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科幻 > 摄政皇后>

更新时间:2019-04-15 17:34:12

完整版小说摄政皇后在线阅读 无弹窗免费版 连载中

摄政皇后

科幻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Rero分类:科幻

正文第一章新婚之夜 云岚缓缓睁开双眼,如明月一般的眸子带着些许的悲伤,一滴泪滴落在红色嫁衣之上,嘴角牵扯出来的笑意有着苦涩与哀伤。 没想到,他还是狠了心扣动扳机,一

精彩章节试读:

正文第一章新婚之夜

云岚缓缓睁开双眼,如明月一般的眸子带着些许的悲伤,一滴泪滴落在红色嫁衣之上,嘴角牵扯出来的笑意有着苦涩与哀伤。

没想到,他还是狠了心扣动扳机,一抹嘲讽的笑意出现在云岚的眼中,痴心的以为爱情胜过了一切,却不知海枯石烂都成虚妄。终究是她痴傻,相信了爱情这鬼东西,落得个背叛致死的境地。

明知道嗜血的恶魔不配拥有纯洁的爱情,可是她终究是贪恋了这种感觉。

原本以为她会恨会怨,可是,当子弹划过胸膛之时,她感觉到了身体中血液透着温暖,原来,她的血也是热的。

前所未有的解脱,倒地的刹那,她看到他眼中的泪光,或许他也爱过吧。

思绪回到现实,云岚的视线落在铜镜之上,铜镜中一袭嫁衣的绝色女子妖娆了世人,肤如杏面桃腮,眉似新月,明眸善睐、秀气小巧的鼻子下点点朱唇红的异常。

是血的味道,腥甜的气息传进大脑,铜镜之中,红衣女子的嘴角还残留着血迹,抬起纤细的食指擦拭着嘴角的血迹,脑海中残留的记忆告诉云岚,这具身体的女主人是服毒自杀的。

说来也好笑,新婚之夜新娘服毒自杀,而她呢,新婚之夜却被心爱的男人枪杀,这是一种怎样的讽刺啊。惨淡的笑意浮现在嘴角,云岚双眼中透着悲伤。

而这时,房门猛地被人推开,大红色的衣衫进入云岚的视线中,红色喜服的新郎站在他面前。

巨大的阴影挡住了夜明珠的光亮,抬起头,云岚看着眼前一脸油光的肥硕男子,足足不下于三百斤,不是没见过体型庞大的人,但是眼前的男子,如同被包裹在绸缎中的五花肉一般,着实令她感到反感厌恶,而男子那双绿豆般的双眼中散发出来的情欲,令云岚皱着眉头。

肥硕男子嘿嘿一笑,本就不大的眼睛顿时消失不见,男子向前走了一步,连动着周围的空气好似陷了进去一样,声音油腻的令人作呕;“小娘子,你就别想着逃走了,你姐姐既然把你交给我了,大爷今就好好的爱你,今儿是咱好好的日子,小娘子要是将大爷伺候的舒舒服服,以后金山银山随你用。”

肥硕男子话落,便猛地一下子冲向云岚,想将床上的美人抱在怀中。却扑了个空。艰难的翻过身,华丽的床随着男子的动作吱嘎吱嘎直响。盯着不远处站着的云岚,男子一丝怒意出现在眼中:“过来”

云岚无视男子的怒气,反身坐在藤椅上;“这是什么朝代,这又是哪。”无视肥硕男人眼中的怒气,云岚单手支撑着下颚问道,看着躺在床上的男子一种油腻反感之意翻涌在胃中。

在夜明珠的照射下,此时的云岚美到了极致,红色的嫁衣,曼妙的身姿与倾城的容颜使得男子咽着口水。男子声音沙哑中带着情/欲;“宝贝,你快过来,要是把爷伺候的舒服,别说泗阳城,就算整个华国我也给你弄到手。

云岚心中捉摸着事情的始末,泗阳城,华国,史书上从未出现过的两个名字。难道她真的穿越到异世?

云岚眼神微眯着,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面,语气中透着几许无奈;“如今的皇帝是谁。”

“哼,帝幻天那只老狐狸还不是依靠我们贾家的财力登上皇位的,如今却翻脸不认人,总有一天我要让他知道,我们贾家能推他上皇位,自然也能拉他下水。”一提起华国皇帝,男子打心里憎恨着,但转眼看到美人儿时,又换上了笑颜;“来,来,来美人,春宵一刻值千金,咱们都吃了合欢散,一会做起来一定爽。”男子眼中的淫/欲令人反感。

云岚起身离开藤椅,一步步走向华丽的大床,带着馨香之气的身子微微前倾,胸前一片春光外露无疑,一股甜美的过于诡异的笑意浮现在脸上,就在男子专注于云岚胸前的春光之时,云岚动作极为迅速的将一根银筷子插/进男子第三脊椎。只听一阵闷响,男子肥大的身躯倒在了床上。

云岚笑看着床上已经全身瘫痪的男子,那双眼中充斥着的怒意以及嗜血令她兴奋,看来她虽然穿越重生,但是骨子里的嗜血依旧没变。将厚厚的红色喜盖在男子的脸上,云岚的话语如同死神一般冰冷勾人心魄;“一路走好。”

云岚跳下床,整理凌乱的衣衫,听着被压在喜被之下的男子发出憋闷的叫声,像极了欢/爱的低吼声。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床上的男子没了声音,云岚看着窗外把手的几名家丁,心中已经酝酿出了逃走的计划。

