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嫡女重生:强宠暮王妃>

更新时间:2019-04-19 09:09:01

嫡女重生:强宠暮王妃无弹窗免费阅读 嫡女重生:强宠暮王妃全文在线阅读 连载中

嫡女重生:强宠暮王妃

历史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云从墨分类:历史

“你个孽障,那可是你的亲姐姐。”秦丞相说完之后就准备起身去打秦玉涛,结果却被魅影用剑给挡下了。 秦丞相只能够唯唯诺诺地退在了一遍,满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秦玉涛。 秦玉

精彩章节试读:

“你个孽障,那可是你的亲姐姐。”秦丞相说完之后就准备起身去打秦玉涛,结果却被魅影用剑给挡下了。

秦丞相只能够唯唯诺诺地退在了一遍,满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秦玉涛。

秦玉涛这个混账,怎么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简直是将丞相府往死路里面推啊。

秦玉涛听见秦羽菲的话,整个人都呆住了,为什么事情又变了一个模样,明明是秦羽菲勾引他才会变成这个模样的。

可是秦羽菲刚刚的话完全就是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她的身上,是他偷偷地跑去太子府轻薄了她。

秦玉涛看见秦丞相一脸愤怒的模样,立刻开口说道:“父亲,这件事情不是孩儿的错,都是秦羽菲那个贱人勾引我的,都是秦羽菲那个贱人,不然孩儿定是不会做出这般大胆的事情的。”

“你的意思是我这个太子妃去勾引你一个官宦子弟,还去勾引自己的亲弟弟吗?”秦羽菲听见秦玉涛的话立刻激动地开口回击,随后又看着秦丞相说道。

“父亲,虽然女儿从小是在乡下长大的,但是父亲从小就教育过女儿什么叫做礼义廉耻,女儿断断不会做出这般有辱门风地事情的。”

秦丞相听到秦羽菲的话,看向秦玉涛的眼神更加厌恶。

秦羽菲他是了解的,从小就被他送到乡下去了,一向胆小怕事,甚是听他的话,定是做不出这般大胆的话的。

终于秦玉涛,他更是清楚,因为是丞相府的独苗,从小就被他给宠坏了,做事从来都不经过大脑。

是完全有可能做出这般大胆的事情的。

“你个逆子,我今天要好好教训教训你。”秦丞相说完之后又再次很是愤怒地想要动手打秦玉涛,但是看见魅影架在秦玉涛脖子上的刀,顿时又不敢再有任何的动作了。

秦玉涛听见秦羽菲的话,顿时明白过来,他这完全就是中了暮云浩和秦羽菲的圈套,不然暮云浩刚刚不会那般轻易的就饶过他的。

“父亲,你怎么能顾一面听信秦羽菲的话,孩儿虽然平日里狂妄自大,但是还是分得清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母亲,你快同父亲好好说说啊。”

秦玉涛见秦丞相一直就在愤怒里面,赶忙找秦夫人帮他说话。

盛怒的秦丞相也只有秦夫人能够安抚了。

秦夫人一直还沉浸在刚刚秦羽菲说的事情的震惊之中,她完全都在怀疑秦玉涛是不是真的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秦玉涛是她唯一的儿子,也是她在秦羽菲的母亲死了之后,成为正夫人的资本。

若是没有了秦玉涛,她就什么都完了。

“对啊,老爷,你不能够只听信一个人的说辞啊,涛儿就算平日里再混账,但是断断也做不出这般大胆的事情啊。”

秦丞相请见秦夫人的话,顿时将视线落在秦夫人的身上,满脸怒气地开口说道。

“他从小就被你宠坏了,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

秦夫人听见秦丞相的话顿时觉得很是委屈,平日里秦丞相可比她要宠秦玉涛多了。

但是她现在完全不敢反驳秦丞相说的话。

“涛儿你还不了解吗?平日里的涛儿就算再是混账,也不敢做出这般大胆的事情来的。”

秦夫人一口咬定秦玉涛做不出这样的事情,定是秦羽菲在冤枉秦玉涛。

在秦夫人看来,秦羽菲这个死丫头可不像表面上那般柔弱,坏主意多得不行。

她再秦羽菲很小的时候就不喜秦羽菲,所以就设计让秦丞相将秦羽菲赶到乡下,若不是当时同暮云浩联姻,定是没有人会想起乡下还有一个秦羽菲在。

在秦夫人眼中看来,秦羽菲回来就是专门对付她的,所以她一直都不喜秦羽菲。

“秦夫人是认为羽菲在说谎吗?这件事情可是太子殿下亲眼所见,羽菲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欺瞒太子殿下的眼睛。”

秦夫人听见秦羽菲的话之后才想起里这个正厅里面坐着的人还有太子殿下暮云浩。

秦羽菲可是暮云浩的妃子,而秦玉涛做的事情就是当着暮云浩的面轻薄了秦羽菲。

“太子殿下请名擦秋毫,涛儿平日里虽然顽劣,断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的。”秦夫人很是恭敬地对暮云浩说道。

秦羽菲看见秦夫人的模样,立刻嗤之以鼻,秦夫人为了她的宝贝儿子,真的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得出来啊。

“父亲,难道你觉得女儿拿自己的名誉来害自己的弟弟吗?女儿到底图什么啊?”

秦羽菲见秦丞相因为秦夫人的话有些开始有些动摇自己心里面的想法,顿时觉得很是伤心地对秦丞相说道。

只要她一口咬定,秦玉涛要轻薄于她,刚好被暮云浩给看见了,秦丞相就不敢有所反驳。

到时候秦丞相为了保住秦玉涛的性命,定是会觉得亏欠于暮云浩,然后她就能够完成暮云浩给她的任务,那她的命就保住了。

在这个世上,谁都是独立的个体,不会为了谁去做出牺牲,唯一要做的就是保住自己的性命罢了。

秦羽菲并不觉得她这样做有什么不对,只知道她要好好的活着,就算是牺牲了整个丞相府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更何况丞相待她从来都不好,她对丞相府从来都没有眷念。

也许很小的时候会有期望,她的父亲会不会想起还有她这么一个女儿的存在,但是一次次的失望,早已经让她放弃了那般可笑的想法。

当她的父亲找到她的时候,便是想要她成为丞相府争夺权力的一颗棋子,她又何必将他们看得那般重要。

现在的丞相府对于她来说,不过是靠近暮云浩的工具,靠近权势的工具罢了。

丞相府的所有的人加起来都没有她的命来得重要,她要做的就是保住自己的命,好好地抓住暮云浩,这样她才能够有资本去打败司镜瑶,好报她这几日来的仇。

“谁知道你图什么?或许你就是看我的涛儿不顺眼。”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