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替身王妃:邪魅王爷爱不释手>

更新时间:2019-01-22 11:02:34

替身王妃:邪魅王爷爱不释手最新章节阅读 替身王妃:邪魅王爷爱不释手完本小说免费阅读 连载中

替身王妃:邪魅王爷爱不释手

言情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黑森林蛋糕甜蜜蜜分类:言情

高远跟在颖王队伍后面,突然发现颖王队伍里有几个亲兵拍马朝着不同的方向跑去。他叫声不好,便急忙去追其中一人。他直追出三十于里才将一人追上,他把马横在那人前面,那个亲

精彩章节试读:

高远跟在颖王队伍后面,突然发现颖王队伍里有几个亲兵拍马朝着不同的方向跑去。他叫声不好,便急忙去追其中一人。他直追出三十于里才将一人追上,他把马横在那人前面,那个亲兵的马因为受惊,硬生生把那个亲兵甩飞了出去。

高远飞身下马,落在那个亲兵身边,手里的长剑已经刺入他的胸口。亲兵吃痛呕出一口鲜血,嘴里不断告饶,他知道这实力的差距令他没有半点逃跑的可能,便说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你这样匆忙,是去往哪里?”说着,高远将剑从他的胸口移开,抵在他的脖子上,此时只需要他稍稍用力,便可将他的头颅取下。

“大侠饶命……小人是奉颖王之命,去城西调取军队……”他的话还没说完,脑袋已经搬了家,只留着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瞪着高远。高远叹息一声,翻身上马,前往拜王府报信,这立场不同你怪不得我。

那拜王府中,下人们正在收拾着整个府宅,昨日吵闹的宾客把这府上弄了个一片的狼藉……真是苦了这帮下人。流语跟白云客匆匆赶往拜呈的书房,他们刚进门便看见白星辰已经早他们一步到了。这新郎官一点都不懂春宵一刻值千金,一醒来便怕打着疼痛欲裂的脑袋往拜呈的书房赶——真不知道昨日自己喝了多少酒。他刚进书房变碰到了马原,此时马原正欲向王爷报告情况。

“禀王爷,小人探查得知颖王见暗流被灭,竟然派人去京城外调遣军队,向彼此此他们已经集结完毕了吧。”马原一边说着,一边喘着粗气,一得到情报他便快马加鞭的回到了王府,生怕自己太慢耽误了王爷的计划。

“征调军队!”白星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这颖王真要公然造反不成?白星辰知道颖王一向手握重兵,但是这大军进入皇城他变成了一个篡权之人。兵变篡权自然会被这京城的百姓抵制,民心向背啊。回想起那京城防务大营的士兵也算是一帮铮铮铁汉,但年在雒城,熊烈战火升起的浓烟,滚滚着弥漫了整座城池。那风中猎猎招展的‘夏’字纛旗,已然残破褴褛,似乎顷刻间就会坠落。城楼之上更是死尸伏地,血流不止,却无人向前清理,浓浓的血腥味与汗气味相互夹杂着,充斥在空气中,刺鼻难闻。

战争,却依然持续。嘹亮的嘶喊惨叫,动人心弦。城下翰古国军兵士健硕的身影,如波浪般起伏,他们口中,发出了震动天地的喊声。这种喊声,互相传染,互相激励,消褪了心中许多莫名的恐惧。空中箭矢狂飞,拖着长声的箭雨如蝗虫过境般纷纷划破晴空,只见不断地兵士中箭倒地。那翰古国刚登上城墙,即刻被东夏兵蜂拥持刃迎上,寡难敌众……

曾经的勇武之师,现在竟然被颖王哪来兵变篡权,这个世界真是可笑。

“你知道这颖王手下有哪些军队吗?”他一面跟白星辰说着,一面示意高远下去休息。他正欲说出,那白云客跟流语便进了这书房门。流语抢他一句说出:“这京城防务基本都是颖王的军队,至于那零星不臣服他的将领,此时不是臣服了就是死了吧。我来时已派遣暗流全体出动,密切监视各大营的动向,希望还来得急。”

“昨天铲除流无所率领的暗流行动中,让流无跑了,其他人全部伏诛。”白云客报告着昨日的行动,“这流无应该已经深受重伤,不足为患了,此时他应该已经联络上了颖王。”

“颖王造反的速度加快了,他害怕受制与我们,但是这暗流死于白家死士之手,他一时半会也不能知晓是谁人所为。他还不敢对我们贸然出手。”拜呈倒不是太害怕颖王调动军队,他知道颖王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动用军队,一旦动用军队他就变成了乱臣贼子,这天下必然不服。

颖王府里,流无跪在地上,一顿的‘哇啦,哇啦’说着什么,吵得颖王心烦。他一脚便将那个哑巴踹翻在地,流无本就身受重伤,此时他身上的道口又渗出雪来。流无不再说话了,他知道自己再这么乱叫,颖王也听不懂,他等着颖王平静下了问自己。

侍卫送上了纸笔,放在了流无的面前。他抓起笔,颤颤巍巍的写道:“暗流全军覆灭,只我一人逃出来报信。应该是拜呈所为,京城中其他人没有这般实力。”他虽不知道真正的主使者是谁,但是这京城能动用那么多江湖好手的应该出了拜呈没有第二个人了。他希望这么说,鹰王会给自己一个机会,让自己重振暗流。

颖王笑了笑,嘴呢嘟哝着:“拜呈,拜呈,你跟我说是拜呈!”他一脚踢在流无的小腹,痛的流无龇牙咧嘴的在地上打滚,“这行事风格根本不是拜呈,况且杀掉你的手下的也不是流语。你跟我说是拜呈做的?”

