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武侠 > 乱世风云——凤翔三国>

更新时间:2019-04-18 18:01:55

乱世风云——凤翔三国在线阅读免费 无广告无弹窗完本推荐 连载中

乱世风云——凤翔三国

武侠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九月梦分类:武侠

收拾战场的事由文聘他们去做,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自己的座船。推开半掩的舱门走进去,周瑜站在舱口望着外面,笔挺的身姿一动不动。他的盔甲已经除去,身上的血迹和烟迹已

精彩章节试读:

收拾战场的事由文聘他们去做,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自己的座船。推开半掩的舱门走进去,周瑜站在舱口望着外面,笔挺的身姿一动不动。他的盔甲已经除去,身上的血迹和烟迹已清洗干凈,换了一身儒衣,即便被精心打制的镣铐锁住手脚,淡然如风的神情依旧在,即便身处囹圄,依然还是那样英气飒爽。

仿佛感受到了我的目光,他慢慢转身望了过来:“结束了?我方死了多少?”

在这双清水般的目光里,我看不到痛恨,也看不出怨恨,一如既往般地关切。低下头,我根本就不敢回答他的问题。死了多少?应该问还剩下多少吧!听不到我的回答,淡淡地带起一丝疑惑的目光从我身上扫去,周瑜轻轻叹了一口气,慢慢回身走到床前坐了下去:“没剩下几个,是吧?我真没想到,你也用的出这样的毒计。”

“下面安排了两千多艘接应船只,应该能救起不少军士,逃上陆地的也不会死的太多,我军不杀俘。战报还没有报上来,但死亡人数应该不大。只是,我没留下老将军的性命,他选择了同归于尽。”咬咬嘴唇,我苦笑着为自己辩解了一下。

“我明白,你也用不着解释。”周瑜抬手看看自己的双手,忽然就笑了起来:“都说风水轮流转,这转的也真快。我为你专门打制了刑具,你也为我费上这份心思。”

望着他的笑容,我想起了在陉县的那个晚上,一如清风拂面的感觉,却多了岁月的沧桑:“你后悔吗?”突然就想问,想听到他的回答。

周瑜抬眼看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才道:“非常后悔。”

轻轻吐出一口气,不知为什么我心里竟放松了少许。慢慢走到他跟前拉起手看看:“不算紧,包层布会好点。”也不等他说话,我起身到旁边的箱笼里找到布,撕成布条为他裹住手腕,再将镣铐放上去,轻轻按摩一下刚才被挤出的痕迹。

“这里是你的座船?”周瑜没有动,任由我在他手脚上忙碌:“还是你专门为我准备的囚船?”

“都算。”

周瑜没有再说话,等我站起身来,他才笑道:“当初送你去夷州,见你满心不情愿,还以为是真的,谁知你竟早有准备,浪费了我一番心思,被子布先生和子敬一通好骂。”

我心里咯噔一下:“你还信我吗?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不知道,那里的安排与我没有半点关系。”

周瑜一声轻叹:“那我就更后悔了。若不是我们逼伯符把你送过去,一切都会不一样了。这或许就是命中注定的事吧!”

我有些发呆:“你,你后悔的是这个?我还以为,以为……”

周瑜有些好笑地看着我:“以为我是后悔没让老将军杀了你?还是以为我会后悔把你当成了生死之交,知音之人?你在曲阿监牢里快死的时候,有没有这样后悔过?”

我脸上发烧,同时一种难言的苦涩也涌了上来:“公瑾,我不值得你们这样待我,你们,你们还为了我给魏王……”

“说起这个,我和伯符还真佩服曹操,这老家伙居然在接到我的信后,还能不动声色地让你去汉中,还能公开你战神的身份。”周瑜起身站在我面前,伸手想抚摸我,又放了下去:“啧啧,他还真的什么都不怕,也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早知道会这样,还不如让伯符强要了你,也免得便宜了曹操这老东西。”

我无意识地后退两步,将脸扭转了方向,脸上烧得更厉害了:“公瑾,我,我……我没有做魏王的女人,我对伯符承诺过,不会……”

周瑜清朗的笑声响起:“都是堂堂的战神大将军了,还经不起一句玩笑?子云,这幺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脱不去女儿家的羞涩。”

我本来只是为他话中的语气而羞涩,却突然捉摸出另一种滋味,愕然地抬头看向周瑜,他清澈的眼光说明了一切:“公瑾,不是伯符告诉你的?你,你,你也很早就知道了?”

