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影视 > 皇后在上,请受为夫一拜>

更新时间:2019-04-18 12:24:59

完整版免费小说皇后在上,请受为夫一拜 无广告无弹窗全目录 连载中

皇后在上,请受为夫一拜

影视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潇凌云姜分类:影视

暗卫们跟了荣王三天,三天来,他们没发现任何异常。 秦曜阳只道了句“继续跟着”,这件事便没再多问。 …… 老宁王的拜帖终于到了,老宁王邀裕王到他的别院一聚。 他要说正事,

精彩章节试读:

暗卫们跟了荣王三天,三天来,他们没发现任何异常。

秦曜阳只道了句“继续跟着”,这件事便没再多问。

……

老宁王的拜帖终于到了,老宁王邀裕王到他的别院一聚。

他要说正事,又是其他人不能听的正事,自然要找个绝对安全的地方,这绝对安全,只能是自己的地盘。

秦曜阳大大方方,没有避任何耳目的意思,坐着轿子就去赴约了。

“裕王当真与众不同!”老宁王亲自站在门口迎接。

秦曜阳哈哈笑,只道贵妃希望他老宁王多亲近,他怕宁王这等豪杰看不上他这样靠一张嘴皮子吃饭的晚辈,还琢磨着怎么找机会与宁王亲近呢!

如今收到宁王邀约,真是喜从天降,立即就来了。

秦曜阳一边说着,一边已朝老宁王行了个晚辈礼。

老宁王简直了,什么叫靠一张嘴皮子吃饭,主事刑部可不光要会说,还要有观察力,大胆推断,小心求证,这可不是的普通人能做的。

更何况……老宁王早知秦曜阳武功高强,他派出的探子给他的答复是:深不可测。

什么是深不可测,难不成比凤青翎还厉害?那时,老宁王问。

当日在夏国的武林大会上,凤青翎那一番亮相,可是惊艳了许多人。

探子苦着脸点头:听说,裕王妃原本不会武功,是和裕王在一起后,才会武功的。裕王和裕王妃在一起时,一直是裕王保护裕王妃。

“裕王可真会说笑!谁不知道裕王英雄少年。”老宁王大咧咧拍拍秦曜阳肩膀,示意他一同往府里走。

他那两巴掌,原本想灌注内力试试秦曜阳的武功,可就在手掌落下去的瞬间,他忽的收了内力。

既已决定站在秦曜阳这边,就不要做那等蠢事。

那些试探,无论是善意还是恶意,都很容易引起对方的反感。

他这番请秦曜阳,便是明确告诉秦曜阳,他愿意站在秦曜阳这边,同时,他也希望秦曜阳给他个许诺,保宁家百年兴旺。

两人在书房谈了约莫一炷香时间。

这个时间虽短,但其中每一个信息点,都分量十足。

关于老宁王,秦曜阳和贵妃讨论过,老宁王除了他,根本没其他更好的选择。作为异姓王,老宁王在朝中的身份地位是显赫的,但是同样因为是异姓王,他的身份地位又无比尴尬。

想要保住宁家荣耀,便要不断选对下一任君王。

一旦站队错了,宁家的荣华很可能就戛然而止了。

这次见面,秦曜阳和老宁王都有事先思考过,要在哪些方面达成一致,要给予对方什么,取得什么。

谈话很高效,几乎没有任何试探,有事说事。

老宁王越发喜欢秦曜阳,深觉自己选对了,和这个男人合作,很痛快,不像之前太子请他赴约,各种隐喻,各种试探,可把他累坏了!

两人谈完正事,又一起喝了酒。

大概是喝得太痛快的缘故,一壶酒下肚后,老宁王感慨:“当年若没有抱错孩子就好了,说不定裕王就要叫老夫丈人了!”

秦曜阳笑了下,没接口。

他心里想:你家宁格儿连我家青翎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就算当年没交换孩子,本王也绝对不会娶她。

老宁王见秦曜阳不说话,只知当秦曜阳不反感这个话题,继续:“我那可怜的女儿,年纪轻轻,居然就……唉!”

“荣王妃那事,小王也很遗憾,还请宁王节哀顺变。”秦曜阳道。

贵妃没告诉秦曜阳,老宁王曾打过联姻的主意,当日,贵妃替秦曜阳明确回绝了,她没想到老宁王会旧事重提,也不认为那是重要事,遂半个字也没给秦曜阳说。

“唉!”宁王再叹了一口气,“宁格儿是命不好,所托非人。”

这话题,秦曜阳没法接。

他既不能说荣王不好,是荣王杀了宁格儿,又不能说宁格儿活该,不光骄纵,还蠢,还自不量力,于是,只得继续沉默。

“本王常听人说,裕王和裕王妃感情和睦,躞蹀情深,本王难免会遗憾一番,若宁格儿嫁的是裕王……唉……裕王你可别介意,我这心里就是太难受了。”老宁王道。

“话说,本王进京之前,族中好几个适龄女子托本王到了京城后,替她们打听打听,裕王可要纳妾?”老宁王依旧没放弃联姻的想法,他醉眼朦胧,却是殷切的看着秦曜阳。

一旦联姻成了,他们宁家和裕王,才是真正铁板一块,一荣俱荣。

否则,就算方才他和秦曜阳讨论得再起劲,再事无巨细,依旧只是单纯的利益关系。

秦曜阳显然没想到上一句还在为宁格儿之死难受的老宁王,下句话话锋一转,居然问他是否要纳妾。

秦曜阳一口酒呛在喉咙里,剧烈咳嗽起来。

“快,拿水来!”老宁王忙着吩咐下人,再又拍了拍秦曜阳的背,替他顺气。

咳了足足七八声,秦曜阳这才缓过劲来。

“让宁王见笑了。”秦曜阳笑,拱了拱手,他喝酒多年,被酒呛到的次数屈指可数。

“敢问裕王,方才本王那句话可有什么不妥?”老宁王问。

“站在宁王角度,确实没什么不妥,只是小王这辈子,除了青翎,不会再有其他妻子。”提到凤青翎,秦曜阳语气柔和许多,眸中都是柔意。

“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裕王若有纳妾的心,本王倒是想送个家里支脉的嫡女过来。”老宁王干脆说得更直接。

秦曜阳摇了摇头:“小王刚那句话,可能说得不大清楚。小王这辈子,除了青翎,不会再有任何其他女人。”

一句是不会有其他“妻子”,一句是不会有任何其他“女人”。

他说第一句话时,老宁王理所当然理解成不会有妻子,可以纳妾啊!而第二句话,则是更清楚的说明了,不光是妻妾,就连露水姻缘,也不会有。

“裕王可真是情种。”老宁王笑,心里却不大认同。

在他看来,男人只要位高权重,精力充沛,完全有能力同时给好几个女人幸福,没必要一辈子就守着一个女人。

不过,这事儿到此为止了。

同一件事前后碰了两次钉子,往后,除非秦曜阳主动纳妾,否则,他以后都不打算再提了。

……

秦曜阳回秦国已有一段时间,秦皇恩准他的“只上朝,不公务”的时间很快就过了。

这日早朝,秦皇照例将朝中大事说完,很快话锋一转——

“裕王,你在刑部也有段时间了,感觉如何,可曾有过吃力?”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