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影视 > 盛宠,重生世子妃>

更新时间:2019-04-18 13:49:13

盛宠,重生世子妃全文完整版 盛宠,重生世子妃在线阅读推荐 连载中

盛宠,重生世子妃

影视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粉缨分类:影视

“啊?你,你是说,七哥他其实一早就知道,我心里爱的那个人是错的?所以,去年我十八岁了,婚事再也拖不下去的时候,他暴出乱/伦,然后不管司马流云他喜欢不喜欢我,都不可能

精彩章节试读:

“啊?你,你是说,七哥他其实一早就知道,我心里爱的那个人是错的?所以,去年我十八岁了,婚事再也拖不下去的时候,他暴出乱/伦,然后不管司马流云他喜欢不喜欢我,都不可能纳我为妃,天啊,他,他这是在给某人准备时间……可是,可是若没有宫变,没有发生最近的这些事,难不成,我就要一直等着当老姑婆吗?”宇文雅兰也不笨,经韩瑾妤那么一提,也转了过来。

“没有宫变,他也会制造些东西,就说你送我大齐的那份东西吧,你怎么会找的那么全?”

韩瑾妤想,那些不应该是宇文麟给宇文雅兰的,所以,她觉得那些应该是司马子绍给的。

“我我我……我也不知道是谁送来的,有一天我醒来就看到我屋里桌子上放了几本东西,我翻看了一下全是大齐的风土人情,一下子又想到你要去那里,就摘录了一些,然后呢,基本是我整理的差不多的时候,桌子上又多了几本……难道,是他送的?”

“呵呵,呵呵……”韩瑾妤闷闷的笑了起来,司马子绍啊司马子绍没看出来,你还是个闷骚的男人!

韩瑾妤这么一笑,笑的宇文雅兰的脸腾的一下子就红了起来,那是不是说,自己早被他看光光了?

无地自容,宇文雅兰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话说,他们幽冥宫的人都喜欢半夜爬女子的房间吗?一个欧阳漓这样,一个肖翼这样,那司马子绍又这样……”

韩瑾妤笑够了张口说道。

然后看着宇文雅兰,又说,“你啊,还就是当我嫂子的命!怎么说那司马子绍也是我的五表哥!货真价实的哦!”

“你这丫头,再说,再说我撕了你的嘴!”宇文雅兰脸红的能滴出血来,做势要扯韩瑾妤的脸,可那手在碰到韩瑾妤的脸颊的时候,则变成了抚摸,心痛的说道:“看看你,最近瘦成了什么样啊,这脸,这脸都没有肉了!”

“还好还好,我这肉都长在孩子的身上了,不然我长成个大胖子怎么办?”韩瑾妤笑眯眯的解了宇文雅兰心底的酸。

“你……”宇文雅兰叹息一下。

这时门被敲响,小荷在外面说道,“世子妃,三小姐来了。”

“哦,让三妹妹进来吧……”韩瑾妤应了一声。

韩雨婷缓缓的走了进来,对着韩瑾妤与宇文雅兰行了礼,才看着韩瑾妤说道:“大姐姐,我那有个花样,可是我却不知道要怎么绣出来,你有空的话能不能帮我看看?”

听了韩雨婷的话,韩瑾妤就笑了,伸手拉过她,道:“雨婷,兰姐姐不是外人,我刚刚才跟她说了你姐夫的事,有事你就直说吧。”

韩雨婷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对着宇文雅兰又行了一礼,“请宇文小姐您原谅。”

庶女,宇文雅兰一向不喜欢,就如当日她与郭娇倩、陈月儿还有曹子晴她们讨厌韩紫芊一样。

可在面对韩雨婷,宇文雅兰只是笑笑,柔声道:“无事,你也别唤了宇文小姐,你大姐姐唤了兰姐姐,你也这样吧!”

“那雨婷谢谢兰姐姐不计较小妹的冒失。”

宇文雅兰点头,却发现,自己竟然不怎么讨厌韩雨婷,也许这就是爱乌及乌吧!

毕竟韩瑾妤除了对韩紫芊对她的这几个庶妹都很好。

韩雨婷转过头对韩瑾妤道,“肖翼刚刚叫人给我送了信,他说,让大姐姐放心,一切安好!”

“一切安好”短短的四个字,听在韩瑾妤的耳中,却振憾了她的心,泪瞬间就滑了下来。转头扶在宇文雅兰的肩膀上抽泣起来。

宇文雅兰伸手拍着她的背,“今儿想哭就大声的哭出来吧,别的憋坏了身子。”

“哇……”韩瑾妤还真的是放声大哭,把个韩雨婷看的一愣一愣的。

韩雨婷似乎已经忘了以前的韩瑾妤是什么模样了,可现在的韩瑾妤,在她的心中那是像神一样存在着,她是那般的坚强,那般的睿智,一肩挑起整个侯府,却还要承受着王府中肮脏,可不想,原来大姐姐也有如此孩子气的一面啊!

哭了好久,韩瑾妤渐渐的敛了声音,宇文雅兰道:“我都说了,你家世子是个福大命大之人,失这点血,他若就挂了,那也不是值得你去想,去爱的男人了。再说,十几年的痛苦眼看就要过去了,依着他那强大的意念,哪怕真的到了鬼门关,你认为,他会束手就擒走上黄泉路吗?放心,他也一定会回来的!”

“噗哧!”韩瑾妤破涕为笑,“哪有你这般劝人家的!”

“不管怎么劝,你笑了就好!”宇文雅兰拿了帕子,轻轻的擦了擦她的脸,“洗洗吧,小花猫。”

而韩雨婷早在缓过神来的时候,就叫小荷准备水了。

这时小荷已拿了温热的帕子走了过来。

韩瑾妤脸微红的接了过来,“小荷,小月回来没有?”

“回世子妃,小月回来了而且张妈水心也跟了回来,都在外面侯着呢。”

“嗯!”韩瑾妤应了一下,心道,得,自己刚刚放声大哭,门外的人要是听不到才怪,一会啊,又要被张妈念了。

结果张妈没念她,倒是司马澜走了进来,眼圈红红的,看的韩瑾妤怔怔的不知要怎么办。

“你这个孩子,心里委屈就说出来,为什么要憋着呢,你也不怕憋坏了身子,你让娘怎么办?”司马澜就将韩瑾妤给拉进了怀里,拿手在她的手背拍了几下。

感受到司马澜的伤心,还有那想打自己又怕打痛的样子,韩瑾妤紧紧的抱住了她,“娘,是女儿错了,是女儿让你担心了。”

“我担心有什么用!你长大了,心思也多了,哪里还会管我是不是担心你……”

一旁的宇文雅兰看着这一对母女,默默的笑了笑,将屋子里的人都拉了出去,留下空间给她们娘俩儿!

司马澜最近也不知怎么了,总是想起以往,最让她难受的则是想起花木清,可是,好久没有得到他的消息了,也不知道他好不好?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