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玄幻 > 守墓笔记>

更新时间:2019-04-15 18:01:40

守墓笔记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守墓笔记在线全目录推荐 连载中

守墓笔记

玄幻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青杄分类:玄幻

当我看到那株人形药王一头就闯了进去之后,唯恐会发生什么意外的我便立刻便想要快步跟上去。 可就在此时,我那一直都没有出生的便宜姐姐却是忽然伸手将我给拦住,并眉头紧锁的

精彩章节试读:

当我看到那株人形药王一头就闯了进去之后,唯恐会发生什么意外的我便立刻便想要快步跟上去。

可就在此时,我那一直都没有出生的便宜姐姐却是忽然伸手将我给拦住,并眉头紧锁的轻轻摇了摇脑袋,示意让我不要轻易妄动。

自打我认识白蔻起,就没见过对方会露出如此严肃和不安的表情,很显然,她对那翠绿藤蔓后面究竟隐藏的是什么东西也感到十分的忌惮,甚至很有可能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在伸手将我给拦住之后,我这一向话唠的便宜姐姐却是出奇的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直接伸手从自己腰间那鼓鼓囊囊的包裹之中掏出一只金蝉来。

作为一个从小在乡下长大的孩子,蝉这种东西我是在熟悉不过了,它可以说是我为数不多不讨厌的昆虫,用油爆炒一下的话,味道那叫一个美。

相较于常见的金蝉,这只金蝉只有小手指大小,显得有些发育不良,且通体呈泥黄之色,毫无任何的生机,看上去好像是已经死掉了一般。

在将那只瘦小的金蝉给从包裹之中拿出来后,白蔻甚至都没有给我继续仔细观察下去的机会,便立刻将其放在自己那白皙的手臂之上。

刚一接触到白蔻的手臂,那只刚刚还一动不动的金蝉便立刻活了过来,并着急麻慌的顺着白蔻的手臂爬了上去。

顺着手臂往上没爬多远,那只金蝉便停了下来,并伸出它那针状般的口器就向着白蔻的血管之中深深刺了过去。

虽然我对蛊术知道的不多,可作为一个守墓人一些基本的常识我还是知道的,就好比这养蛊之术,有好多都是需要自身精血喂养的,可以说是一门害人害己的邪术。

在吸食到白蔻体内的鲜血之后,那只金蝉的背部立刻便裂开了一道小小的缝隙,看样子似乎是想要褪壳了。

一般情况下,金蝉脱壳的过程往往需要数个小时的时间,可眼前这只金蝉在吸食了大量鲜血之后,其褪壳的速度竟快到惊人。

大概仅仅只用了不到几十秒钟的时间,一只通体成半透明状的蝉便从蝉壳之中爬了出来,其身体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充血变化,没过多大一会儿,它的双翅便完全展开了。

看到金蝉已经褪壳完毕,我那便宜姐姐却是二话不说伸手将其给拿在手中,然后用力向着空中一掷,接着,那只血蝉便径直向着前方那翠绿的藤蔓飞了过去。

一般情况下,蝉的飞行速度是极为缓慢的,可这只血蝉的飞行速度却是极为惊人,一眨眼的功夫它就穿过条条翠绿的藤蔓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之中。

看着消失在我们面前的血蝉,我的心中却是不由一喜,因为要是早知道白蔻有这么厉害的手段,那之前我就不用担心成那个样子了。

然而就在我正高兴呢,认为自己以后不用再担心会被什么隐藏在暗处的东西偷袭,只要觉得哪里不对劲就可以拍一只血蝉查探情况之时,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一道低沉的爆炸声却是猛然传来。

几乎是当爆炸声响起的刹那,我那便宜姐姐的脸色便猛地一白,身体更是微微颤抖了一下,似随时都要摔倒一般,也幸亏我反应快及时将其给拽住了,要不然的话她非一头栽倒在地不可。

在将白蔻给搀扶住之后,我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问问她究竟怎么了,伤的严不严重,她便眉头紧皱的对着我轻声开口说道。

“阿弟,有危险,很危险!”

前面会有危险,这是我早就已经有所预感了,所以在听到对方的这番话后,我也并没有多么的吃惊。

要是换做平时,一听有危险我肯定马上就撤了,但是现在,我想撤也不能撤啊,所以几乎没有任何迟疑的,我便立刻将阳煞塞到她的手中,然后轻声开口嘱咐道。

“你在这里接应我,我先去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话刚一说完,我甚至都没有给对方反应过来的机会,便立刻撒腿就向着前方那条条翠绿的藤蔓跑了过去。

然而还没等我刚往前跑几步呢,便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想必是我那便宜姐姐放心不下跟了过来。

虽然有心让她留在原地,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好大声喊话,所以无奈之下,只能硬着头皮便冲了过去。

刚穿过那层层翠绿的藤蔓,眼前的一幕却是让我有些意想不到,因为我原本还以为这里会有什么狰狞可怖的邪物之物等着我呢,谁知道这里除了一颗参天的大树之外,竟什么东西都没有!

