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独家宠婚:高冷老公呆呆妻>

更新时间:2019-04-15 18:00:51

独家宠婚:高冷老公呆呆妻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独家宠婚:高冷老公呆呆妻无弹窗阅读 连载中

独家宠婚:高冷老公呆呆妻

言情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南宫衿寤分类:言情

苏淮楠负责着我在米国的事,助理说的没错,我回国过元旦都是挤出时间的,我偏头看了眼盛朗帐篷所在的位置,心里觉得彷徨,与他在一起的话这点是改变不了的。 而他是盛朗,他不

精彩章节试读:

苏淮楠负责着我在米国的事,助理说的没错,我回国过元旦都是挤出时间的,我偏头看了眼盛朗帐篷所在的位置,心里觉得彷徨,与他在一起的话这点是改变不了的。

而他是盛朗,他不会陪我去米国的。

我与他其实很遥远呢。

我是不是不该招惹他呢?

助理答:“早上的时候。”

助理休息以后,我一直都在想一个问题,我要不要放弃盛朗呢?我没有时间回国,而他也不会去米国,我们的阻碍其实很深。

盛朗说,我想起了才会回A市在他的家里待上一天,可是我也是迫不得已。

我坐到后半夜时还在想这个问题,但依旧没有任何的结果,我冷成狗的站在盛朗帐篷外许久,站到双腿发麻时我才动身。

其实,我很恐惧。

我很怕他会推我离开。

我拉开他的帐篷拉链爬进去,从背后抱住他身体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温暖了许多。

盛朗坐起身打开电光,在冰冷的夜晚里,他的眸子那般的阴沉,那般的陌生。

我抱住他的腰身说:“对不起。”

他提醒道:“以寒,你又在任性。”

任性?我是在任性吗?

我坐稳身子愣愣的望着他,在他漆黑如墨的眸子里我看不到自己的身影。

我忽而觉得,我有了答案。

其实,我不该回国的。

很愧疚,又打扰了他。

的确是我一直都在任性。

我转过身想爬出帐篷,盛朗忽而紧紧的抱住我禁锢在他的胸前,嗓音忐忑的问:“又想去哪儿?想回米国消失在我的面前吗?”

我一愣,盛朗的吻猛的印上我的唇瓣,他的吻犹如骤雨般侵入,密密麻麻的。

心里即舒服又痒痒的。

我抱紧他的腰,他吻的很深沉,直到他的呼吸有微微的急促,他才松开我。

我伸手摸着他的唇瓣,轻声地笑问:“盛朗是愿意原谅我了吗?对不起,那天在爱尔兰是我的错,一直没有回国也是我的错。”

盛朗握紧我的手腕,他伸手轻轻的摩擦着我的手镯,这个铂金的手镯盛朗也有。

就戴在他的手腕上。

不仅仅他有,段郁年也有。

盛朗笑,嗓音温润道:“我不原谅你又如何?姑姑曾经把这个手腕交给我的时候叮嘱过,她说以后我们三个都是一家人。哪有一家人生一家人的气的?以寒,我是你的哥哥,单凭借这点我也是不会生你的气的,更何况你还是我的女朋友,我大你11岁,即使你有什么不懂事的地方,我能真的责怪你吗?”

说实话,要换成我是盛朗。

我绝对会生气的。

说到底是他太大气!

我伸手揉了揉发麻的小腿,笑说:“盛朗哥哥,我答应你,以后无论做什么都会把行踪告诉你,而且尽量经常回国陪你。”

他暗哑的声音问:“会经常回国?”

“嗯,再说盛朗哥哥不是马上放寒假了吗?你也可以去米国陪我,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你这个职业有很多假期,仔细算起来,一年有三个月都是空闲的。”

盛朗无奈的摇摇头,“以寒,我是大学教授,教授一般不授课,下学期我可以向院领导申请去米国科研,您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惊喜道:“盛朗哥哥要陪我去米国?”

“这要看你的诚意,而且席叔叔的产业在A市,所以我每隔一段时间要回国。”

“我的诚意很足。”我突然有些愧疚道:“对不起,始终让你为我妥协了!”

“傻丫头,我啊很……你。”

我啊,很爱你。

这话盛朗始终没有告诉我。

盛朗拥着我躺下,我在他的怀里规规矩矩的睡了一个温暖觉,清晨醒来时率先下山。

我有些事要安排给助理。

我要等到盛朗放寒假再回米国。

我把我的事交代给助理,又写了一封信交给他,叮嘱道:“一定要以严肃的语气告诉苏淮楠叔叔,你要让他知道我的决心!”

“让苏先生知道部长不愿回米国的决心?”

助理的话让我一咽,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无论发生什么事让他替我顶着,我……会断绝一切联系短期内不会回米国的。”

送助理离开以后我就回到盛朗的公寓,输入他给我的密码,我打开门进去欢快的躺下,躺了一会儿又起身去扒拉他的衣柜。

取出他的白衬衣在身上比了比,我很喜欢盛朗的衣服,索性进浴室洗了一个澡换上,在镜子面前照了照自己觉得很满意。

盛朗下午回到公寓,他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我跳到他身上抱住他的脖子,热情的亲了亲他的脸颊,这些动作令盛朗有一瞬间的懵逼,他默了许久才伸手搂住我的腰抱着我进卧室,他把我放在床上,吩咐道:“换件衣服。”

我疑惑问:“为什么?”

