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影视 > 重生之四月桃花为君开>

更新时间:2019-04-18 17:06:38

重生之四月桃花为君开全文完整版 重生之四月桃花为君开在线阅读推荐 连载中

重生之四月桃花为君开

影视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塘上子分类:影视

如今南北越的兵符都在沐南哥哥手里,别说南宫错加上秦无忧,就是郑子俊加上南天一都未必是他的对手。“秦无忧,你应该清楚,这件事没有我,你们谁都做不到。” “没错,我很清

精彩章节试读:

如今南北越的兵符都在沐南哥哥手里,别说南宫错加上秦无忧,就是郑子俊加上南天一都未必是他的对手。“秦无忧,你应该清楚,这件事没有我,你们谁都做不到。”

“没错,我很清楚,可是我更不想你受到伤害。郑沐南待你很好是不错,可是他如今早已变了,说不定他会对你做什么,我没有办法让你冒险,南宫错也是。”郑沐南早已经丧心病狂,又如何能将四月推向火坑。“四月,曾经的他也深爱着林倾雪,可最后还不是设计了林倾雪。要不是他,我也不至于来不及救回雪儿。”

“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讲清楚,你们到底隐瞒了我多少事情。”原来自己的死在当年还有那么多的故事,可是为何,只有自己不知道。

“当初我原本的计划是让雪儿诈死到时候由叶阑朵里应外合将雪儿带出宫,只是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叶阑朵竟是郑沐南的人。”说起当初那件事,秦无忧其实也没弄清楚,“郑沐南照理说并不希望雪儿出事,这中间一定还有什么事,如果你想知道,除非郑沐南愿意承认。”

“送我回去吧,至念会担心我的。”面无表情,林四月往外走去。夜晚的风吹得她摇摇晃晃,仿佛是没有灵魂的躯干,让秦无忧看着都觉得担心。

这一夜,林四月笑着让至念学会忘记,却没能说服自己也真的放下。一直以为的坏人是受害者,一直以为的好人却是那么的残忍,摇摇头,林四月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因为南宫错不在,林四月的心里又烦闷,于是便时常往外走。这一日正坐在后院一角歇着却听到有人在吵架,不想多管闲事,林四月转身要走却发现这个人是小桃。

走近两步,林四月警告自己这个人并不是小桃,可林四月发现自己还是放不下。

“这是怎么回事,大庭广众之下喧哗,成何体统。”在一群丫鬟的簇拥下马若兰威风八面的训斥道,“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你家主子那么放肆,你果然也差不多。”

“王妃,这个小桃她撞倒了给您的药,还指责奴婢,您可要给我做主啊。”马若兰的贴身婢女春儿立刻跪下告状,“而且她分明在知道这是助您有孕的药还故意推倒了奴婢,王妃,她可是居心叵测,存心不想让您怀上小世子。”

“你胡说!”这个女人竟当着自己的面诬陷自己,小桃气的脸颊通红。“奴婢只是路过,是春儿自己绊倒了自己又怕王妃您怪罪,才推给我的。”

“是这样啊。”巧笑着上前,马若兰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两个丫鬟,柔声问道,“若是春儿自己绊倒大可直接同我说,我岂是是非不分就处罚的主子,再说,她就算要栽赃,为何偏偏是你,你可以说清楚吗,你怎么那么巧那么倒霉的就被春儿陷害了呢。”

明白她必然是在偏袒她自己的奴婢,小桃气鼓鼓的想骂人却又碍于身份有别只能忍下来。“春儿之前就同我有过口舌之争,她必定是怀恨在心才这样栽赃。”

“回王妃,我们之前的确有过冲突,可那是因为小桃她,她竟然…”欲言又止,春儿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好奇的马若兰和心急如焚的小桃,末了低下了头。

“春儿,你不要血口喷人。”生怕她真的说出来,小桃慌了。

见小桃如此激动,马若兰就更想知道了,而林四月大概已经猜到了一些,眼看着那春儿要开口了,林四月只能走上前去。“过去的事情不必多提,春儿,你说清楚,这药究竟是怎么打翻的。”站在春儿面前,见她犹豫着,林四月说道,“我问你话,怎么,听不见吗?”