周瑜点点头,笑容中带上几分懊恼和无奈:“子云,你不会这幺小看我吧?伯符或许是个粗线条,可如果不是因为看穿了你的秘密,我怎会放心与你交往,又怎会放心让伯符与你交往,又怎会上了你的当。你为曹操当了这幺多年的谋士,据说还为他招募了无数人才,那些人的底细你难道都没摸清楚吗?”

我默然,连出口问他什么时候知道的都没了力气,自以为掩饰的很好,结果……突然打了一个冷颤,想起了诸葛亮,想起了司马德操和庞德公他们,会不会,会不会他们都知道了我是一个女人,所以才表现的这幺宽容和欣赏。

周瑜不知道我在想这些,还以为我被这个消息打击到了,他慢慢走到舱窗边:“当然,我不得不承认你掩饰的很好,我的调查实际上没这幺厉害,你告诉伯符,你的亲哥哥在公孙瓒手下,而无忧山庄里的每一个人都说你是他们的庄主,是他们的公子,是他们的亲人,这些都让我们误以为你是无终人,竟然不知道你真正的家乡是常山真定,直到你告诉我,你的亲哥哥叫赵云,在刘备手下。只是,那个时候我已经知道了你是女儿家,已经从心底将你当成了知音,因此也就没有再去证实什么。再说,你肯定早就布置好了,就算我们去你的家乡调查,也不会知道你是曹操的人。”

我苦笑,原来不是我能干,而是机缘凑巧才成就了我。当初建立无忧山庄可没想到还能帮我掩饰自己的家乡:“公瑾,不管你们信不信,这都不是我刻意而为的。”

“呵呵,得知你的秘密太偶然了。那时我还在不惜余力地调查你的一切,你却救了伯符,还揭穿了仲谋的把戏。我将你接到家里,一方面自是为了照顾你的身体,另一方面也有暗地里观察审视你的原因。”

“啊?!”我有些惊讶。第一次救了伯符后,我还以为已经取得了周瑜完全的信任,没想到他的警惕性如此之高。幸好我救人出自真心,否则……

周瑜犹豫了一下,没有继续说下去,停顿了一下后才继续道:“就是那段时间,被我发现了你的秘密,也正是因为发现了你的秘密,我和伯符就只能接受现在的命运,这或许是老天的安排吧。”

走到周瑜的身后,从舱口可以看到外面穿梭不停的小船,善后的工作正在展开,空气中还有一丝淡淡的烟味,吸进肚里化为一股哀愁缠绕到人的心里去了:“公瑾,既然你也说这是命运的安排,就接受它好不好?我不想也不愿强求你和伯符,可是……”

“你的意思我明白。”周瑜的身体绷得紧紧的,语气中带了少许的无奈:“可你不该说出来,你明知道我会怎么回答你,何必要自己再失望一次。你也应该清楚,如果不是你的渴望,我不会这样站在你面前,然后等待曹操把我像杀猪一样捆上行刑台。”

“不会。”我打断了他的话,我要生擒他们,绝不是要他们用屈辱的方法去死。

周瑜回身望向我:“不会?难道曹操会放过我和伯符?你用什么来让曹操不杀我们?或者你认为做一个囚犯对我和伯符来说不算羞辱?”

望着周瑜眼底透出的绝望和悲哀,我忍住心里一阵阵的痛,将手放进他的手里:“也不会。你们不答应投降,魏王绝不会留下你们,就算我也无法阻止他。但是,公瑾,再相信我一次,我会让你和伯符走的体体面面,会让你们笑着离开。”那怕是用我的生命或一辈子的伤痛来换取。

周瑜的眼睛亮了一下,手上不自觉地用劲:“子云,他已经答应你啦?还是你们谈好了什么条件?”

“没有条件。”眼里有泪,可我努力微笑着做出保证:“这是早就说好的,当初我救了伯符之后就和魏王说好了,这是他对我的承诺。在你们最后的日子里,他答应让我和你们相处,到了那天,我亲自送你和伯符上路,亲自为你们……”咬咬嘴唇,我狠心道:“裹装送灵。”

周瑜有些激动,他在强行控制自己的情绪:“伯符知道吗?你应该告诉过他,对不对?”

没有,我还真没对伯符说过:“我没说过,但伯符能感受到我的心意。公瑾,我对伯符说过,一旦我从建业脱困,我会在战场上与他放手一搏,伯符也一定期待这一天。所以,在没有与我相见前,他不会有任何事情,我也绝对不允许别人抢了我的功劳。”

“呵呵,你说对了,自从获知你离开的消息后,伯符就跃跃欲试地等着与你对决的这一天。我真想看看这一场对决,看看你在马上的英姿。”

我笑,含着眼泪在笑:“公瑾,我会带你去,两天后,我们东进曲阿!”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