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绝色毒医世子妃>

更新时间:2019-04-18 10:33:25

绝色毒医世子妃最新章节阅读 绝色毒医世子妃完本小说免费阅读 连载中

绝色毒医世子妃

历史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草曷娜分类:历史

三天后,小公主约秦赢婳见面,却不知是有意无意的,将地点约在了那座郊外的园子。 “公主是有话要说?”秦赢婳看到小公主,第一句话便是如此。然而对方却挥了挥手,道,“咱们

精彩章节试读:

三天后,小公主约秦赢婳见面,却不知是有意无意的,将地点约在了那座郊外的园子。

“公主是有话要说?”秦赢婳看到小公主,第一句话便是如此。然而对方却挥了挥手,道,“咱们上船再说。”

说着,她命四名婢女划船,自己和秦赢婳则坐在船沿,小船便向湖水中行驶而去。秦赢婳对她的做法有一瞬间的不明,随后便有点领悟。小公主这是怕隔墙有耳吗?可是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一向直言不讳的小公主也如此谨慎……

“赢婳姐姐姐姐,今天叫你来,是为了告诉你,这次南疆皇室的英王和云姬郡主前来,是为了与我皇室联姻的。”

“联姻?云姬郡主么?”秦赢婳的脸上不过片刻惊讶,随后便释然,看独孤离的态度,也可以猜出对方是来做什么的。

“不光是太子,还有你。”小公主压低了声音,这样说道。

秦赢婳微微一怔,压住心头的震动,道:“这是从说起?难道皇上要嫁给南疆四皇子?”这话问得很尖锐,但她知道,跟小公主这种人不要妄图耍什么心机,直来直去比较好。

果然,小公主的脸上浮现一丝尴尬,但仍旧实话实说道:“不是皇上让你嫁,而是那四皇子点名说要想要娶你!”

秦赢婳叹了一口气,这个四皇子不知道又是打的什么算盘,自己和他见都没见过。

“这是昨天我偷偷听见的,不过父皇没答应,我提前把此事告诉你,便是为了让你心中有个准备。”小公主悄悄观察秦赢婳的神情。

秦赢婳却笑了笑,面上看不出异样。

远处湖水碧绿,莲叶鲜嫩,莲花盛开,在池水之中美得非常娇艳。秦赢婳身体微侧,将手指浅浅地伸进水中,随着小船的浮动将水面划出道道涟漪。

“赢婳姐姐,那英王虽然我没有见过,可是南疆皇室的俊美是出了名的,看那云姬郡主的相貌便可以猜测一二。你若想见见,我有想法子让你们见一面。”小公主看秦赢婳面带微笑,以为她很满意这婚事,心中虽然诧异,却也继续道,“不过我觉得没有锦域哥哥好”

秦赢婳的手臂浅浅地伸进水中,划开那一波碧水,脸上的笑容从始至终都是淡淡的甚至连寻常女孩子的害羞都没有。

秦赢婳正想着这件事,突然听见旁边的婢女尖叫一声,小公主急速转身朝身后瞧去,忽然脸露惊骇之色,人也猛得站起来,其中一个婢女因为过度惊骇,手中的浆一下子掉进了湖水里,溅起了一大片水花。

秦赢婳向着她们的目光看去,竟看见阿珠站在湖心凉亭栏杆外的岩石上,摇摇欲坠。

“快划到那边去!”小公主完全愣住了,而秦赢婳却冷静地快速吩咐道,四个婢女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把船往那边划去。可还没等到他们到达那里,阿珠已经“噗通”一声跳进了水里,溅起老大一片水花。

小公主完全吓坏了,几乎说不出半个字。

婢女全部扯开嗓门大声呼救——护卫们就在湖水附近守卫,秦赢婳又命划船的婢女赶紧把船划向阿珠,把浆伸给她,好让她攀住不致下沉。没想到阿珠却根本没有抓住浆的意思,而是径直向湖水里沉下去,很快就连头顶都瞧不见了。

“不好,她的身上绑了东西!”秦赢婳皱眉。转眼之间,便有一个通水性的婢女下水,快速地向对方下沉的地方游,一个猛子下去,径直将昏迷的阿珠捞起,在其他人的帮助下,暂且将阿珠拖到她们的船上。秦赢婳看到,阿珠的脚上果然系着一块石头,让她整个人刚才都往下沉去,这说明,她是铁了心要寻死的。

秦赢婳亲自给她按摩肚腹,见她腹中无水之后又拍打着她的脸部,试图让她清醒一点,并且命令婢女脱下外袍给她披上。

小公主愣愣地看着,几乎手足无措,同时她感到惭愧,她。

“她还活着吗?”小忐忑地道。

秦赢婳轻轻把阿珠脸上的乱发撩开,赫然发现她眉头紧皱,牙关紧咬,像是一心求死,不由叹了一口气,道:“还活着,不过也跟死差不多了。”

小不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有点怔住,这时候婢女们已经把小船划到了岸边,一群人七手八脚地把阿珠扶上岸,慌慌张张去请大夫。小公主见秦赢婳神情不对,这才道:“这究竟是怎么了?她在这里不是好好的吗?”

