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贤王嗜宠:邪医狂妃>

更新时间:2019-04-15 18:01:01

全文免费贤王嗜宠:邪医狂妃在线观看 全章节贤王嗜宠:邪医狂妃推荐阅读 连载中

贤王嗜宠:邪医狂妃

言情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秦枳分类:言情

两个人在河边站着闲聊了一番,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从前以后。和喜欢的人呆在一起,时间就是过得这么的快,不知不觉得,夜色就已经越来越浓了,路上的行人也渐渐地稀少了。已经

精彩章节试读:

两个人在河边站着闲聊了一番,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从前以后。和喜欢的人呆在一起,时间就是过得这么的快,不知不觉得,夜色就已经越来越浓了,路上的行人也渐渐地稀少了。已经到了快要回去的时候了,宋明月显得十分得依依不舍,她把自己的整儿身子投进了青玄的怀抱中,又用脸蹭着他的胸膛,声音变得无比的温柔:“每次见你,都觉得怎么看都看不够。真希望时间可以过得快一点,这样……就可以和你在一夜之间白头偕老了。”

“傻姑娘。时间过得那么快,那我们相处的日子可就太短了。要慢慢,慢慢地过才是。”青玄知道她的不舍和委屈,伸手摸了摸她脑袋,笑得很是温和,“好了。夜深了,我送你回去吧。”

青玄虽然在大殷之中不是太出名,可是贤王府中人人都认识他。而且宋明月的身份摆在这里,两个人就算同行,也只有短短的一段路可以走。青玄不放心,所以宋明月回府的时候,他就远远的在后面跟着,看着她的背影就好。宋明月知道,可是也不好频频回头,毕竟今夜里没有宵禁,指不定就被什么人看去了。

在这种节骨眼上对男人动情,本来就是很冒风险的事情,她真的不想再节外生枝了。宋明月‘唉’叹了口气,加快了脚步,很快就回到了贤王府中。今日贤王妃和贤王去了京城中的别庄过二人世界,这会儿府上还没有别人。宋明月拿了一盏羊角灯,自己彳彳亍亍地从门往自己的住处走。府上格外的安静,想来是钟离期也没有回来。

啧啧,这两个人倒是干柴烈火的很。第一次正式见面认识,就已经相处的那么好了。怎么说这晚上也都两三个时辰了,居然还没有回来,恐怕不只是谈天说地,简直要把老底都翻出来说一遍了。宋明月没有过什么很好好的女性朋友,从前柳如烟当然不算,林雁雁算是第一次让她承认是‘朋友’是‘姐妹’的人。她依然是希望她可以在这一世幸福的。

上一世自己自顾不暇,她倒是没有去注意过别人的安危和下场,印象中林雁雁没有做过什么事情,恐怕也大抵就是平平淡淡的度过了一声吧。也不知道,她现在和钟离期有了这种不解之缘,是好还是坏呢。再者说了,她说的也对,钟离期是柳如烟暗恋已久的人,她这样过去……柳如烟真的不会找她,或者找自己算账报复了吗?她已经蛰伏了那样久。

对,一定是蛰伏。上一世的柳如烟那么小就可以把自己害到无力翻身,这一世的她又怎么可能因为所谓的什么狗血淋头就从此一蹶不振呢?倘若自己的对手这么弱的话,自己上一世岂不是白白那么惨了吗!心中胡思乱想着各式各样的东西,走回了自己的住处。环儿和佩儿也都已经等了很久了。

宋明月也是累了,叫两个人给自己备水,舒舒服服的泡了澡,解乏了也就休息去了。

翌日,一大早宋明月就被环儿叫了起来。说是贤王夫妇传信来说还要再过上两天安生日子,叫她和钟离期自己打点好自己,钟离期得了信,就喊自己一起去吃早膳。宋明月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半天才反应了过来,随后又是笑了笑。什么吃早膳,八成是想要过来和自己炫耀一番昨夜的事情吧。也不知道他昨夜有没有回府是什么时候回府的。

八卦是女人的天性,即便这个时候的宋明月觉得自己还是困得分不清东南西北,可是她还是用她顽强的毅力,从被窝中爬了出来。因为也不见外壳,所以也没有什么好打扮的必要,仅收拾了一刻钟左右,宋明月就蹦蹦跳跳的过去了。她和钟离期其实并没有熟到什么地步,只是说也算是已经可以说得上话的朋友了。

换了一身梨花白勾线绣花洒金的衣裳,披了一件素色的披风,也就去到前厅。宋明月到了的时候,刚刚好上饭菜,因为是早上,做得东西都格外清淡,是清粥小菜和一些点心。宋明月略略扫过了一眼,觉得还行,也就入了座。对面的钟离期倒是精神奕奕,当然,如果无视掉他眼下的那两圈乌青的话。

“你是一夜都没有睡么?我听丫鬟说,我昨夜回府不久,你不是就回来了么。怎么,要修仙炼丹?”宋明月嘴巴也不客气,给自己舀了一碗粥,然后就含含糊糊的挑开了话头,这样问道。