“你没有穿bra的习惯,这样瞧着很空……以寒,听我的话,换一件衣服。”

我没有搭理他,而是许久才说:“我饿了。”

盛朗无奈的进厨房给我做晚餐。

外面下着雪,我过去从后面搂住盛朗的腰用自己的身体蹭着他,他身体一僵,放下菜刀,转过身说:“别闹,去卧室等我好吗?”

我笑了笑,没有再逗他。

盛朗经不起逗,他是一个一本正经的老男人,倘若逗他的话他会受不住的。

他脸颊容易泛红,而且总喜欢用软软的声音劝我别胡闹,或者让我别再摸他。

盛朗不会说情话。

可是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情话。

我在卧室里等着盛朗时,时家总裁给我打了电话,我犹豫一会接起喊着:“妈。”

时家总裁问:“元旦怎么没有回北京?”

我坦诚道:“我在A市,盛朗哥哥这。”

“我记得你以前不会去A市找他的。”

“你说的是以前!”我蹬着腿笑着说:“时家总裁,你没有告诉我盛朗哥哥帅的人神共愤,我现在也算是弥补自己,多看看帅哥。”

“怪我做什么?你以前没见过吗?是你自己没上心罢了!你看归看,别惦记。”

我说这些,目的就是为了引出这句话。

我疑惑的问:“为什么不能惦记啊?”

我与盛朗虽然是兄妹,但却清清白白没有丝毫的关系,我想在这试探时家总裁的口风,没想到她说:“我家朗儿长的那么英俊,你别瞎惦记,配他的一定是个漂亮姑娘。”

我惊讶的问:“你说你家闺女不漂亮?”

“这倒也不是,只是以寒,盛朗哥哥比你陈深叔叔更严谨顽固,你别惹他,也别开他的玩笑,说话什么的一定要注意,这并不是在米国,在A市你要听你盛朗哥哥的话。”

时家总裁说的别招惹只是单纯别让我逗盛朗,她的大概意思是盛朗开不得玩笑。

意思盛朗容易把任何事当真。

我哦了一声,无所谓的说:“我就是觉得盛朗哥哥长的帅气,刚薄光小姨还开我玩笑,她说她姐跟他小叔都在一起了,我和盛朗也有可能。我说她瞎说,我和盛朗怎么会在一起?盛朗哥哥虽然长的帅但是生活太单调,再说我喜欢的他永远都不会喜欢,我只是感叹,你说薄光小姨的姐姐怎么就和自己的小叔在一起了呢?到底是谁先追的谁?而且他们的父母会同意吗?话说两人的年龄差距也大!时家总裁,薄光小姨以后肯定还会在你面前提我和盛朗的事,你可别瞎掺和!”

“切,你嫌弃朗儿,朗儿也指不定看不上你!不过我也挺好奇的,为什么他们的父母就同意他们在一起了,按照薄音的性格应该很难吧,如果是我,我应该不会太阻拦。”

我按耐住惊喜问:“为什么?”

“我和你爸的爱情走的很艰难,所以我们可不会做棒打鸳鸯的事,但即使我们不在意,但你时琛舅舅才是难点,从小到大就他一直管着你!这些说多了,刚刚只是做的假设,好在你对你盛朗哥哥也没有别的心思。”

时琛舅舅真的是阻碍!

我忐忑的问:“那如果以后有了呢?”

“那我的好白菜被猪拱了。”

“时家总裁,我没想到你会比喻盛朗哥哥是猪,因为三个孩子你觉得最优秀的就是他”

“我说的是你。”

我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躺在床上还在消化时家总裁的话,在她的眼里始终还是盛朗最重要,我郁闷的叹息一口气,心想我怎么就是猪了?

还在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盛朗已经做好了饭菜,他打开门温润道:“吃饭了。”

我赖在床上不愿起来,盛朗又喊了我一遍,我撒娇的语气道:“小哥哥,抱我。”

他笑了笑,过来坐在床边伸手揉了揉我的脑袋,我顺势爬上他的肩膀窝在他的怀里。

盛朗很高大,而我很娇小,所以窝在他怀里的时候安全感爆棚,我搂紧他的腰说:“我刚刚故意的试探了一下时家总裁,她说让我千万别惦记你,她说配你的一定是个漂亮姑娘,那盛朗哥哥你觉得我漂亮吗?”

盛朗不太会说甜言蜜语,所以他犹豫了半天才道:“你从小就长的漂亮。”

这话,我当成是他的夸奖。

吃了饭以后盛朗心血来潮的要教我书法,我摸着毛笔写了几个狗刨,盛朗看不下去,他握住我的手一笔一划的写下“时卿。”

时卿,是我的名字。

时琛舅舅给我取的名字。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