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卿本凤华:废材嫡女狠嚣张>

更新时间:2019-04-15 18:01:16

卿本凤华:废材嫡女狠嚣张小说免费阅读 卿本凤华:废材嫡女狠嚣张最新推荐章节 连载中

卿本凤华:废材嫡女狠嚣张

言情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阿Cee分类:言情

风从没关严的窗户灌进来,带着让人背脊生凉的寒意。 纪浅汐被几个宫人摁在地上,身上只穿了单薄的里衣,冻得嘴唇发白。 她却恍然不知,抬头怨恨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终于,男

精彩章节试读:

风从没关严的窗户灌进来,带着让人背脊生凉的寒意。

纪浅汐被几个宫人摁在地上,身上只穿了单薄的里衣,冻得嘴唇发白。

她却恍然不知,抬头怨恨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终于,男人将目光转移到了纪浅汐身上,那往日让她疯狂的目光,此时全是不加掩饰的厌恶。

“喝了这杯毒酒,朕还能留你一个全尸。”明桓缓缓蹲下,与纪浅汐平视,“你还是朕的皇后,死后还能葬入皇陵。自然,你陷害小皇子的事情,朕也不再和你计较。”

“我没有!”纪浅汐大喊出声,指着明桓身边的女人辩解道,“那都是这个贱人自己制造出来的意外,她根本就没怀孕!陛下,你怎可只信她的一面之词?!”

话音刚落,纪浅汐脸上便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她捂着脸不可置信瞪着明桓,“陛下?”

明桓收回手,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人,原本温和的眸子里早已没了温度,“你以为,当初若不是为了拉拢华府助朕登位,朕如何会封你为后?”

语罢,明桓转身便走。

只是冷冷吩咐他身边的女人,“处理干净点,朕不想再看见她的脸。”

“你不能走!你回来!”纪浅汐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力气,爬起来就要冲明桓扑过去,“你回来啊!你回来告诉我,你只是在和我开玩笑,这都不是真的,不是……”

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带着委屈和不甘。

纪玉儿欠了欠身,目送明桓走远之后,才转过头看着纪浅汐,“把她给本宫拉住了,要是让这疯子伤了陛下一分,你们可担待不起。”

宫人齐齐应是,连忙抓住纪浅汐的头发将她拉回来。

“妹妹,姐姐劝你不要挣扎了,”纪玉儿抚了抚鬓发,那双惯会装可怜的眼里此时全是轻蔑,“陛下要是真心喜欢你,又怎会诛杀华府满门,将你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呢?”

听到这句话,纪浅汐浑身一颤,“你说什么?诛杀华府满门?不可能……”

纪玉儿心中的恨意徒然升起,她一脚踹在纪浅汐胸口,接着又狠狠踩在她手上,“妹妹还不知道吧?陛下早就下令查封华府,华府满门怕是早被砍了头,尸体都腐烂了呢。对了,你母亲得知消息,也跟着上吊,眼珠子都突出来了,死状当真是可怕!”

纪玉儿边说边疯狂的大笑着,“陛下本来还想放过华昱的儿子,可是父亲说斩草要除根,不能放过,然后那孩子就被淹死了。姐姐替你去看过了,浑身泡的皱巴巴的,眼睛还睁着呢。真可怜,明明才五岁……”

纪浅汐所有的期望与庆幸在这一刻都轰然崩塌,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高高在上纪玉儿,明眸里全是灰败的绝望。

她疯了一样的挣开控制,向着纪玉儿扑过去,指甲在挣扎的过程中断了,在地板上划出长长的血痕。

“我杀了你……纪玉儿,我要杀了你!”