“林小姐不好好在屋里呆着怎么出来了,这没了孩子对女人来说可很是伤身,到时候落下什么病根就不好了。”笑着戳中林四月的伤口,马若兰笑靥如花,“赶紧让下人扶你回屋里吧,你是贵客,要是有什么事,晚些王爷回来我也不好交代啊。”

自己的孩子没来得及出世就没了,她竟当着自己的面前笑着说起这件事,提起孩子林四月本就不好的心情就愈发狂躁了。“多谢王妃的关心,四月已经没事了。”咬咬牙,林四月回道,“若是到时候王爷回来,不用王妃交代,四月自会和王爷说清楚的。”

挪步上前,马若兰身上的步遥发出了清脆的响声。“话说我们家王爷那么宠爱世子一看就是喜欢孩子的,可惜了就只有世子一个孩子,要是林姑娘能再给王爷生一个,王爷一定会很高兴的。”摸摸自己的肚子,马若兰装出很是惆怅羡慕的模样,“若兰想想也真是替林姑娘可惜,其实不论是你还是我,只要能给王爷开枝散叶,若兰都高兴。”

哼,不管是谁都高兴,她马若兰可绝对不是这样的人。“王妃真是大度,凡事都替王爷着想。”假笑着,林四月无意间看到了不远处的至念。她马若兰身为王妃,一旦生下孩子,到时候至念的地位就岌岌可危,若是至念身份揭穿,只怕还有性命之忧。

“只是王妃还不太了解我爹,我爹可不是谁生的孩子都喜欢的。除了我娘亲生的,我爹只怕是不会再喜欢任何一个孩子。”至念似乎是在故意刺激马若兰才这样说,见她不相信的模样,至念笑笑说,“说实话,王妃你自己也清楚,其实不论喝多少药都是没有用的,不是吗,那你又何必在乎这一碗药呢。”

脸色青一阵紫一阵,马若兰可没想到自己会被一个孩子当众驳了面子。“世子说的这是什么话,我可是你爹的正妃,而且谁都知道,王爷今日可是日日留宿我这里。”

“那每晚哄我睡觉的人难道不是我爹吗?难不成,王妃屋里的不是我爹而是其他男人吗?”南至念清楚爹虽时常当着众人的面去她房里,可每天深夜,爹可都是在自己屋里陪着自己的。抬眼见马若兰气的差点昏过去,对娘亲挤挤眼,南至念这才觉得消气了。

“对了,王妃,你也不必处处讽刺我娘亲没了孩子这件事,其实说到底,我娘亲至少还有机会怀上孩子,至于你,只怕爹爹压根就不给你机会,而且,我娘亲还有我。母凭子贵,只要我一日还是世子,我娘亲的地位就胜过这府里的任何人。”抬头挺胸,南至念用自己保护了林四月。这一句话虽没有几个字却彻底的让王府里的所有人都清醒了。

即使她马若兰是圣旨赐婚是马家千金又如何,等到有朝一日他南至念继承爵位,那马若兰也不过是一个生死由他人的女人而已。

牵过娘亲,至念就往回走却不想那春儿还是说出来了,一惊,林四月赶紧给小桃使眼色可是她却红着脸一声不吭,林四月也跟着着急。

“没想到,你一个下作的婢女竟然也敢喜欢王爷,小桃,你可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王爷岂是你这样的人可以喜欢的!”指着小桃,马若兰冷笑着说,“再怎么异想天开也应该有自知之明吧,小桃,你要知道,你这样的人根本就配不上王爷。”

这话虽是说给小桃的听,可在林四月听来,似乎也是在警告她。

“小桃,你不会还想要嫁给王爷做他的侧妃吧。”马若兰本也是随口一问,却没想到小桃并不否认,一个丫鬟还想飞上枝头变凤凰,马若兰自然知道她留不得,否则日后听她说不定连自己的位子都想要。“丫鬟小桃以下犯上,从今起逐出王府!”

“慢着!”拦住家丁,林四月有些不悦的说,“小桃留在王府伺候我是王爷的意思,若是王妃容不下小桃,那也得等王爷回来问过王爷的意思。”

“怎么,难道我堂堂王妃连一个丫鬟都处置不了吗?来人,给我将这个女人拉出去!”她主仆联手,马若兰也不是受气的主。

“王妃固然是王府的女主人,但不论如何,王妃也应该要听王爷的不是吗?”反问马若兰一句,林四月解释道,“王爷风流倜傥,会有爱慕之心也是正常的,试问这府里有几个婢女不喜欢王爷不想做王妃的,王妃你也不必大惊小怪。再说,若是连府里的婢女都不喜欢王爷,那岂不是侮辱了王爷。”

“别人我不管,但是她我今天是处置定了。”上前一步,马若兰盯着林四月,“林姑娘不过是我王府的客人,还没有资格插手我王府家事。若是你执意要插手,那就不要怪我下逐客令了,总是今日,不是她走就是我走。”

竟然会为了一个丫鬟说出这样的狠话,林四月也是高估了马若兰的肚量和脑子。

“王妃言重,小桃不过是个丫鬟,你就大人大量留下她吧,大不了日后不要让小桃出现在你眼前就是了。”想要息事宁人,林四月先低了头。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