嘴角牵起一丝笑意,云岚将身上嫁衣撕破,头上的金钗银饰统统卸掉,头发随意的撒了开来,过分暴露的酥/胸与大腿倒真有几分被人虐待的感觉。

猛地开了门,这让在门口偷听的家丁吓了一跳,云岚双眼通红,手指甲紧紧地扣着门框,在看了一眼众家丁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随后跑出了院子。

众家丁看着消失在视线中那一抹红影,不禁羡慕着自己的老爷;“新夫人滋味一定不错,要不然老爷也不会那么大声,现在一定累得睡着了。”

“是啊,咱们哥几个啥时候能尝尝鲜啊。”

“等老爷玩腻的吧,就有咱兄弟几个的份了。”

一众家丁眼中露着赤/裸的淫/欲,殊不知他们口中的老爷此时已经成为了尸体,而凶手便是抛出的新夫人。

一路顺畅无阻,贾府的家丁丫鬟看着衣衫破损的新夫人眼中有着些许的同情所以任由她发泄,直到云岚跑出了贾府,来到城郊外的一片树林前。

此时,从云岚的身后飞出两道人影,挡住了云岚的去路,贾府的两名侍伸出手,阻止新夫人在向前跑;“十八夫人,前面就是森林,与下属们回去。”虽是侍卫,但是这二人眼中的蔑视如看蝼蚁一般,而话语中也带着强硬与不屑。

云岚的娇容在月色之下显得更为倾城,淡淡的泪光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只觉得双眼一黑,脑海中天地倒转,便晕了过去。

挡在云岚面前的两名侍卫你看我我看你,最终决定由黄衣侍卫扛着新夫人回府。自认倒霉,黄衣侍卫蹲下身扛起云岚,语气中有着怨气;“明知道被蒸腾了一晚上,还死命的跑,真他娘的给爷找晦气。”

被黄衣侍卫扛在肩上如同死人一般的云岚此时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反手将袖中的金簪子狠狠的刺进黄衣侍卫的脊椎,没等黄衣侍卫喊叫出声,他的身体瘫软在地上。

另一名侍卫见状微微皱眉,来到黄衣侍卫身边,然而月光之下一身而过的黄色光芒令他全身寒意乍起,不过在侍卫察觉危险之时,云岚的金簪子早就刺进他的心脏。

站起身,云岚将金簪子拔出,而侍卫心脏处的血喷洒了她一身,淡淡的扫了一眼地上的两具尸体,拔下黄衣侍卫的长衫,离开了此地。

进入了茂密的树林,这对于云岚是最安全的选择,贾府的老爷被她杀死,整个泗阳城一定贴满了通缉她的告示,即便是进入密林中搜查,也不会轻易发现她的踪迹,而且这密林地形复杂,恐怕没几人愿意进来。

云岚殊不知,外人不能进入密林并不是因为地形复杂的原因,而是这一片区域都被划分为皇家猎场,一般人不准许进入,否则格杀勿论。

月色之下,如静镜面般的湖泊反射月色的柔光,朦胧之中透着丝丝的灵气,云岚脱下破损的嫁衣,慢慢地走向湖泊,每一次在她杀人之后,都必须洗澡,除去心中的罪恶,虽然知道这只不过是她的心理作用,但是这已经成了习惯。

而此时,浸在湖水中的云岚身体却感到一阵阵燥热,一股迷离的欲望出现在她眼中。

水流缓缓的刺激着云岚的每一处肌肤,纵是意志在顽强也抵挡不住心中的欲望。难道这就是合欢散的药力吗,她还记得那男子说他们二人服下了合欢散,莫不是因为本身的主人已死,血液流动缓慢,因此药力不足以扩散全身。

而当她的灵魂进入这身体,再加上方才激烈的动作,想必合欢散的药性已经遍布全身。

前世身为杀手的云岚对于这种药效心知肚明,此时她也只有将身体尽可能的浸入水中,以湖水的清凉缓解身体之内的药性。

月色之下,绝美的女子处在湖泊之中,如九天下凡的嫦娥一般,迎着柔和的月光,牢牢地吸引住了风痕延夜的视线。

树叶沙沙作响,侵在湖中的云岚警惕的抬起了头,看着月色之下出现的男子,迷离的双眼中带着一丝杀意;“谁。”

一身黑色长衫的男子迎着月色出现在云岚眼前,剑眉中威严不可阻挡,如狐狸一般狡黠的双眼停留在云岚的脸上,俊挺的鼻子下一抹笑意显得男子尤为的邪魅,风痕延夜看着湖中的女子,脸上的绯红与眼中的情/欲说明她正在受着煎熬。脱下长靴和外衣,赤/裸着上身的风痕延夜一步步走向湖中心女子。

云岚很明白自己身体的状况,在湖水中侵泡了这么久都不见体内的药力退散,想必这合欢散一定是猛烈之极的药物,除非有解药否则她必须要找个男人才能缓解。

看着眼前渐渐逼近的陌生男子,云岚双手狠狠的掐住了白嫩的手臂,企图使自己的意识清醒一些,但是随着陌生男子的身影越走越近,云岚感觉到体内的药力便更猛烈了几分。

难以抚平的燥热流窜在全身,就在云岚靠着最后一丝清醒的意识,准备离开湖泊的时候,风痕延夜一个俯身,将云岚紧紧地抱在怀中的。

“和我猜想的一样,你中了媚药。”风痕延夜双唇摩擦着云岚的耳垂,从口中呼出的温热拂过云岚敏感的发根。紧贴着风痕延夜的肌肤越来越热,云岚双眼中的清明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情欲的迷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