“拦住!快!给本宫拦住她!”面对发疯的纪浅汐,纪玉儿害怕的往后退开。

宫人齐齐上前,对挣扎中的纪浅汐一阵拳打脚踢,头发不知扯掉了多少,这才将人控制住。

纪玉儿满意的点点头,一边从宫人手中的托盘里拿出匕首翻翻看看,一边勾着唇角对纪浅汐道,“还有大皇子,昨日陛下去看他,他为你求情,然后不知怎么回事就从榻上掉了下去,真惨,摔得鼻青脸肿,鲜血从眼里,耳里,鼻里,嘴里流出来。才三岁就经历这样的事情,真可怜……哦?你要看看么?姐姐这就命人把他带来。”

纪浅汐被摁在地上,满身的伤,牵着她的神经,痛得喊都喊不出来。

宫人很快抱着一个小小的尸体过来,扔在了离纪浅汐不远的地上。

一直没有反应的纪浅汐好似这才反应过来刚才纪玉儿刚才说了什么,不顾身后扯着她头发的人,哭喊着往那个小小的尸体爬过去。

纪浅汐将早已没了温度的大皇子搂在怀里,神情呆滞。

都怪她,若不是当初她执意要嫁给明桓为妃,她的孩子,她的家人也不会死得如此凄惨,连埋骨之地都没有。

纪浅汐生无可恋的模样落在纪玉儿眼里,这让她十分满意,勾着唇角笑得愈发阴冷,“我的傻妹妹,直到今时今日,你难道还不明白么?陛下要是真心喜欢你,又怎会下令诛杀华府满门?又怎会设计纪景泫谋反?你为他肝脑涂地,可结果呢?这一切不过都是他设的一个局而已。”

所有说不通的事情好像在这一刻都串联了起来,清楚的告诉纪浅汐,明桓会封她为后,不过是为了用她身后势力来巩固自己的帝位。

如今他坐稳皇位,重伤劲敌,暗杀自己胞弟,从此再无人觊觎他的皇位,她这个皇后,自然也没了利用价值。

“你说什么?”听到景泫,纪浅汐狠狠一颤,顾不上脸上疼痛,爬起来扯住纪玉儿的裙摆,“景泫,景泫怎么了?你胡说八道,他怎么会谋反!”

纪玉儿看着慌张的纪浅汐,将自己的裙摆从她手里扯出来,而后毫无征兆地将手中的匕首刺入纪浅汐的双手,听着纪浅汐痛苦的声音,她脸上的笑容便越发狰狞。

紧接着,又一脚将纪浅汐怀里的尸体踹开,抽出匕首,狠狠踩在纪浅汐的手背上。

手被死死的踩在脚下,纪浅汐痛的额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但还是挣扎着要往被纪玉儿踹开的皇儿爬去,“皇儿!你让我看看皇儿!姐姐,妹妹求你了!求你让我看看他好不好?”

“纪浅汐,你现在的样子就像一条狗!哈哈哈哈哈!我终于等来了这一天,终于等到你跪在我脚下痛哭的那一天!哈哈哈,你不是问纪景泫怎么了?本宫这就告诉你!来人,抬上来!”

门外有两个人抬着一人进来,或者说被抬着的那个已经不能说是人了,因为他的四肢已经不见了,被装在酒翁里,双眼被挖去,双耳被堵住,舌头被拔掉,看不见听不见说不出——那是一个人彘。

清楚看到这样的纪景泫,纪浅汐再也承受不住打击,发狂的嘶喊大叫,挣扎着要往纪景泫爬过去。

纪玉儿又怎会让她如意?

她一把扯住纪浅汐的头发,将她从地上拉起来,“你不是医术高明么?你不是说只有你才配是纪家的女儿么?今日我就挑断你的手筋,看你如何嚣张!”

“放开我,放开……纪玉儿,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纪玉儿大笑着狠狠刺在她手腕上,刺目的血色,令她愈发疯狂。

伴随着惨叫声,纪玉儿抽出匕首又狠狠刺向纪浅汐的双眼,划花她的脸,一刀又一刀……

“纪玉儿!我纪浅汐发誓!若有来生,我定要你们血债血偿!!!”

纪浅汐拼尽最后一丝气力咆哮出声。

下一秒,鲜血从她嘴里喷涌而出,脸上一片灰败之色……

在意识消散的最后一秒,纪浅汐恨恨发誓,若有来世,她誓不为后,只为复仇!

若有来生,欺她骗她辱她之人,她定要亲手将她们送去地狱给她的皇儿、景泫,还有整个华府赔罪……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