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武侠 > 花开亦落>

更新时间:2019-04-18 14:43:59

全文免费花开亦落在线观看 全章节花开亦落推荐阅读 连载中

花开亦落

武侠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钻石招财猫分类:武侠

言妃的娇躯晃了晃,魔尊赶她走?! 被蔑视的感觉强烈地包围了她,她的心底感到极为愤怒和怨恨。这么多年,她费尽心血,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只在这短短的几句话里,全部被魔尊无

精彩章节试读:

言妃的娇躯晃了晃,魔尊赶她走?!

被蔑视的感觉强烈地包围了她,她的心底感到极为愤怒和怨恨。这么多年,她费尽心血,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只在这短短的几句话里,全部被魔尊无情地抹去。她与那些曾经围绕在他身旁谄媚,后来渐渐消失的魔女妖精们,有何区别?

她不是那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女人,她有自己的尊严,自己的骄傲。但在魔尊面前,她不能流露出半点不悦。或者说,她不敢。她不会傻到跪在他面前苦苦哀求,来换取微许的怜悯。如果她这样做了,魔尊会更看不起她,她也不屑这样低声下气。

于是,她拉紧了敞开的衣裳,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抬头昂首,踩着高傲的步子,踏出了殿门。

魔尊在黑暗中看着她傲然出殿,眼前却闪过一名明媚少女的倩影。冰冷的青铜面具下,他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竟似有一分柔情流露。心若装满了,只恨不能争夕朝朝暮暮,怎么还容得下别的不相干的人?

他深邃的目光落在壁橱上,目光仿佛透过那一层木板,看见了里面放的一幅画卷。画轴上是一名明黄色轻纱长裙的美丽少女,神色端庄,眼神纯洁,温柔地笑着。她的挽带飘舞,身姿曼妙。

他想起了幼时,幼时天真的自己。

“师傅,什么是爱情?”小小的他,仰头问魔界的智者,他的师傅。年老的智者沉吟了一下,答道:“爱情么,就是你喜欢上了一位女子,愿意为她付出一切。她也喜欢你,两情相悦。”

“那么,如果将来我有了爱情,它是否能阻碍我统一三界?”他一脸认真地问出这个困惑的他幼小心灵的问题。上任魔尊时常告诫他,千万不要迷恋任何女子,也不要相信这世上有什么鬼爱情。

智者一愣,想不到他会有这样奇怪的问题。不过一刻钟,智者释然了。前几任魔尊的遭遇,恐怕已经影响到他,小小年纪的他所以才有这种担忧。

“这个么,”智者捻捻胡须,“能,也不能。这要看你的选择是什么,如何取舍。”

魔界的这位智者,旋即又深深地叹了口气。神魔之争,到底要何时才会结束?怕是永远没有化解的日子吧?权利和欲望,总是会让一些人心甘情愿地受之操纵。他最聪明的爱徒,魔界的新主人,已经在兴致勃勃地规划和展望他宏伟的蓝图。这是他期望的,又是他不想看到的。

言妃走出寝殿,转过两条长长的走廊,一条黑影从暗中闪了出来,身形高大威猛,正是桀啸。他一脸幸灾乐祸的笑容:“右护法的脸色这么难看,莫非在魔尊那里碰壁了?”

言妃把眼泪逼了回去,她正没气找地方撒,当即冷冷道:“关你何事?”

桀啸嘿嘿一笑,说道:“可惜啊可惜,妾有情,郎无意。想你孔雀也是一位美艳动人的绝色大美人,号称魔界第一美女,怎么就不能四方通吃了呢。咱们的尊上,果然不为美色所惑。要是换了我,早就把持不住了。”

言妃脸色一变,刷地亮出利爪,森然道:“你再敢说一遍?试试看老娘的千刃手!”

桀啸抱头鼠窜,高大的身材,配上可笑的动作,说不出的滑稽。他几下就消失在转弯处,声音却在她耳边阵阵回响:“不过呢,孔雀,如果你担心嫁掉不掉的话,可以考虑考虑本人。”

言妃回到漠城长官府邸,首先悄无声息地去了重地书房,果然不见东方夜的身影。书房被打扫得很干净,案桌上有一叠刚送来的公文,整整齐齐,尚未被翻阅。她的嘴边露出一丝奇怪的笑,这一切仿佛早就在她预料中一样。

于是,她转身回了东院。

妍红与姹紫正在前院打坐练功,察觉有人无声无觉地进入了她们的打坐范围,心头大震。睁了眼,发现言妃静静地倚在门边。见注意到自己,言妃微微点头,示意她们专心打坐,不必起来行礼。

言妃在桌边坐了下来,纤手提起茶壶斟满一杯,慢慢地啜着热茶。练完功,妍红与姹紫一个鲤鱼打挺,跃到地上,恭声道:“师傅。”

言妃见姹紫鬓发额角微湿,想必方才一番练功出了一身汗,念她伤势才愈不久,便让她先去沐浴,对妍红道:“这里没有外人,为师也不喜端那套架子,你且随意坐吧。”

