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娇妻有毒,总裁大人早见晚爱>

更新时间:2019-04-15 18:01:11

娇妻有毒,总裁大人早见晚爱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娇妻有毒,总裁大人早见晚爱在线全目录推荐 连载中

娇妻有毒,总裁大人早见晚爱

言情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纤婵分类:言情

宣城的夜总是会有着意想不到的惊喜。 超大size的大床上,有女人蜷缩着躺在中央,绯红的唇已经被她咬的渗出了血迹,时不时的有女人暧昧的软音从嗓子里溢出。 “难受…好难受…”

精彩章节试读:

宣城的夜总是会有着意想不到的惊喜。

超大size的大床上,有女人蜷缩着躺在中央,绯红的唇已经被她咬的渗出了血迹,时不时的有女人暧昧的软音从嗓子里溢出。

“难受…好难受…”萧楚月的意志越来越薄弱,连身体里的那股燥热她都已经快控制不住了,身体的渴望不停的在她的胸腔处叫嚣,奔走。

女人紧紧阖着眸子,抱紧了自己的身体,若不是她太想办成画展,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喝了那个老狐狸递过来的酒?

什么品位高雅,呸!

女人的睫毛微微颤抖的,身体里一阵又一阵的噬咬她已经克制不住,拼尽全身的力气才让自己冲到浴缸里,完完全全浸在了里边…

可却依然按耐不住自己心底的那份渴望…

不远处有皮鞋的声音渐渐逼近,身材高大的男人伸出了长臂把她从水里捞了出来,微凉的触感让她一阵颤栗——

“萧楚月,睁开眼,看看我是谁。”

“嗯…”一声声旖旎从她的口中冒出,萧楚月眯着狭长的眸定睛看去,面前男人的面容放大在自己眼前,连看她的眸色都带着一股子狠劲,女人笑了:“除了萧先生会这么看我,还有谁会这么恨我入骨呢?”

男人的手指下移,女人修长的脖颈被他轻柔的握在了指尖,她身上原本就没穿几件衣服,现在被水一泡更是若隐若现的美好,萧世卿的喉结滚动了几下:“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在这个宣城,你大概是最富有的女人了,老头子消失前留下公证,他名下的收藏品都归你所有,可你怎么就这么耐不住寂寞,去勾搭林叔呢?”男人的手指越发的用力,她细细的脖子在他手里宛如细条柳枝。

“师父不过是把家业暂时交给我打理…而已…钱又不是我的…”萧楚月断断续续的说着,察觉到他在用力,眼里的泪就流个不停:“要不是为了帮你父亲办画展…我怎么会去找林叔帮忙…”

论年纪,那个老狐狸够当她爸的。

萧世卿看着她这副丧失理智的样子,心里窝着的火就越发灼热,萧楚月在水里哭诉着,男人手中的冰凉触感让她觉得舒服了很多,女人的手指攀了上来。

他上身的衬衣纽扣被她一颗颗的解开…

“嘶——”

萧世卿的衬衣被她脱去了大半,萧楚月本能的往他怀里靠着,摸索着…

男人的眸压低了几分,抚上她的红唇,“你大概不知道吧,林远森那个老东西转手就把你卖给别人,既然都是出来卖的,卖给谁都一样的。”

萧世卿捏着她的下巴把她送到自己面前,薄唇堵住了她的呼吸,萧楚月像条鱼一样从生涩到熟念,还真是无师自通。

连身上的衬衣都被她一把掀掉,露出了雪白的肩头。

男人敛了敛眉,“你自找的。”

萧世卿的吻越发的火热强烈,女人的藕臂绕在了他的脖颈间,身体里的那些叫嚣仿佛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和释放…

大床上,女人酣睡在男人的臂弯里,她好像做了一场梦。

一场久违的春梦。

***

翌日清晨,萧楚月在撕裂的头疼中醒来,随手一抓便是一条男人的西裤,昨夜的那些旖旎声音不停的在耳边回响…

浴室里有水流声传来,男人的心情似乎很好,还在低声唱歌。

萧楚月猫着腰从床上走下来,晶莹的脚趾踩在了掉在地板上的小卡片上。

身份证上男人朝她浅笑,萧楚月的心不可置信的收缩着,连证件照都拍的这么魅惑的男人,果真不是什么好人。

她趁着水流声还在,悄无声息的出了门,并没有看到萧世卿在发现她离开时那副郁郁寡欢的样子。

凌晨1点,酒吧。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充斥在耳边,萧楚月的嘴角蓄着抹笑容,却笑不答眼底,抬手把自己的t恤扯在了锁骨下方,洋洋得意的在身旁女人耳边大喊:“知道这是什么吗?吻痕!知道是谁留下的吗?萧世卿!”

“啪嗒——”

温茵看着她面面相觑,送到嘴边的西瓜溜走了:“可以啊你,拿了萧家老子的遗产,睡了萧家老子的儿子,挺会活啊。”

萧楚月无力的撑着脑袋,“什么遗产,我师傅是出国深造,你这嘴能不能积点德?”

半年前,她从小就跟着学画画的老艺术家萧霖突然失踪,把他名下所有的画作和收藏品都留给了他这个唯一的女徒弟,萧楚月一跃成为宣城最有钱的女人。

同时也成为了萧世卿的眼中钉。

萧霖失踪前的最后一个项目便是办一个画展,最后接触的人也是林远森,她这才想从这方面着手,结果却…

不尽人意。

温茵看着她这副纠结的态度有点窝火:“人家后悔都是因为睡了不该睡的人,你都睡了个极品你还有什么好不满意的?”

萧世卿在宣城可是被评为最想睡的男人。

没人能超越这种尊荣。

萧楚月冷笑一声,“极品?他是够极品的!他早就对我拿了他家的钱而愤愤不平,现在我俩每天共处一室,他还睡了我,你说他是不是个变态?”?更何况,他心尖上的明月光还在别的国家照亮着呢,迟早都会回来。

“变态变态,现在小姑娘就喜欢这种变态。”温茵笑眯眯的仰头喝酒,蓦地站了起来,尖叫声中还带着点儿小颤抖:“楚月楚月,你的变态来了!”

萧楚月回头望去,视线不偏不倚的落在那个不苟言笑的男人身上。

唔…她该走了。

“茵茵,我,我先走了哈,改天约。”

温茵还没从惊喜中脱离出来,就看着好友猫着腰跑的飞快,混蛋,她还想着借着她的名去跟他聊聊天呢。

***

地平线刚刚露出了温暖的颜色,萧楚月的卧室里漆黑一片,从她飙车回萧家不过10分钟的样子,自从师傅无故失踪,她就搬到了这里。

“唔…”身上只挂着丝质睡裙的女人换了个睡姿,睡眼惺忪的揉了揉头顶的发,手边的剧本被她扫落在地,微不可及的一阵风钻了进来,霸道的撕开了她身上盖着的薄被。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