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盛世医妃:王爷,笑一个>

更新时间:2019-04-16 08:40:16

盛世医妃:王爷,笑一个全文完整版 盛世医妃:王爷,笑一个在线阅读推荐 连载中

盛世医妃:王爷,笑一个

言情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聿小鑫分类:言情

夜,月华初上。 城外三里处的乱葬岗,充满着静谧而恐怖的气息。 借着月光看去,几口漆黑的棺材杂乱的摆放着。此时,有“咚咚”声从其中一口破旧的棺材里传出来。 那声音断断续

精彩章节试读:

夜,月华初上。

城外三里处的乱葬岗,充满着静谧而恐怖的气息。

借着月光看去,几口漆黑的棺材杂乱的摆放着。此时,有“咚咚”声从其中一口破旧的棺材里传出来。

那声音断断续续,听上去渗人的慌。

凤轻璃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她不过在实验室里调试自己新研制的药,谁知实验室突然发生爆炸,她就失去了意识。

等她再次醒来,就躺在这个乌漆嘛黑的地方。

她所处的地方十分狭隘,勉强只能躺平,像是躺在一口棺材里。

凤轻璃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她抬手拍了拍脑袋,隐约有不属于她的记忆灌进脑子里。那是属于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女人。她是临渊王朝镇国公的次女,因被长姐陷害,为保清白而自杀身亡。

她的一生,像走马观花般从凤轻璃脑子里闪过,她甚至能听到那个女人对她说,今后你便替我活。

看完这身体主人的一生,凤轻璃明眸中冷光闪烁,她握了握拳头,在心中暗暗发誓,那些欠她的帐,她一定会,一笔一笔的讨回来。

只是在这之前,她必须先从这棺材里出去。

凤轻璃尝试着推了推棺盖,惊喜的发现棺盖是松动的。

她又推了一下,棺盖“咯吱”一声,开了一条小缝。

清冷的月光透过缝隙洒在她的脸上,她下意识的眯了眯眼,好一阵才再度睁开。

棺盖不是很重,凭她一人的力气完全可以推开。她调整了一下角度,准备再次使力。

可是,就在她准备动手的时候,突如其来的马蹄声,划破了长空。

凤轻璃下意识的停下手中的动作,她竖起耳朵,仔细去听。

在凌乱的脚步之中,一道突兀的男声响起。“司君临,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

“就凭你们这些杂碎也想动九王爷,简直是痴人说梦。”另一名男子“呸”了一声,骂道。

“无风,何必跟将死之人说这么多,杀!”不高的声音,透着几分冷峻的味道。

凤轻璃听到这里,差不多明白外面是怎么回事了。但是本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凤轻璃坦然的做了一件猥琐的事,作壁上观!

然而,事情并没有如凤轻璃所愿。就在她准备心安理得的看戏的时候,头顶上有“嘶嘶”声响起。

凤轻璃身体一僵,她微微抬头,透过棺盖缝隙看去。只见一条头呈三角形的蛇,顺着棺盖的缝隙滑了进来。

坏了。

凤轻璃虽然不怕蛇,可被这尖吻蝮咬上一口,也是够呛。

大概发现了活物,蛇吐着信子向她爬来。凤轻璃根本来不及多想,她蓦然伸出手去,准确无误的抓住了蛇头。

蛇尾剧烈的挣扎了几下,拍打在棺材上发出“啪啪”的声响。

这声音成功的惊动了正剑拔弩张的两伙人。

“什么人装神弄鬼?”短暂的寂静之后,有人厉声喝道。

凤轻心知自己的藏身之处已经暴露,索性直接推开棺盖,从棺材里站了起来。

月光下,凤轻璃的身上仅着一件脏的看不清颜色的单衣。乱发覆盖了她的脸,看不清她的面目。在这阴森恐怖的地方,她就宛如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女鬼。

“你们找我?”凤轻璃透过凌乱的黑发看向众人,慢慢的从棺材里走了出来。

“你是什么人?”为首的黑衣人警惕的望着凤轻璃,慢慢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凤轻璃瞅了眼黑衣人的小动作,挑唇轻笑。“过路的。”

显然,为首的黑衣人并不相信凤轻璃的说辞,他抬起手臂,银白的利刃直指凤轻璃的面庞。“这路,你今天怕是过不去了。”

“是吗?”凤轻璃不置可否的回了一句,明眸中的笑意越发明显,只是那笑,不带任何温度。“看来你们是想动手了?不如先让我的宠物陪你们玩玩?”

也是这时候,在场的所有人才看清,凤轻璃的手臂上缠着一条尖头的毒蛇。

一看到这蛇,数名黑衣人同时变了脸色。

凤轻璃用另一只手摸了摸蛇头,好心的解释道:“这蛇叫尖吻蝮,俗名五步蛇。顾名思义,凡是被此蛇咬上一口,五步之内必死无疑。”

说着,凤轻璃笑吟吟地扫了几名黑衣人一眼,又道:“你们谁先上,还是一起来?”

黑衣人们忌惮凤轻手中的五步蛇,一时之间无人敢上前。

“既然你们没人过来,那我就只能亲自过去了。我的小宝贝最近正想练练牙口,我看你们皮糙肉厚的刚刚好。”凤轻璃说完,还真的就一步一步向黑衣人们走了过去。

无风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情况,明明这些黑衣人的目标是他家主子,怎么才一转眼,他们就成了旁观者。

凤轻璃前进一步,黑衣人们便后退一步。

终于,为首的黑衣人做出了决定,他撂下话来。“今晚算你们走运。”

话一说完,他对身后的一众手下做了个撤退的手势。不过片刻时间,几名黑衣人便全部消失在了苍茫的夜色里。

直到周围再次恢复沉寂,无风才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他上前两步,抱拳道:“多谢姑娘出手相救。”

凤轻璃拢了拢凌乱的黑发,一张脏兮兮的小脸显露出来。她的脸上满是尘土,但无法掩饰其精致的面容。特别是那双黑漆漆的眸子,比天际的星星还要璀璨。凤轻璃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无风,反问道:“你不会以为我白救你们的吧?”说着,凤轻璃将手中的蛇往无风面前晃了晃,道:“就算我答应,我的小宝贝也不答应啊!”

无风看着被凤轻璃抓着一动不动的五步蛇,心虚的咽了咽口水。他愣了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的把手摸到腰间,取下钱袋,送到凤轻璃面前。“还请姑娘笑纳。”

凤轻璃看也不看无风送到面前的钱袋,只是抖了抖身上脏兮兮的衣服,摇头道:“我不要钱,我要一身干净的衣服。”

“这……”无风为难了,这三更半夜荒山野地,他上哪儿去给凤轻璃找衣服去。

凤轻璃见无风面露为难之色,又看了看他身后的马车。明亮的黑眸一转,已经计上心来。她捏着蛇头的力道收了几分,蛇扭动了一下身体,瞬间没入了车帘之中。

凤轻璃故作惊讶的大叫一声。“哎呀,蛇跑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