钟离期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太,模样倒是十分精神,就是眼神的确不如平常的时候亮了。他的目光淡淡地,嘴角上挂着一抹甚是舒心的笑意,顿了顿才开口说道:“还是多谢你。往后你要是有什么要帮我的地方,我都可以帮你。”

“啧,成了?”看到他这么开心,宋明月心中的八卦之火不禁熊熊地燃烧了起来。她先是往自己嘴里扒拉了两口清粥,然后眨巴着眼睛就望向了钟离期,期待着他的回答。

“什么成了?我和她……嗯,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果然从前看她的时候,就觉得她是与众不同的。昨日走在一起,说起来话来,居然发现也是十分的合契。不论是喜欢的东西,还是读过的诗书,我们都能说上一二。从前老是从她娘亲那里隐隐约约的听说她的女儿怎么怎么差劲,如何如何草莽,我居然笨的信以为真了。现在倒是知道了,果然是要眼见为实。耳朵听到的那些,都是虚妄的。”

简直都可以从这个男人身上看到各种漂浮起来的粉红色泡泡了,宋明月好歹也是认识了钟离期两辈子的人。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他这样温柔又满怀爱意的时候呢。啧啧,对比对比从前那个榆木脑袋,铁石心肠的他,果然还是现在这个样子显得比较可爱吧。

果真是强扭的瓜不填,这世界上的所有的姻缘都是有定数的,那些所谓一厢情愿求来的,都不会好过。固然上一世柳如烟如愿以偿的加入了钟离期的家中,端坐正妻的位置。可是,钟离期终究只是被蒙骗被感动,这种初衷变成的所谓‘爱情’又能维系多久呢?其中的酸甜苦辣,恐怕也只有那一世的柳如烟自己知道了。

“哦对了,我倒是也有是事情要问你呢。”

正当宋明月一边回忆着往事一边感慨,那边钟离期忽然又说了话。宋明月显然十分的心不在焉,讷讷点了点头:“倒是奇怪了,你居然有话要问我。可以呀,想问什么就说吧。“

“嗯……你和,医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咳,咳咳咳咳……”宋明月冷不丁的听到这句话,本来吃进嘴里的一口粥硬生生被呛到了。平时把,还可以镇定的掩饰过去,可是这会儿她已经十分狼狈的低头在拍自己胸口,一张脸更是因为心里身体的双重原因涨的通红,连辩解都没有机会了。

看到对方的反应这么大,钟离期反而有点儿不好意思了。他连忙也跟着过去帮着宋明月拍了拍背,十分诚恳的解释道:“你不要害怕,也别担心。这个事情真的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甚至连林雁雁都没有说,更不要提我娘亲了。

真的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倘若你不愿意和我说那就算了,我也只是好奇的一问而已,你不用反应这么大吧……要是咳出个好歹来了,反而是我的不是了。”

宋明月没有机会反驳,弯下腰咳嗽了好一会,这才平复了下来。她深深浅浅的呼吸了几口,然后斜过眼去看钟离期,脸色有点晦暗不定,语气颇有些冷淡:“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钟离期的表情很是无奈,双手一摊,然后笑着说道:“从前是不知道的。可是,那一次我们三个一起吃酒,你们两个的感觉本来就十分奇怪了。再后来我喝醉了,你们两个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我可都是知道的。

我只是喝醉了而已,又不是死了,你们还真是……旁若无人!”其实,那天宋明月和青玄也没有做什么。只是青玄那次吃味的太过明显了,宋明月表现的格外的温柔,钟离期醉得迷迷糊糊,虽然只是朦胧听到了两句,可是印象太深,即便酒醒过来了也没有忘记了。

“真的么?”宋明月还想不承认,很快冷静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几口,然后说道,“其实你是误会了,我和他……并没有什么。你……”

“你可以不说,可是我不希望你骗我。我对你,真的没有恶意。即便,我以前好像做过一些伤害你的事情,可是我保证,甚至可以发现,这一段时间以来,到现在,甚至以后,我都不会对你有什么威胁,或者伤害的。

宋明月,我是真的把你当做朋友的。”被一个人如此戒备,感受真的不好,钟离期感觉有点儿无可奈何,但是还是尽力地向宋明月解释保证了起来。

看着样子是实在隐瞒不过去了,而且在宋明月看来,钟离期还真的是以后有可能会帮上自己忙的人,所以她实在不愿意就这样把关系弄得太僵。况且虽然钟离期的某些方面表现的不太尽如人意,不过他的人品倒是的确不错。

刚才那番话也可以听得出字里行间的诚意来,宋明月觉得自己防备的有点过了,便有些不好意思的撇了撇头,转过脸认真看他:“好吧,刚才是我的态度错了,你不要介意。毕竟我现在仍旧是在风口浪尖之中,许多事情都要小心防备。”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