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乱世孤梦>

更新时间:2019-04-19 10:32:18

完整版小说乱世孤梦在线阅读 无弹窗免费版 连载中

乱世孤梦

历史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风似枫分类:历史

“我们前脚抓了李悦,军统马上就能觉察出是诊所这里出了问题,戴笠果然有几分能耐。”松岛宁田将尸体盖好,两个宪兵抬着担架出了警戒圈。绕过地上的玻璃碎片,白色的手套被松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们前脚抓了李悦,军统马上就能觉察出是诊所这里出了问题,戴笠果然有几分能耐。”松岛宁田将尸体盖好,两个宪兵抬着担架出了警戒圈。绕过地上的玻璃碎片,白色的手套被松岛宁田嫌弃的扯下来,随意塞在黄色呢子军装的口袋中,半只耷拉在口袋边缘随意的晃荡。

神佐一木跟在松岛宁田后面,满腹忧虑:“石彦晋三这一死,以后再想知道军统在上海的布置就难了。”

松岛宁田鼻子中冷哼一声,负手而立:“没有了石彦晋三还有其他人,军统在上海的主要力量就是以张涵雪为首的行动小组,张涵雪已经被我们抓获,摧毁军统上海站不过是时间问题。”

“老师说的是,不过我们现在缺的就是时间,帝国的军队已经在南京跟支那政府军交火,我们要尽快让张涵雪开口,上海安定了,我们才能全力对付南京的局面。”

“张涵雪那边一两天内就见分晓,这个你就不要过多担心。帝国军队刚刚攻克太原,土肥原君现在担任师团长一职,良子一个人负责情报方面难免力不从心,你也跟着一块过去。明天就走。”

神佐一木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老师……”

松岛宁田没有理他,岔开话题:“晟文君过来了,大概是有什么新发现。”

神佐一木看过去,围在外层的宪兵自觉的让出一个缝隙。楚晟文大步向这边走来,后面一个摊贩模样的老头小跑着才能勉强跟上他的步伐。

楚晟文先给松岛宁田敬了一个军礼:“老师,这个是对面卖馄饨,这位老伯,麻烦你把早上看到的给我们说一遍。”

“好的,好的。”摊贩老板点头哈腰不住的鞠躬:“各位太君,是这样的,早上小老儿出来张罗家伙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醉汉在这边敲门,那敲的叫一个响,隔着一道街都把小老儿唬了个半死。后来店里经常见到话不多的那个壮小伙出来开了门,扶着他就进去了。小老儿也没当回事。等小老儿的面活好,水也刚开的时候,猛抬头竟然看到那个醉汉拎着一个箱子上了街边的轿车离开。你说这也奇了怪了,就进去那么会儿功夫,酒竟然全醒了。”

那老头絮絮叨叨的说的差不多,楚晟文将他送出宪兵的包围圈再次回到松岛宁田身边,“根据他的描述,可以确定跟上次刺杀洪君范的是一伙人,是李悦招供的张涵雪手下的行动小组。”

“走,回去看看张涵雪的情况。过了几个小时,该有点动摇了。”弄清楚现场的情况,松岛宁田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三辆摩托为松岛宁田的汽车开道,后面还跟着满载着宪兵的绿色卡车。车队浩浩荡荡的远去,街角卖馄饨的大锅后面的老头隔着缭绕的雾气瞄了一眼,缓缓直起身子,不紧不慢的收拾摊子,担着炉子桌椅晃悠悠的消失在街角。

松岛宁田急于破获军统上海站,匆匆直奔张涵雪的牢房。“打开”门口的宪兵打开铁锁,松岛宁田就看到张涵雪躺在稻草堆中,脸色异常惨白,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将污浊不堪的白色衣裙染成了红色。楚晟文最先冲到张涵雪身边,张涵雪左手手腕处的伤口足足有婴孩口那么大,鲜血正在从里面慢慢溢出来。

楚晟文望向松岛宁田,松岛宁田略一沉吟马上说道:“送圣玛丽医院。”楚晟文没有迟疑,马上抱起张涵雪出门飞奔而去,而松岛宁田叫过身边的宪兵,低声吩咐不知道吩咐了些什么。

圣玛丽医院机急救室门外,楚晟文已经由最初的慌乱冷静下来,松岛宁田放弃了距离近且防守严密的陆军医院而选择圣玛丽医院自然大有深意。当看到随后而至的宪兵,楚晟文马上瞬间就猜到松岛宁田这是在试探:试探张涵雪的真实目的,也试探军统对张涵雪的态度。李悦一人的供词远不足以让松岛宁田这个老牌特工放心。

急救室的大门被打开,黄头发蓝眼睛的美国医生取下口罩,长长送了一口气:“病人还没有脱离危险期,需要进一步观察,你们最好不要打扰她。”

楚晟文压根就不相信张涵雪会真的自杀,她是要肩负着任务的特工,所有的行动都要为最终的目的服务。张涵雪费尽心机闹了这么一出大概就是想传递消息等军统的人与她联系。既然这样,他自然不能在医院待着,楚晟文叫过宪兵队长:“我回去向老师报告,你们守在病房外面,不要让任何无关人员进去。”

“哈依”宪兵队长送走楚晟文,立刻将手下的人分派出去。四个守在病房外面,两个站在走廊口,两个在走廊上走动巡逻,还有两个守在一楼的窗户下边,防止张涵雪跳窗逃走。松岛宁田再三命令他们不能让张涵雪逃走,这些宪兵自然是打起十二分精神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刚刚的美国医生端着托盘从走廊上过来,宪兵队长认识他,不过还是很谨慎的检查了他的托盘,不过也只能检查托盘,对方是美国人,他们还不敢太过放肆的去搜身。饶是这样,还是换了了那个美国医生的抱怨:“你们这是对我个人的侮辱,侮辱,我抗议。”

美国医生嘟囔着进了病房才完全没了声音,仔细的检查张涵雪手背上的针头没有偏移后才凑到张涵雪耳边轻轻叫道:“表小姐,表小姐,表小姐。”

张涵雪睁开双眼,欣喜的叫道:“盖特医生,怎么是你?”

“My God,quiet,quiet”盖特医生不满的指指门外。张涵雪哪里不知道外面的情景,低声说道:“盖特医生,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

盖特医生耸耸肩,摊手做无奈状:“我也没想到,更没想到会见到自杀的表小姐。”

张涵雪低低一笑,继续问道:“我记得九一八之后你不是去了香港吗?怎么又到了上海?”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