秦赢婳瞧了小公主一眼,摇了摇头,这个——似乎不该问她这样一个外人吧。就在这时候,阿珠突然清醒了,立刻要爬起来,旁边的婢女马上过去试图按住她,可是她却发疯一样地咬住一个婢女的手臂,整张脸上都是癫狂的神情不说,连眼睛都是血红的。秦赢婳敏锐地注意到,阿珠伸出来的十根手指头,所有的指甲竟然都被剥掉了,每一根手指都已经不知被何物夹得变形,鲜血淋漓地十分可怖。她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半步。

秦赢婳看向小公主,见她的脸上同样露出极端惊骇的神情,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她的手是怎么了!”

小公主此刻看到阿珠一双那么妙的手变成这个模样,小不禁吓了一跳,第一个反应就是婢女们没有照顾好她。谁知婢女们全都面面相觑,完全说不出半个字来。“公主……公主,奴婢们也不知道啊!”

一直照顾阿珠的婢女这时候才跌跌撞撞地过来,跪倒在地,道:“公主饶命,公主饶命!是奴婢照看不周,才会让阿珠到处乱走——”

小见阿珠一副疯疯癫癫的模样,蹙眉道:“究竟怎么回事,昨天还好好儿的!今天怎么就伤成这样,连神智都不清醒了,刚才还要跳湖!你究竟怎么看管的!”

那婢女恐惧地全身发抖,道:“奴婢……奴婢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前两日阿朱姑娘进府里来,心情一直压抑,昨晚上不知是不是生出幻觉,忽然说自己看到了什么黑衣人。之后便开始神神经经,迅速的疯癫了,奴婢按照公主的吩咐对她日夜看管,但她昨儿夜里闹了一夜,奴婢们全都精疲力竭,在凌晨不免昏昏欲睡,她就趁此时跑了出来,实在不知道怎么就受了伤,居然还要投湖——”

“胡说八道,怎么可能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疯了!世上哪儿有这种道理!”小公主高声斥责道。

秦赢婳看着阿珠,不由沉默,阿珠为什么疯癫,她基本能猜到

小公主脸色煞白,道:“到底什么人敢在公主府里头下手?”

秦赢婳盯着阿珠血肉模糊的双手,道:“自然是谋害皎月的人。”

小公主露出不解的眼神:“可是,若是想要动手,明明那天一起杀了阿珠就可以,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等上三天?”

秦赢婳冷笑道:“这就要去问幕后黑手了。”其实,她隐约可以猜测出一丝端倪。皎月的死是因为太子,云姬郡主无法容忍她。那阿珠,则是因为帮着皎月和太子传话。那人的意思就是,你不是要帮着她吗,我便让你亲眼看着对方惨痛地死去,然后你必须活在随时被杀人灭口的惊恐之中,再一点点地将你折磨致死。

这种扭曲的心思,不可为外人道,听起来又是那样的匪夷所思。可是秦赢婳却大概能猜到,因为光是看那云姬郡主的眼神,她就觉得对方心中有着不可揣测的暗影。皇室中人,往往都视人命为草芥,然而人命在云姬郡主的眼睛里,却比草芥还要不幸,整个是一场游戏,一场让她开心的游戏,每个人,都是这个游戏里的棋子。她天真无邪的面容中,隐藏着无穷凶残的恶意,极精灵古怪,又刁蛮任性,行事作风简直是不可理喻,毫无道理可讲。

“我会下令让京兆尹彻查此案,一定要把幕后黑手揪出来!”小公主愤愤不平地道。

秦赢婳摇了摇头,揪出来?就算揪出来能怎么样,幽羽会冒着和南疆交恶的危险去处置云姬郡主吗?不管京兆尹一开始是不是秉着明察秋毫的精神,到最后都会变得捕风捉影、指鹿为马,因为他再公正,再无私,也不可能敢揪南疆郡主。因为幽羽和眠月关系一直僵持,极需要南疆的立场……余远之是个耿直的官员,但他也知道,什么是大是大非,南疆郡主杀人是小,国家百姓才是大。若是真的追查下去,不仅会造出冤案,还会让冤案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直到大得无法控制

小公主瞬间哑然,她看了一眼秦赢婳,心中将那云姬郡主骂了千百遍。他们都是皇室子弟,没有谁比谁更高贵的,若是换了往日,她早已命人把云姬郡主扣住了,偏偏如今的局势十分特殊,连父皇都对其笼络有加,并且把云姬郡主的一切行为归咎于骄纵任性……

此时小公子只能叹了口气,挥手道:“你们把人带下去吧。”婢女们对视一眼,便将阿珠扶了下去。

小公主看向秦赢婳,道:“赢婳姐姐,你看今天这件事——”

秦赢婳微微笑道:“公主,就像您说的,一切都交给京兆尹大人吧,想必他会尽快找出凶手的。”这事她不会管,因为与她无关,她不是救世主,不会救无关紧要的人。阿珠和皎月,她纵然想救却也不能多事,招惹上南疆皇室,会带来数不清的麻烦。孰轻孰重她当然分得清楚,所以,只要云姬郡主不来招惹她,她便会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