妍红提过茶壶给言妃的茶杯续满,这才在旁边坐了。言妃凝视着自己白嫩如春葱的根根纤指,过了一会儿慢慢说道:“方才见你们练功,还有许多不妥之处,费时又费力,须得这样才有效。”

她说罢提点了几句,句句切中要领,妍红赶紧坐直身子仔细听。见姹紫已经更换衣裳出来,也在一旁闻言肃穆静听,又给姹紫指点了一番。同时传了一套修炼内功心法给她们。这套心法虽说不上有多高深,只是在两人原有的基础上稍末作了些改动,但是比起原先的不知高明了多少,效果恐怕胜倍。

两人登时有茅塞顿开的感觉,初窥捷径,她们的脸上不禁露出欣喜若狂的神色。她俩仿佛能看到一条宽敞的大道,在她们面前徐徐展开,前景无限光明。

言妃传授完内功心法,见两人对自己更加敬佩,当下微微一笑。尔后转移话题,问道:“这几日住在长官府里,可有甚么感觉?”

妍红略略迟疑了一下,直言不讳道:“不瞒师傅,徒儿这几日住在府里,听了师傅的嘱咐,不敢随意走动。而且这府里禁卫森严,无处可去,甚觉气闷。”

说完偷偷看了一眼师傅的表情。

言妃哦了一声,似有同感,笑道:“这长官府,住的都是些惹不起脾气又大的怪物,自然有几分气闷。”

说话间,她忽然眉头一皱,心生一计,状似不经意地对她们道:“听说前几日府里的西院来了一名凡女,乃是魔使大人心爱的女子。她初来乍到,想必也孤单得紧。若有空,不妨过去找她聊天解闷儿。”

两人先是应承了,接着一阵惊呼,相顾失色:“什么?!凡女?魔使大人的心上人?”

魔使大人,那可是魔界大名鼎鼎的酷男啊。不像魔尊高高在上,充满了威严和神秘感。何况从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他又住在深深的魔宫里,大家想都不敢想。但魔使大人么,虽然素有冷面郎君之称,却并不影响魔界无数妖精魔女的热情,对他秋波争送心仪向往。怎么忽然一下子就有了心上人?而且,还是一名凡人?太伤心了!

妍红和姹紫虽然不是出名的花痴妖,但是,她们对魔使的大名如雷贯耳,亦亲眼目睹过魔使的风度翩翩。魔使大人从街上过的时候,她们也曾眼里冒着五彩红心,偷偷瞅他几眼。是什么样的凡女,竟然把冷面冷心的魔使大人给收服了?

她们心里不禁跃跃欲试,恨不得胁下生翅,马上赶到西院,见见那位胜出两界的凡女。嫉妒心是有的,但好奇心更重。碍于师尊在眼前,不得不收敛一下。姹紫问道:“师傅可见到了那名凡女?”

言妃摇摇头,眉目间有一丝疲乏。她用手掩了红唇,打了个浅浅的哈欠,懒懒说道:“最近一直奔波在外,哪里有空去理会这些无关紧要的闲事?为师也只是听婢奴们口中传言,并未亲见。”

她随后站起来向主屋走去,丢下一句话:“我累得很,需要休憩。若无要紧之事不得打扰为师,你俩好生练功吧。”

这边言妃一离开,妍红拉着姹紫哪里还有心情练功,偷偷地溜出门外,直往西院而去。

言妃站在窗前,看着外面鬼鬼祟祟的两人,唇边露出一丝有意无意的笑容。她怎么可能对突然出现在长官府里的凡人无动于衷?不过那夜当她落到西院时,又临时改变了主意。笑话,以自己的身份,凭什么要作贼似的半夜去窥视?

不过,作为一名女人,哪怕是叱咤魔界风云的右护法,她终究是有一分好奇心的。如今有徒弟为她冲锋陷阵,探听虚实,她又何乐而不为?

小魅和小魑让妍红姹紫进了院子,但两人并没有见到兰花,因为兰花正在午憩。虽然真人就在里面,不过她们不好意思硬闯进去。毕竟,这是她的地盘,眼前还有两名厉害的丫环挡着,于是卯足了耐心在院中闲聊起来,准备等到主人醒来。

言妃在窗前站了一会儿,脸色渐渐变得凝沉。这一趟去魔宫,虽然没有什么收获,但让她至少确定了两件事。那就是,魔尊对她无爱无情,她的希望大半落空。另一件,她相信魔尊与魔使之间,绝非主上与属下的浅浅关系。那么,魔尊的女人与魔使的女人,其间又是否有什么联系呢?

她想过要使用入梦术,趁那名凡女睡着时进入她的梦境,窥得一些线索。但入梦术的强行使用,会对被窥梦者造成较大的身体损伤。而且入梦术是一门高深的魔法,需要强大的功力才能发动,所以会者寥寥无几。魔使这么精明的人,必然能很快发觉,查到她头上来。她虽然素日对魔使无甚好感,此时又对他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但并不想惊动他,与他正面为敌。

要怎么样,才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呢?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