眼前的这一幕虽然很是让我意外,甚至还有点尴尬,但没遇到危险这对我们来说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在随意扫了四周一眼,确定附近没有什么可供藏身的地方之后,我这才将目光放到了那株人形药王的身上。

此时的人形药王正背对着我们呆呆的站在那颗参天大树的前方,身体一直都在不停的微微颤抖。

由于看不到对方表情的缘故,我根本就无法确定她的身体之所以会颤抖个不停到底是因为激动还是害怕,又或者是被气的!

无论对方是因为什么而在不停的颤抖,我都不在乎,在错过了那么多好机会之后,我一定暗自打定注意绝对不让这家伙儿再抱着苏惜水了。

所以在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之后,几乎没有任何迟疑的,我便立刻蹑手蹑脚的缓缓向着对方靠了过去。

其实我们刚刚奔跑过来的时候发出的动静也不小,只要耳朵没毛病的人应该都能听到,可此时那株人形药王不知道究竟怎么了,竟一直呆呆的站在原地,丝毫没有任何想要回头看我们一眼的意思。

对于眼前的这株人形药王,我的心情还是蛮复杂的,要不是因为她乱来,我们也不会惹出那么多的麻烦来,有好几次我甚至都有拿大耳光扇她的冲动。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人家的行为虽然很是古怪,但好像并没有非要弄死我们的意图,不过怎么说,她也救过我们好几次,要不是啃了她的双臂,我和苏惜水能不能活到现在还是两说呢。

所以当我在缓缓走到对方的背后之时,并没有打算立刻下黑手,而是想要先看看如果我要是直接将苏惜水抱回来她会不会反抗,或是直接对我发动攻击,如果会的话,那可就不能怪我是白眼狼了。

在暗自打定主意之后,我便轻轻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想要让对方把身体转过来,好方便我将苏惜水给抱回来。

然而当我的手轻轻拍打在对方的肩膀之上后,那株人形药王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跟个木头人一样,如果不是她的身体还在微微颤抖的话,我真的怀疑她是不是已经挂掉了。

看到对方没有反应,我便本能的伸手扒拉了对方一下,想要让对方把身体转过来,然而当我将对方的身体给拉开之后,眼前所看到的一幕,却是让我彻底的陷入了震惊之中。

现在,我终于明白遮住人形药王为什么会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了,因为谁看到眼前这一幕都会惊讶的。

宫殿中央的这颗大树,我刚闯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但我却并没有在意,因为在这地下世界里面的树木都极为粗壮,比这颗树还大的我也见过不少,根本就没有任何需要我值得警惕和注意的地方。

但是当我将人形药王的身体给扒拉开之后,却是忽然发现在这颗大树粗壮的主干之上,竟密密麻麻长着无数张人类。

在无数的人类之中,最惹人注意的是一张人脸,一张长得是千娇百媚的女人脸,而在这种人脸的旁边,则是一张兽脸。

除了这两张脸之外,其它的脸都显得极为奇怪,看上去似人非人,似兽非兽,我竟然连一个都认识不出来。

当我正下意识的拿眼睛观察着对方的时候,那无数张面孔也同样在观察着我,虽然它们的表情各不相同,但无一例外地是,它们望向我的表情都不那么的友善。

在相互对视了一眼之后,一张脸生细鳞,面若蜥蜴的奇怪面孔便缓缓张开嘴巴,对着我发出阵阵尖锐刺耳的声音。

我能看得出来,它发出那尖锐刺耳的声音像是在跟我说些什么,但它说的话却跟外语似的,我连一个字都听不懂。

虽然不知道长满怪脸的大树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我却知道,这玩意儿绝对不会是什么善物,所以几乎是下意识地,我便立刻急声开口说道。

“那啥,我们走错门了,不好意思啊,回见了您,改天我再过来给您赔礼道歉啊!”

说着,我拽起那呆若木鸡般的人形药王就想撒腿往回跑,然而还没等我刚把身体给转过去呢,一道娇滴滴的女声便缓缓传到了我的耳中。

“来都来了,你想去哪啊?”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