流无强忍着疼痛,跪在地上,用脑袋抵在地面上。他拿过这比写道:“这出手杀暗流的虽是江湖人士,但是功夫并不十分高强,他们一早就探明了我们的栖身之地。等我们发现,早已经中了毒烟,这才损失如此惨重……”他正欲接着写,颖王早就没了兴趣,一招手,几个侍卫将流无抬了下去。

其实颖王也怀疑此时与拜呈有关,虽然他在宴会上没发现什么一点,但这一切发生的都太过巧合了。就在白星辰的婚宴的同时流无的暗流遭到了俘杀,就算是他未出手,这件事也会与他有关的。他正这么想着,军师便走进大厅里来,向他汇报各营的兵力已经集结,那几个不是颖王亲信的将领已经诛杀。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已经没了回头的路。小皇帝一个私调京城防务军队就可以治他于死地,虽然他知道小皇帝还不敢,但是也必须加紧行动了,免得夜长梦多……

洛杨得知了拜呈已经灭到了另一只暗流,现在暗杀的力量都在他们这一边。白家有白家死士,流语掌管暗流,而自己手下还有江湖闻风丧胆的洛门,态势正朝着利好的一面发展。这时庭院里进来两个身穿百姓衣服的人,他们虽然已经前装打扮,但还是掩不住自己与生俱来的那份气质。洛杨起身去庭院迎接,“拜王爷怎么来了?现在竟然还有时间来看我这个老朋友?”

“老朋友?”拜呈摘了斗笠,一旁的影卫更是把身上背着的柴火放在地上——他害怕万一有变,那些柴火会妨碍自己。“这洛杨还有朋友吗?”说着拜呈他们就来到了大堂里。

“不知拜王爷这次前来有什么吩咐?”洛杨在拜王爷来前,便已经知道颖王逸轩私调京城防务大营之事,他正要派遣人去宫中保护皇上,这拜王就来了。他猜想拜王一定也是为了保护逸杰一事前来的。

“洛杨,你干嘛要明知故问呢?”拜呈坐下喝茶,这里的茶竟然比自己府上的还好喝,“那逸杰是你的外甥,你虽为国舅,却也是朝廷侵犯,想要翻身只能靠你的外甥了吧?又何必再次装作事不关己呢?不知你准备好保护皇上的人选了吗?”

“还是拜王爷英明。”他说着,一拍手便出来七个身穿禁军甲胄的人。只见这七人行动一体,就仿佛是七个孪生兄弟。他们各自拿着不同的武器,以短剑居多,有的剑上还有着锁链,应该会有专门的阵法。拜呈见他们英气勃勃,却气息含敛知道他们武艺不低。几人联手应该没有人能逃脱。但是竟还有一大缺陷,这样的人一般都精于暗杀,让他们保护皇上就会受到很多的擎制。“是不是拜王爷也看出,他们只是杀人的好手,却不会保护人?这点就请王爷放心,他们只会出面解决棘手的人,而一般身手的人有龙泽就足够了。”

对,还有龙泽呢!其实有龙泽寸步不离的保护皇上,小皇帝的安危基本就卡一保障了,几乎没有人能在他的面前随意杀人。拜呈见识过他的身手,在那东夏与翰古国的战争中,就是他一枪连挑了五员敌军大将。有他的保护这皇宫除非颖王大军逼宫,否则就算是个苍蝇也别想靠近逸杰。

拜呈喝了口茶,带上斗笠就离开了。他们两个走在京城的大街上,这京城的百姓无不在谈论着昨日白星辰迎亲的盛况——皇帝都在迎亲队伍后面跟着去了拜王府!他们这么快就忘记了翎珠曾是敌国公主这件事,东夏真是包容万物啊。这京城还沉浸在节日的气氛里,殊不知这四下里早已是风声鹤唳,风云诡谲!这颖王的军队已经在城外集结待命,守城的几个士兵,飞奔而过,直冲向皇宫。那宫中的小皇帝此时早已知道了颖王意图谋反的一事,他命令龙泽寸步不离的保护自己。他转身看见了翎珠曾经佩戴的腰刀,眼前一亮,便下旨传白星辰带着翎珠公主前来皇宫赴宴。他准备大宴这新婚的小两口。

流悦起来时天已经大亮,她虽然在拜呈的组织下没喝多少酒,但是由于昨夜玩的太久,迟迟没能起来。那春桃连叫了她几次,她都像是死猪一般,翻身接着睡,直到现在翎珠公主过来,她才慌忙起来。竟然让新娘子来叫自己起床!他在心中把拜呈骂了不下十遍,只有那个小子才会出这样的损招。她匆匆穿好衣服,来不及洗漱,便命春桃看茶,拿出静侧妃送来的鲜花糕点。此时的翎珠更显出了女子的妩媚,没想到这翎珠不穿男装之后竟然这般的漂亮。她还没完全醒明白,那传旨的宫人已经到了门口。

他们一行人来到正堂里准备接旨,流悦一听竟然是召白星辰跟翎珠进宫赴宴,心中便乐开了花。她算是知晓了一件事——这宫中的宴会,才不是用来吃的!一想起上次宴会上他看着那一道道才而不敢下箸的样子就一阵伤心,这下好了也让白星辰他们再受一遍罪。倒是白星辰接过圣旨后便知晓了皇帝的意图。他带着翎珠回房还了一身劲装出来。

只见白星辰一袭白色劲装,腰间挂了邴宝剑,服饰虽然朴实无华却也难压他的英气;而那翎珠公主穿了一身绛紫色的素装,腰间配了把异族的腰刀,更添了一分异域的英姿。他俩骑着快马便往那皇宫里赶去。只留下流悦一个人回房梳洗,只是此时再看滴漏时已经是正午时分!

昨日还吵吵闹闹的拜王府,一下子冷清下来,只有流悦拒绝喝鱼汤的吵闹声响起……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