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武侠 > 绝色弃妃:妖孽王爷轻点宠>

更新时间:2019-04-19 10:04:22

完本小说绝色弃妃:妖孽王爷轻点宠推荐 绝色弃妃:妖孽王爷轻点宠小说免费阅读 连载中

绝色弃妃:妖孽王爷轻点宠

武侠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爱宥语分类:武侠

“你不会求着他们来吗?要是求不来,这辈子,你就留在钦州,永远不要回京了!”萧宁澜肺都要气爆,环抱着双手,走了出去。 发现那可怜的近卫跟在他身后,转身,怒目,“跟着朕

精彩章节试读:

“你不会求着他们来吗?要是求不来,这辈子,你就留在钦州,永远不要回京了!”萧宁澜肺都要气爆,环抱着双手,走了出去。

发现那可怜的近卫跟在他身后,转身,怒目,“跟着朕干吗?要不要朕教你怎么去求人?”

“不敢,不敢!”近卫冷汗淋漓。

萧宁澜第一次没有粘着颜小玉,消失了整整一个晚上,翌日,近卫真把湘南的这些顶级厨师请了回来,厨师的模样甚为开心,仿佛真是心甘情愿过来的。

颜小玉看着满桌子色香味俱全的佳肴,顿时没了胃口,该死的萧宁澜,拿着筷子狠狠的戳着西湖醋鱼泄愤。

倏地,外面想起了打斗声,颜小玉出门,刚踏出一步,一柄寒光闪闪的利剑抵在了她脖子上。

“你想做什么?”颜小玉佯装冷静,脖子上已经被剑刃划出了细小的血痕。

放眼望去,客栈尸横一片,倒下的,全部都是萧宁澜的近卫,她知道,这些人的武功,都是百里挑一的,现在,居然全部倒于黑衣人之手。

“绿阙令。”黑衣人一字一顿,说的极为冷冽。

“绿阙令,不在我这里。”颜小玉说的小心翼翼,有些后悔气走了萧宁澜。

“那么,你就死!”黑衣人的话如寒如刀匕,比她脖子上的剑更让人心悸。

“放了她,绿阙令在我手上,有本事,过来拿!”萧宁澜凤眸微眯,如天神般,出现在黑衣人身后。

颜小玉顿感希望在向她招手,脖子上也没觉得痛,咧嘴看着萧宁澜微笑。

萧宁澜似乎还在生气,看着她的目光,有些冰冷。

黑衣人没有放开颜小玉,剑架在她脖子上,转身,威胁萧宁澜,“拿出来!”

萧宁澜冷笑,“不可能!”话音未落,人已经闪电般的出手。黑衣人的剑刃眼看着要割破颜小玉的喉管,却被萧宁澜挡了回去,冰寒的剑刃在她颈项上跳来动去,鲜血已经汩汩流出。

颜小玉吓的一动不动,脖子一片冰凉,萧宁澜,根本就是个骗子,他不爱颜小玉,他也不爱现在的自己,他爱的,永远就只有他自己。

萧宁澜和黑衣人的武功在伯仲之间,一时之间,黑衣人无法取颜小玉的性命,萧宁澜也无法救出颜小玉。

颜小玉的性命在鬼关门被他们争来夺去,再也顶不住压力,放声哭了出来,萧宁澜,真的是个混蛋……

听见颜小玉的哭声,萧宁澜心如刀绞,一边阻扰着黑衣人,一边大吼,“停!不打了,我给你绿阙令!”

打斗停止,颜小玉的哭声也停止,脖子上已经鲜红一片,萧宁澜不断喘息,从怀中掏出绿阙令,扔给黑衣人,“放了她,拿走!”

黑衣人撤了宝剑,警惕的盯着萧宁澜,倒退着走了几步,纵身消失在了黑夜里。

颜小玉捂住脖子,脸上泪痕未干,却听见耳边萧宁澜一声咆哮,“好玩吗?玩这种无聊的游戏,很好玩吗?”

“你,什么意思?”颜小玉膛大双眸,血从指缝间滑落。

“什么意思?绿阙令,我给你,你却别扭的不要,现在又找人来抢吗?”萧宁澜气极,看着颜小玉的眸中隐有火光闪动。

颜小玉垂下头,一言不发。

“采桑子,黑衣寒剑,绝杀宫第一杀手,我早就知道你去请他,所以也不多不少输给了你一万两银子……”

颜小玉头垂的更低,这确实是云子游计划中的一部分。

他的话接近咆哮,狭长的双眸,浮现受伤的表情,看着不发一言的她,退后几步,冷笑,手中长剑一扔,剑尖破风,划过她耳边的秀发,铿锵一声订在她身后的木门。

剑气割断她的秀发,却没有伤害到她,计算的分毫不差,萧宁澜失望的转身,大步离开客栈。

颜小玉用衣袖擦拭了下脖子上的鲜血,不错,一切是她计划好的,请绝杀宫头号杀手出任务,需要一万两银子,他凑巧主动输银子给她,所以她就毫不客气。

凑巧?可是真的是凑巧吗?她有些怀疑。

杀手不一定打得过萧宁澜,拿她来做威胁,这些,也是她蹩脚的计划,可是未想,那杀手做戏居然做的这么认真,会在她脖子上划下伤口。杀手会杀掉那些近卫,完全在她的计划以外。

她抬头看着他,一言不发。

萧宁澜凤眸带着火焰,一字一顿,“颜小玉,你够了,就算我曾经没有照顾好你,如今的折磨,我也受够了!”

他叫她什么?颜小玉?他竟然叫她颜小玉?颜小玉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他,眸子写满惊愕。

萧宁澜冷笑,脸上浮现受伤的神情,“你真当我,还会喜欢上别的女人吗?颜小玉,你太小看我了,或者说,你从来都没有相信过我,我一次次的为你着想,我总是告诉自己,不能情急,那样会吓跑你,可是你呢,颜小玉,就是

因为我一时的疏忽,就必须接受你这样的侮辱吗?”

颜小玉想要说话,却说不出口,她没有错,她只是,受的伤太多,遭遇的痛苦太多,她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敢爱敢恨勇往直前的颜小玉了……

萧宁澜凤眸中,薄雾在闪动,他冷笑着在后退,脸上的表情,讥诮无比,“你在看见,我对着一个满是伤痕的活死人说话的时候,你是不是觉得很好笑?你看着我一路进退两难的时候,是不是也在心里嘲讽我?颜小玉,你真的是

,我遇见过最没有心肝的一个女人……”

颜小玉紧咬着下唇,唇瓣被她咬出腥甜的味道,她不敢抬头看他,她害怕他已经放弃她,明明是她先松手,可是她却不想看着他放开她。

是她太任性么?她已经分不清,眼泪无声的坠落,原来,他们都回不到过去了,回不到东宫中那对天真的欢喜冤家,回到那个可以相信爱情的年代。

他看着她像鸵鸟一样逃避的样子,已经退到了门口,转身的时候,他脸上流露出脆弱的绝望。

她好像,真的伤害到萧宁澜了,她看见了他转身时,脸上那种绝然的痛楚,心脏狠狠的一揪,她拔步追去。

萧宁澜走的很快,她追的很吃力,裙衫绊住了她的脚步,摔了一跤,她惊呼出声,他却只是脚步顿了一下,又继续往前走去。

颜小玉爬起身,着急的看着他消失的方向,提起裙摆,阔步追了过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