑脸相迎,只怕她也不愿意的。

“不用麻烦,把我的那一份也捎带上,我一起给将军送过去。”夏微澜的态度不和善,也不疏远,她们既然心里有所顾忌,就不会对她多做什么。

她也没有必要去讨好这些婆子,毕竟从一开始身份就不一样,而且讨好她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处,她们根本就不会记得你的好。

“好好好,我现在就去安排。”婆子殷勤的说道。

“嗯。”夏微澜答应道。

这些婆子很快就准备好一切,并且把汤和一些菜式到了夏微澜的手里。

你看就是这样,只要你有实力,有势力,那些人就是背后嚼舌根,在你面前也不得不恭敬有礼。

夏微澜对他们点头笑了一下,就把东西给端走了,夏微澜知道虽然只是听到这婆子说话,但是她知道府里面这样认为的,肯定不止这几个婆子,只怕是这样想自己的人有很多。

不过她也不在意了。

回到凌诀房间的时候,发现凌诀已经回来了。

“你刚刚去哪里了,回来就不见你人影了,我还以为你跑了呢。”凌诀一边走近夏微澜,一边开玩笑的说。

夏微澜微微奇怪的说:“我为什么要跑?又没有做错什么事情?”然后手里的托盘就被凌诀接过去了。

“我以为你昨天说要和我一起下无间地狱,是骗我的,今天就反悔了。”凌诀笑着说,毕竟这件事情如果夏微澜真的反悔了,他也没有办法。

“怎么可能?我说的话当然说话算话了,我当然不会骗你了。”夏微澜很认真的解释道。

凌诀笑了笑,没说话,然后就把手中的托盘放在桌子上,坐下来对夏微澜说,“坐下来吧,一起用一点,下次你可以不用专门去厨房的,叫下人送过来就行了。”

夏微澜先开始还没有发觉什么,后来听凌诀这一句话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去了厨房?”

凌诀邪魅一笑,一边用勺子搅着碗里的汤,一边说“不是早就告诉你了,你身边有我安排的暗卫,保护你的安全,你去了哪里他们自然也是知道的。”

原来暗卫不仅是保护自己的安全,还是用来监视自己的,虽然夏微澜早就知道吧,但是她一直以为凌诀不会监视她的。

“你监视我?”夏微澜柳眉一竖,气愤的说。

凌诀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汤,然后看着她的脸说:“当然不是监视你了,这些人只是去保卫你的安全,只是,我今天心里有些不安,才用他们来确定一下你的行踪而已,我不会介意的,对吧?”

夏微澜心里早已翻江倒海,但是面上还是一阵平静,她告诉自己,自己要相信凌诀,凌诀绝对不是用他们来专门监视自己的,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而已。

“没事。”安橙笑着说,然后也坐下,给自己盛了一碗汤,“这汤的味道真是不错。”

“确实如此。”凌诀笑了笑,然后继续低头喝汤,“今早我接到探子来报,桑国的军队早已来到城外,而且他们都是领军的大将,就是羽林。”

“羽林?”夏微澜不自觉的放下勺子,终于还是要兵戎相见了吗?

“早该想到了,不是吗?”凌诀依然是在喝自己的汤,好像并没有看到夏微澜的动作。

夏微澜让自己镇定了一下,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是在此之前,他那些心存侥幸,认为就是为了避嫌,也不应该让羽林出战的。

“是啊,早该想到了。”他听凌诀说过,这场战役,他们凌国赢的机会很大,那这样就说明桑国会输。

在国仇家恨面前,夏微澜当然没有同情别人的道理,但是想到羽林,心里骤然一痛,就是为羽林担心。

当时绝情的话说的再绝情,但是也未免心软。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